【專欄】蘇威傑:避險基金要蘋果解決手機成癮問題 背後安了什麼心?

Shutterstock

避險基金Jana公開要求蘋果落實CSR,雖用意良嘉但不免啟人疑竇,因為Jana曾被指稱是貪婪的混蛋。以追求極大獲利為名的積極股東主義,真的在意CSR嗎?背後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2018年1月6日避險基金Jana Partners和加州教師退休基金(CalSTRS)發函給蘋果公司,力勸蘋果積極面對青少年及孩童使用手機成癮的問題,希望他們研發新的工具或任何手段,協助家長限制孩童使用手機的時間與內容,他們也希望蘋果教育消費者關於過度使用手機這個議題,並且定期回報公司對於這個議題的進展。

避險基金和退休基金聯合發佈公開信要求蘋果落實企業社會責任,雖然市場有所佳話,但不免啟人疑竇,尤其是像Jana這樣子的避險基金,前一段時間還被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的CEO指稱是貪婪的混蛋(greedy bastards),像這樣子以追求極大化投資者獲利為名的積極股東主義者,真的在意CSR嗎?

永續投資正在興起

以這次對蘋果的公開聲明為例,Jana與CalSTRS宣稱擁有蘋果20億美元的股份,但這佔不到蘋果0.3%的股權結構,而且這20億當中Jana僅持有1億美元的股份,剩下的19億是CalSTRS這個退休基金所持有。Jana這麼大張旗鼓地對蘋果喊話,很難不讓人猜想其可能的目的,是要為其日益縮減的資產另闢新路招募資金。

Jana的管理資金從2015年的110億美元,縮減到2017年12月的46億美元,而這一段時間以永續投資為號召的機構投資人,卻吸引到超過上萬億的資金。

根據美國永續投資基金會的統計,在2017年底約有8.7兆的資金投入在金融市場上進行有責任的永續投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SRI),尤其又是以大學院校所組成校務基金,更是強調投資的標的要具有環保意識與社會責任。例如台大校務基金在今年度宣稱不會投資高污染的產業,具有爭議的企業也會避免投資,觀察到永續市場投資的興起,避險基金當然也想要分一杯羹。

股東積極主義,可以幫助企業改善獲利

哈佛學者的確發現近幾年股東積極主義者,愈來愈會對永續議題(ESG)進行提案。雖然這些議題很難獲得大多數股東的支持,不過他們發現如果股東積極主義者的提案是與公司的重大性(materiality)議題相關的話,之後公司的財務表現也會顯著的提升。

姑且不論Jana或其他的投資機構是基於什麼動機加入永續投資這個市場,也不知道機構投資人專注永續議題這個風潮是否會持續下去,畢竟目前市場上抱持觀望且狐疑的企業老闆還不算少數,但至少我們可以看到有一群新興的機構投資人,開始對尚未關注重大性永續議題的企業施壓,畢竟永續這才是企業價值的基石。


參考資料
[1] Jana’s Jab at Apple May Be a Route to Reverse Its Shrinking Assets
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1-19/jana-s-apple-jab-seen-as-road-map-to-reverse-shrinking-assets

[2] Why an Activist Hedge Fund Cares Whether Apple's Devices Are Bad for Kids
hbr.org/2018/01/why-an-activist-hedge-fund-cares-whether-apples-devices-are-bad-for-kids

[3] Grewal, J., Serafeim, G., & Yoon, A., (2016) Shareholder activism on sustainability issues. Working Paper,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Accounting & Management Unit.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蘇威傑

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國際經營與貿易學系副教授。研究專長為企業社會責任、公司治理,以及策略管理。關心企業管理層面的社會議題。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