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劉世慶:企業做好事是佛心來著?聯合利華的一堂CSR課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劉世慶

聯合利華在台捐康寶濃湯即期品,在非洲協助貧窮農民學習技能,也採用可再生能源,這些廣獲好評的作為,也為公司搏得好名聲。但是,他們為何要這麼做?只是佛心來著嗎?

今年四月,聯合利華(Unilever)在台灣的分公司,宣布跟家樂福合作,加入「續食活動」,將長期捐出其旗下「康寶」品牌的即期商品,讓資源不浪費,估計一年平均可捐出超過10萬包的濃湯產品,與家樂福共同支持全台弱勢家庭。

這是聯合利華自2010年開始推動的「聯合利華可持續性生活計畫」的一部份,核心目標是幫助推動營利增長、降低成本與推動創新、減少不利環境的影響與貢獻社會。除了台灣之外,聯合利華在供應鏈管理上,開始培育馬達加斯加當地貧困的農民,增進他們的收入與提升農業技能,並協助農民辦理健康保險。在減碳方面,聯合利華也使用可再生能源,為公司節省許多營運成本,及增加能源供應彈性。

企業推永續,外部跟內部兩股推力

是誰逼著聯合利華這樣做?除了環團三不五時就對聯合利華利用棕欖油製造產品而抨擊之外,聯合利華這些永續舉動,大抵可說是自動自發。事實上,很多企業在推動永續作為時,到底是為了應付外界壓力,例如政府法規或消費者壓力,還是內部真正認為這是一件該做而做的事呢?

企業永續驅動(driver)正好大致可區分為二元性的外部動力與內部動力。例如在法國,政府要求所有上市企業必須報導企業永續議題;在日本,則因社會、政府與學界對企業承擔責任的期待,驅動日本企業對永續的關注,無論是法國或日本的例子,都可算是從外部驅動企業永續。

相對於外部驅動,內部驅動則較少被談論,像是企業主的倫理領導力、組織文化等。不同於外部驅力,內部驅動達到成效需要較長的時間,但也較能積極與主動地改變企業對於永續的心態、管理方式與制度。聯合利華正是一例。

雖是從內部發動,但聯合利華的CSR作為,也獲得外部的肯定,像是樂施會(Oxfarm)農業採購政策的最高分、碳揭露專案(CDP)的A級。這使公司除了優化供應鏈,也獲得良好名聲。這是一家從內部驅動CSR,而與外部CSR趨力接軌,使CSR為公司帶來更多價值的例子。

企業文化不改變,將只是應付了事而已

然而,無論驅動企業永續的原因為何、來自於企業內部或外部,企業朝向永續的路上都可能歷經管理制度的改變、不斷平衡內外部的利害關係人需求、調和短、中、長期的企業目標的歷程,企業永續將不是單純的直線發展,而是牽一髮動全身的變革過程。也因此,企業如果在內部的組織文化、管理制度上不做改變的話,當外部驅力來臨時將常產生衝突,在此情形下,永續對企業來說將只是沉重的包袱,最常見的例子,即是企業為了符合外在法規,採用應付的心態撰寫CSR報告書。

台灣金管會在2014年開始規範上市(櫃)食品業、金融業、化學工業及實收資本額為新臺幣100億元以上之公司,應編製CSR報告書,之後再將規範對象擴展到實收資本額為新臺幣50億元的企業。經由外部驅力帶動了台灣CSR報告書數量的爆炸性成長,使台灣企業在2017年發佈的CSR報告書數量正式突破500本。在眾多被規範的企業中,大家在永續的表現上有相當大的差異,有些企業總是永續評比獎項的常客、有些企業則在朝向永續的道路上十分掙扎。

外部驅力不斷來襲,企業準備好了嗎?

觀察那些在永續獎項評比中常拿獎的企業,有一類是因企業領導者的信念與先見之明,企業內部早已驅動了永續程式;或有些企業曾經在永續路上跌跤,造成形象受損,便從組織結構、企業文化、管理制度開始轉化,在經歷一段時間而有不錯的成績。無論是前者因先具有內部驅力,當外部驅力出現時順勢接軌,或像後者因外部驅力(修補企業形象)而帶動內部驅力,都算是內外一致的模式。

在現今變動的商業環境中,像是新法規的制定、品牌商的要求、NGOs的關注、CSR評比競賽等,都可見外部驅力不斷來襲,企業應該思考如何讓內外驅力相輔相成,讓企業朝往永續的路上更暢行無阻。

參考資料
Lozano, Rodrigo. (2015). A Holistic Perspective on 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Drivers, Journal of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22 (1), 32–44.  
李振北 等,台灣永續報告現況與趨勢,2017年。台灣永續報告現況與趨勢2017,台北:CSRone永續報告平台、國立政治大學商學院信義書院,頁42-44。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