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看不見的一場「盲飲」 讓盲生嚐到人生的新滋味

惠明盲生在希望農園種下草莓苗。 圖片來源:台灣拜耳提供

作者:李元仁

先是送水果行善,然後拜耳帶惠明盲校學生去採葡萄,後來乾脆在校內搭建專屬果園。為了讓學生開發花草茶,還找茶改所專家教盲生品茶。一場「盲飲」,如何打開盲生的視野?

一切都是因為送水果開始。

我任職於台灣拜耳作物科學部,因為工作的關係,常與農友接觸,得知農友都很有愛心,喜歡幫助別人,有盛產的水果時就會想要送給需要的人,香甜的水果總能帶來味覺上的滿足,甚至是心靈的慰藉。

我義不容辭地擔任起農友與弱勢團體的橋梁,幫農友把愛心水果送到台中惠明盲校,因而結緣。我也開始想要更了解這群看不見、卻又努力在探索各種可能性的孩子們,他們需要什麼,我又能幫助他們什麼,要怎麼樣為他們加油打氣。

從吃水果到農友果園體驗

惠明盲校照顧的學生不只是視障的孩子,也有多重障礙的學生,個別差異很大,有育幼院、療養院,學生的年齡層也很廣。但共同點是,他們都因為眼睛不方便,行動和生活體驗都受到很大的限制。於是我開始思考,能不能和我認識的愛心農友一起合作,讓盲生可以有一些不一樣的體驗。

農友們真的很有愛心,從2013年開始,我陸續安排盲生到農園採草莓和採葡萄,盲生第一次到果園裡,既興奮又開心,在熱心的農友和學校家長志工協助下,他們體驗農園的氣息,水果的香甜,觸摸水果在果園裡的樣貌,體驗自然與農作的美好。

盲生出門一趟並不容易,要考量交通、安全,連果園都要特別選過,田裡要平整,盲生才能在導引之下進到果園裡,於是我又開始思考,有沒有更輕鬆、更容易的方法,讓盲生可以時常體驗農園的樂趣呢?

從到果園到打造自己的農場

拜耳志工整理惠明盲校內的荒蕪菜園,打造成希望農園。圖片來源/台灣拜耳提供

與學校討論發現,惠明校園內有一塊菜園,接近半荒廢的狀態,於是我提議整理這塊菜園,拿來種葡萄等作物,盲生隨時都可以到農園來走走看看。學校校長和老師大力支持,公司也動員志工響應參與,從去年五月開始整地,種下葡萄苗,然後九月和十一月又種了各種香草和草莓,這個「惠明希望農園」開闢已近一年了,葡萄也快要結果收成了。

農園為了方便坐輪椅的學生,特別架了高台,上面有著苗栗東興國小與惠明盲生一起種的草莓,今年年初結實累累,惠明的師生都品嘗了自己揮汗種植的成果,當然不如專業農友種得好吃,但有收成,大家都很開心。

除了草莓和葡萄,園內還種了很多香草,有迷迭香、九層塔、羅勒、薄荷和薰衣草等,也有一些蔬菜,香草的香氣可以讓盲生有更多嗅覺的體驗,蔬菜則是可以讓他們了解蔬菜原本的樣貌,可以採收食用,也讓他們會有成就感。

從種果樹到做花果茶

惠明的老師協助作物的日常照顧,但三不五時,我和拜耳的志工伙伴,利用假日「巡田」。隨著這些作物欣欣向榮,我又開始思考如何利用這些作物,幫助盲生有更多元的體驗,是不是可能有惠明市集,直接販售採收的蔬果;還是利用香草作一些茶飲、餅乾。

惠明的師長一直都在尋找盲生多元發展的機會,培養他們未來生活自理的能力。惠明的希望農園,正好是一個有許多可能性的地方。園裡的香草若要做成茶飲,那先得要讓盲生了解茶,知道如何辨別茶,甚至要會泡茶才行,說不定還能引發盲生的才能和潛力。

於是我主動打電話到農委會位於桃園楊梅的茶葉改良場,找到產業服務課課長林金池想請茶改場的專家為盲生舉辦一場茶葉品評課。林課長熱情響應,並指派助理研究員林義豪特別從桃園特別到台中惠明盲校上課。

靈敏嗅覺與味覺讓盲飲更有滋味

茶葉改良場副助理研究員林義豪(左一)遠道而來指導盲生品評茶。圖片來源/台灣拜耳提供

這應該是第一場為盲生舉辦的品評課吧!當天有約20名的學生參加課程,其中有11位是職能訓練班的學生,已經有國中以上的程度,其他是國中小的學生。林義豪遠道而來,帶了六種台灣常見的茶讓盲生學習品評和辨識,有紅茶、綠茶、高山茶、凍頂鳥龍、文山包種茶和東方美人。

在林義豪指導下,惠明盲生仔細聞著茶葉的香氣。圖片來源/台灣拜耳提供

林義豪不愧是茶品評和鑑別的專家,花了兩小時的課程講述茶的由來,茶的口感和特色,帶著盲生聞香和品嘗。在他的引導和講解之下,盲生在試飲時就能喝得出不同的茶,可說是名符其實的「盲飲」。林義豪也說,盲生的嗅覺和味覺都很靈敏,多喝多品嘗,累積經驗和知識,假以時日,就能具備品評辨別的能力。課程結束後他也送給學校茶包,讓盲生可以繼續練習。

我們十分感謝茶改場的熱情支持,有了茶葉專家的專業指導,這場別開生面、前所未見的盲生茶葉的品評課,才能圓滿成功。但茶葉品評鑑別只是第一步,我認為盲生經過練習,會喝了以後,可以從冷泡茶開始嘗試,泡給別人喝,甚至可以在福利社賣。這次上課時,還搬了農園裡茂盛的香草,現場飄散著茶香,宛如一個香草茶房,接下來我又要開始思考如何進階,如何讓這些努力探索世界的孩子,開啟另一扇窗。

(作者目前任職於台灣拜耳,擔任作物科學部市場部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