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人物誌】台灣是什麼?美國海灘男孩的發現台灣之旅

圖片來源:Daniel提供

作者:顏和正

「我就是很在乎。」淨灘組織RE-THINK創辦人丹尼爾,小時沒聽過台灣,現在卻是台灣的「淨灘男孩」。這位愛台灣的美國人,為何千里迢迢來台灣淨灘?台灣那些地方讓他又愛又討厭呢?

【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台灣有許多外國人,透過不同的方式,為這片土地貢獻一己之力。CSR@天下網站的「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陸續報導在台老外的故事,看看他們怎麼愛台灣。

美國來的「海灘男孩」,近幾年在台灣小有名氣。這不是1960年代風靡全球的搖滾樂團Beach Boys,而是台灣重新思考環境教育協會(RE-THINK)這個非營利組織的共同創辦人兼CEO丹尼爾(Daniel Gruber)。

今年35歲、來自美國威斯康辛州的丹尼爾,在2013年跟友人黃之揚成立了RE-THINK,在全台推動淨灘減塑活動。「老外幫台灣清垃圾」這樣的新聞標題不時出現,不僅讓台灣人對丹尼爾留下印象,也因此提升了人們的環保意識。

2013年,丹尼爾(左)跟友人黃之揚(右)成立了RE-THINK。圖片來源/Daniel提供

「這從來不在我的計劃當中,創辦RE-THINK不是一個有意識的目標,我們只是看到垃圾做出反應而已,」一頭金褐色短髮、看起來很陽光的丹尼爾說。

無心插柳的淨灘男孩生涯

喜歡潛水的他,五年前去小琉球,看到海中有垃圾,順手撿了起來。友人拍下照片放到網路上,立刻被瘋傳,媒體開始採訪他,並問他下一步是什麼。剛好當年夏天他要騎車環島,媒體說他要邊玩邊淨灘,就這樣無心插柳,開始了他的「淨灘男孩」生涯。

「台灣媒體創造了我,直到媒體詢問之前,我們甚至沒有名字,」丹尼爾說。

為何要這麼做?答案很簡單:「我就是很在乎,因為這些是我的所愛。」在鄉下長大的他,從小就親近大自然。小時候他的志願是要像珍古德一樣去雨林拯救紅毛猩猩,因此看到海裡或沙灘上的垃圾,他無法袖手旁觀。

「大自然是我的朋友、我的教室,這些垃圾就像是在殺害我的真愛一樣,」他說。

RE-THINK從2013年成立以來,已經舉辦過65場淨灘與40多場的教育講座,參與人數超過1萬4千人,清出的垃圾超過3萬5千公斤。近年來淨灘活動風氣之盛,連許多企業都會帶員工淨灘,RE-THINK可說是背後推波助瀾的功臣之一。

圖片來源/Daniel提供

來到台灣,是個意外

就跟RE-THINK一樣,丹尼爾會來到台灣,也是一個意外。喜歡旅行的他,在美國念完大學後,來到夏威夷擔任教師工作,有人介紹他到中國迪士尼開的英語補習班工作,因此來到太平洋的另一端。在蘇州工作了一年,他不是很滿意當地環境,農曆年他去越南旅行碰到台灣人,很熱情地跟他介紹台灣,解釋海峽兩岸的差異,讓他興起對台灣的好奇,上網看到有教職工作,就這樣落腳高雄。

「在這之前,我不知道台灣是什麼。小時候玩具底部印有made in Taiwan,我問我媽媽台灣是什麼、在哪裡,她也不知道,」丹尼爾坦白地說。

雖是全然陌生的國度,但六年之後,他已經愛上這個地方,因為台灣人非常友善。他曾騎車在鄉間用完汽油,一位老人把除草機的汽油倒出來給他用。皮夾忘在家裡附近的餐廳,老闆竟然從鄰近的統一超商問到他住的大樓,挨家挨戶按門鈴找到他,讓他驚訝不已。在學校教書的他,更不必擔心有槍手進入校園掃射。

「我愛上台灣,我想台灣也愛上了我,」他笑著說。

台灣便利文化,讓人又愛又討厭

但是,台灣也有一個讓他又愛又討厭的地方:追求便利的文化。他觀察台灣人要求方便,所以凡事都要「立即、容易、便宜」,塑膠袋就是一例。每天早上在學校,垃圾桶中滿滿都是塑膠袋,因為每個學生帶來的早餐,可能就用了兩個或三個塑膠袋。

「我偶爾也會用塑膠袋,我也是得生活,但是重點是減量使用,對企業施壓禁止少用。塑膠袋付費只是一兩元不夠,也許要30、50元?我希望價格高一點,所以消費者才不會用,」丹尼爾談到擴大減塑,希望能真正發揮「以價制量」的效果。

在淨灘之餘,他現在將重心放在環境教育,尤其是對小孩的教育。目前在高雄大榮劍橋國際雙語小學擔任國際教育主任的他,負責設計國際課程班的上課內容,透過主題教學的方式,將環保、科學、社會、數學等科目,融合在一起。例如,小學生對動物很感興趣,他便將污染危害動物生存的概念結合,藉此認識瀕臨絕種動物(科學、生物)、他們生長的國家(地理、社會)、減少的數量(數學)等等,讓學生不會覺得是在唸死板板的「環保」,卻能培養出有環保意識。

砸大錢在小孩未來,但是給的是怎樣的未來?

「也許他們以後會是律師、醫生、或總統,沒人知道。但是要改變,就從未來世代開始。台灣家長很愛小孩,願意砸大錢投資在小孩的未來,但是我們給的是怎樣的未來?海中都是塑膠垃圾,或是魚裡面都是塑膠?我想要讓大家了解,我們給小孩創造了什麼樣的未來?這是他們的未來,不是我們的,」他嚴肅地說。

他也希望透過RE-THINK,推動企業採取更多的環保行動,落實企業社會責任。他表示,近年來有許多企業開始跟他們接觸,但是有些仍舊只是抱持「漂綠」心態,甚至還有企業請他們協助辦淨灘,但是要帶比基尼辣妹來熱場,令人啼笑皆非。

「真的想做就要做好,例如來淨灘就不要再發給員工瓶裝水,」丹尼爾說,「更深入的做法是公司內部的改變,例如禁用塑膠袋,改變產品包裝,從小改變開始,這是我們想推動的。」

CSR,就是不要當混球

事實上,CSR對他來說並不陌生,因為他從小就耳濡目染。他父親經營一間運動吧,在聖誕節時他們會煮火雞給沒有家庭的人吃,有些客戶若是生病或是老人,母親也會去他們家裡幫忙打掃。在當年,並沒有CSR這樣的詞彙,但是回饋客人、回饋社會,卻是做生意想要永續亙久不變的道理。

「回饋給創造你的人,因為沒有這些人你不會存在,沒有員工你也不會存在,減少污染,幫助小孩,對我來說,這就是CSR。」丹尼爾說,「套句我父親的說法,就是別當個混球。」

CSR也是他之後的職場目標。他三年前從中山大學拿到MBA學位,正是以CSR為研究重點,論文以統一超商來談台灣的便利文化。他考慮在未來搬到英國,朝向CSR管理的方向發展,因為對中文不太流利的他,同是英語系的國家還是比較容易。

「我不會永遠住在台灣,所以我現在要將RE-THINK交棒給之揚,因為RE-THINK應該是為了台灣人、由台灣人來推動,不是因為有這個老外你才來淨灘,你來是因為你真的在乎,」過去身為RE-THINK代表人物的他,現在功成身退,要逐漸退場。

但是,不論走向何方,他在台灣的海灘上,已經留下一個潮汐都抹不掉的印記。

>>更精彩「愛台灣的外國人」報導即將推出,立即訂閱電子報,與愛台外國人一起讓這片土地變得更好!

《延伸閱讀》
「太丟臉」,Re-think帶萬人淨灘
5個熱愛台灣的外國人,用6種方式回報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