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夢想】要酸媒體不長進,還是捐錢支持公益報導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張正

你寧可酸媒體?還是捐100元支持公益報導?從GOMAJI的最新提案,看看廣大網友選擇怎麼做。

前些日子在GOMAJI平台上推出的「台灣兒童醫療危機」深度報導計劃募款案,是台灣一起夢想公益協會成立6年以來,第一次以「報導」作為募款主題。

持續四週的募款,共募得29萬元的60%,沒能100%「大成功」。幸虧這筆費用僅是部份支援,製作該報導的非營利媒體《報導者》仍如期將面面俱到的8篇系列報導——《每天我們失去5個孩子──搶救兒童高死亡率》——製作上線。

如淘洗金沙般蒐集善意

雖然台灣媒體工作的地位日漸低落,不過,媒體仍是當代民主社會的重要機制。與其一邊觀看一邊數落媒體不長進、揶揄新聞工作者「小時候不讀書」,不如向前跨一步,幫助優質媒體成長,為有意義的報導盡一點力。一篇切中要害提出觀點的認真報導,也許能讓社會往好的方向挪移一點點。

懷著這個執念,我去年從傳播學者胡元輝老師等人2011年成立的「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得到了靈感。如果把「weReport」的理念與模式,放上流量以百萬計的GOMAJI呢?

我在GOMAJI所支持的台灣一起夢想公益協會工作,主要的任務,就是尋覓值得大眾贊助的案子,然後放上GOMAJI號召募款。雖然GOMAJI之所以能有大流量,主因是這裡24小時專注吃喝玩樂享受人生,不過我相信,就像在汩汩溪流裡淘洗金沙一般,只要流量夠大,就有機會淘洗出如金沙般珍貴的善意。一旦善意夠多,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

而在各式各樣的善事之中,當然也包括支持一則重要但未必急迫的「好報導」。

從weReport到GoReport

新的募款形式命名為「GoReport」,因為這是在GOMAJI上募款,而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的英文名稱也是GoDreamer,我們習慣甚麼都加一個「Go」。我也興沖沖地向「weReport」創辦人胡元輝老師提議合作,他爽快答應。

不過,接下來就沒那麼順利了。

我像旅蛙一樣打著燈籠東找西找,聯絡媒體圈的舊識,看看能不能商量出一個好題目,然後「GoReport」一下,共成美事。

很多朋友有興趣,但是未必有空,或者對於這樣的合作尚有疑慮。而我這裡也得衡量提案者的能力經歷,畢竟是上網募款,得端出個樣子,不能太單薄粗陋。

然而就像我愛你你愛他他愛我的肥皂劇,一直沒有合適的合作對象,直到我找上可能是當前非營利媒體中最有規模的《報導者》。《報導者》總編輯何榮幸正有意將觸角拓展至文青、憤青、覺青的同溫層之外,若能透過「GoReport」接觸到GOMAJI數百萬的網友,正合他意。

幾番商討,確認彼此的權利義務,「GoReport」終於在將近半年之後,第一次提出「台灣兒童醫療危機」這個深度報導的募款案。

60分及格

募款圈有個說法:只要案子裡有「台灣」、「小孩」、「吃不飽」三大元素,一定成功。所以對於「台灣兒童醫療危機」這個案子,我們原本頗為樂觀,畢竟有三大元素有了兩個(包括「台灣」和「小孩」),加上《報導者》提供的專業照片,一定可以打動捐款者吧!

不過歷經四個星期的募款,證明我們想得太美。事後檢討,可能是捐款者多半身處醫院林立的都會區,對於偏鄉醫療的切身體會有限;可能是比起直接捐助的感動力道,要人贊助一則報導實在太間接、太不給力;也可能是,罵媒體酸媒體是一回事,但是掏一百塊支持一則好報導是另一回事。

第一次出擊,能有60%的募款成效、勉強60分及格,也應該安慰了。萬分感謝這批捐款者對於偏鄉兒童醫療的關心,更感謝他們對《報導者》與「GoReport」此一形式的支持。不過,還會不會有第二次出擊?我也不敢確定。

尋找理性的捐款者

崇尚理性的哲學家斯賓諾莎(Benedict de Spinoza)說:不要哭,不要笑,不要恨,要理解。我自己得意洋洋的「GoReport」,略有斯賓諾莎的精神。但也該有自覺,不哭不笑的理性,在熱血當道的募款圈子肯定是非主流。

無論是媒體報導或者募款案,若能「摻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般兼顧感性與理性,當然最好。但若只能二擇一,我提醒自己,千萬不能為了達成KPI而一味濫情,要扛得住寂寞。

回想起今年2月花蓮發生大地震,當時一起夢想公益協會也曾準備發動捐款,希望直接支援當地的中小型非政府組織(NGO)。無奈聯絡了好幾天,這些投身救災的NGO根本沒有力氣回應,只傳來花蓮縣政府的捐款帳號。偏偏,將善款匯入花蓮縣政府的帳號讓我們躊躇卻步,尤其我們不是自己捐錢,而是號召網友捐錢,更有責任替捐款者把關。

隨著新聞每天報導震災,善款快速累積,而後續的善款使用,果然爆出爭議。一起夢想公益協會這次因為遲疑而沒有動作,反倒似逃過一劫。

我暗自慶幸:偶爾,理性還是會得到酬賞吧!

(責任編輯:麥立心)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