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天龍人冷漠?這些熱血鄰居管很大

週間午後,87歲的退休許老師(左)和見守員安安(右),正閒聊著這幾天的日常,獨居的許老師說,「他們是我的精神食糧。」

黃明堂

哪裡有長輩,哪裡就有「她」。社區「見守員」制用長輩服務長輩,打開失能者的大門、家門和心門三防線,讓長照的光照進來,以鄰里互助的人情味,來補社會安全網,不漏接社區的每一份子。

「我退而不休,」55歲、髮絲微白,但仍充滿活力的安安,兩年前從製造業退休,最近她擔下重任,成了社區志工「見守員」。

如同「游擊手」,社區哪裡有長輩,她就走到哪,從巷口的早餐店、便利商店、鄰里辦公室或按鈴拜訪。

她住在台北市中正區新營里的高齡社區。12棟公寓,住了五百多戶,逾兩成是高齡家庭。她的主動出擊,能觀察鄰里長輩的神情、步態或寒暄,有不對勁,立刻和社工反映。

這是2016年10月起,中正區整合照顧服務的創新計劃「石頭湯」。負責人、新北市身心障礙者福利促進協會總幹事涂心寧攜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找來4位、50到70歲的在地居民,擔任見守員;想用鄰里互助,接住被長照網漏接的族群:失能、失智長輩或無助的照顧者。(延伸閱讀:跨界合作,台灣長照才可能成功

「我們得打開長輩的大門、家門和心門,這三道好難破的門,」專案助理方秀如道出許多長照人員的困境。

破解三關卡,把長照帶進家

但見守員的人親土親,讓長輩卸下心防求助;他們的領路,讓社工師、居服員、醫師更易踏進長輩家門 。(延伸閱讀:百位醫護的承諾:我們願意走進你家照顧你

一次,安安碰上走路恍惚的84歲奶奶。這才發現,奶奶的丈夫不久前住進長照機構,獨居的她頓失生活依靠,身心狀況不佳,雙腳還虛弱到無法站著煮飯。安安趕緊把奶奶帶回據點,由社工師幫奶奶找陪伴、連結長照資源,避免惡化。「我負責找人,照顧就靠他們,」安安對能貢獻己力、關懷長輩,感到有成就。

「第一次碰上照顧總跌跌撞撞,很多人都到那天才知道老的模樣,」安安在爸爸離世前,曾有段照顧經驗,她想延續經驗,關懷社區長輩。

「社會安全網無法無窮盡地補人力,」駐點觀察的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系教授陳正芬說。「我們需要人的互助,讓築起的高牆因高齡社會開始慢慢打開,這才是邁向高齡社會該有的準備。」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