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one】辦公室的微循環,從一台事務機到一支筆的生命旅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施承享

為了刺激消費,手機廠商在生產源頭不會以「設計一個耐用的手機」為出發點。相反的,辦公室常用的影印機,有些採用租賃的做法,影印機廠商反而會希望產品更加耐用、減少維修的需求,例如有公司藉由租賃制度,獲取更深入的使用者回饋,回過頭來精進設計與製造。

循環經濟是21世紀最重要的一股趨勢,這股趨勢不只關乎經濟,更撼動了環境的永續條件。簡單說,循環經濟的重點在於將原本視為廢棄物的材料透過回收再生,作為二次物料,不斷在工業製造中循環使用。可以想見,這樣的循環模式需要更多不同領域的專業加入,從工業設計端如何選擇可再次利用的物料、設計出易拆解的產品,到回收處理端如何透過專業技術製程,維持再生原料的品質,都需要透過不斷研發找到更具有經濟效益的方式。在此,想和各位朋友分享我在塑膠再生研發領域的一些經驗與見聞,這次就從辦公室常見的影印機說起。

在傳統的產品生產過程中,企業在意的是銷售量,並未考慮產品報廢後的廢棄物及其衍生的污染問題,當中最明顯的案例就是手機廠商,為了刺激消費,在生產源頭就不會以「設計一個耐用的手機」為出發點。相反的,辦公室常用的影印機,有些採用租賃的做法,影印機廠商反而會希望產品更加耐用、減少維修的需求,更進一步考量到報廢後的廢棄物問題。富士全錄就是其中一個成功的案例,他們藉由租賃制度,獲取更深入的使用者回饋,回過頭來精進設計與製造。

以往購買影印機的客戶常困擾的問題是產品買斷後,會有過保固後的維修費用及折舊費用問題,為了解決客戶的問題,富士全錄提供影印機租賃服務,客戶只要向富士全錄租賃設備,保養和回收則由它們自行負責。透過這項服務促使富士全錄必須開發更耐用的產品來降低他們在維修上的成本;而定期到客戶端做設備保養,也能深入瞭解到客戶在使用上的問題和需求。日本富士全錄更仔細檢視逆向回收後的報廢影印機,將堪用的模組零件取出,直接在新製品上做使用,將資源有效利用。

富士全錄在中國和泰國等擁有環保回收基地,將報廢的機台進行專業拆解及材料分類,並把物料作為新的輸出機製造原料,已能達到永續循環之目的。而台灣富士全錄因為沒有設立製造工廠,以往這些報廢的機台只能拆解、分類,依類別委託合格的再資源化處理業者,將其還原成原物料,再轉銷售給其他有需要的業者,混合新原料,製作出各式各樣的產品,於2007年3月達成了零廢棄的目標,其達成的內容為「99.5%的廢棄物回收再利用」,但還是有0.5%的廢棄物是透過單純的燃燒和掩埋來去化。為善盡企業責任,藉由重新設計材料、產品及商業模式,提高原物料回收再利用、減少廢棄物,更能有效利用地球的資源,於是與大豐環保展開這次再生塑膠合作案。

影印機變身為文具用品

一般影印機報廢後,廠商會將上頭的零件按不同物料拆卸做分類回收,而體積最大的塑膠機殼,其實是由ABS樹脂製成的。這些機殼回收後,到了專業的塑膠處理廠,再歷經粉碎、分選、清洗及造粒的過程,被製成一粒粒塑膠的顆粒,業界給它們取了一個淺顯易懂的名字──「再生原料粒」,意味著那些原本可能被丟棄的塑膠,透過專業製程,因而獲得「再生」的機會,成為新產品的製造原料。一般而言,使用再生粒子約能減少四分之三的碳排放量,可以有效減少對環境的負擔與傷害。

在多種再生產品的選項中,雙方團隊最終選定了文具用品中的筆、尺作為開發標的。選擇文具用品是由兩個因素考量,在技術面部分,根據大豐研發部的專業判斷,影印機殼的塑膠特性,和文具用品的物料特性比較相似,在製程上也比較不易出問題;並且文具用品能採用100%影印機殼回收料製成,不需摻配新料或其他添加劑,只要注意製程的規劃調整,即可提升產品生產良率。故事性部分,影印機是辦公室常見的設備,而文具用品也亦然,希望透過這樣的關係來做連結,讓使用者能深刻體會到萬物都能有被再利用的機會,哪怕是大型的影印機,報廢後還是可以變成他們手中握的那支筆,讓資源循環生生不息。

塑膠再生品質再進化

目前台灣有越來越多品牌與企業對於再生原料製造新產品感到興趣,不過較常面臨的挑戰在於──雖然找得到理想的再生原料,但卻找不到願意配合的代工廠商。許多塑膠代工廠商有刻板印象,認為再生料品質較差、穩定性不夠,會造成成品的妥善率下降。但其實塑膠再生原料的研發技術已經不斷提升,筆者與台灣富士全錄的合作案中,透過製程規畫將回收原料品質再提高。經過不斷測試、調整生產設定後,已能降低在生產時的失敗風險。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