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人物誌】「台灣哪裡不好?」 丹麥攝影師自掏腰包拍攝台灣味

圖片來源:Henrik Matzen提供

作者:顏和正

近來在網路上瘋狂流傳的縮時影片「台灣味」,竟是由丹麥攝影師所拍攝。拍出台灣美景,也拍出他對台灣的感謝。這位丹麥攝影師為什麼要自掏腰包、花上3個月時間拍這段影片?

【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台灣有許多外國人,透過不同的方式,為這片土地的人與環境的共好,貢獻一己之力。CSR@天下網站的「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將陸續報導在台外國人的故事,看看他們怎麼愛台灣。

什麼是家鄉的味道?對來自丹麥的攝影師Henrik Matzen來說,那竟是桃園機場的味道!

「當飛機降落桃園機場時,我聞到一個味道,讓我覺得回到家了,」那是2005年,當他第一次踏上台灣土地的感受,「那一趟曾在曼谷轉機,也去了中國,當年後來還去了韓國,但只有台灣很特別,好像我曾經來過這裡一樣。」

今年43歲的Henrik是一位專業攝影師,最近他和夥伴共同拍攝的一隻縮時影片「台灣味」(A Taste of Taiwan),自五月底在臉書上發表不到一週,就有1600多次的分享,至今已有9萬次的點閱率。

獻給台灣的一份愛的禮物

短短一分半的影片,是由他自挑腰包、花了3個月時間、拍了7萬張、再從中節選出3萬張靜態照片,不辭辛勞所構成的縮時影片,從台北101到高雄港口,從廟宇到瀑布,台灣鄉村都會的美景盡收其中,令人驚艷。

圖片來源/Henrik Matzen提供

「為了拍101,我扛了25公斤的設備跟飲水,在象山上待了4小時,那天很熱,我上山時走到一半還覺得自己可能走不上去了,」Henrik回憶拍攝的艱辛,「但是,我想要讓全世界的人看到台灣的美。為了對台灣以及各方令我們感到親切人情味的台灣朋友表示敬愛之情,這是給台灣的一份禮物。」

自2005年起,這位金髮碧眼的北歐攝影師,已經不間斷地來來回回台灣13年。嚴格說來,他並未真正定居台灣,但每年停留台灣的時間愈來愈久,從兩個禮拜、三個禮拜,變成用「月」為單位,連他的台灣朋友每次看到他都說「歡迎回家」。

「台灣就是我的第二個家,」Henrik笑著說。

他跟台灣的結緣,其實不是因為攝影,而是因為電腦。來自丹麥中部小鎮的他,從小就對電腦很有興趣,20歲時跟堂哥一起創業,開了鎮上唯一的電腦店。後來,他加入丹麥一家很大的電腦系統整合商,負責從亞洲採購產品,就這樣開始接觸到台灣。

共同走過台灣IT業的黃金年代

那是1990年代,台灣資訊產業正值爆發成長期,主機板、滑鼠、鍵盤、網路卡、到螢幕等等,眾多產品都是世界第一,於是Henrik也開始跟台灣廠商打交道,像是微星科技、德勝科技、大眾電腦等等。

「我經歷了台灣IT業的全盛期,當時還都是用傳真,email不一定通,但是fax一定通,」Henrik笑著回憶那個連email都不盛行卻能做生意的「黃金年代」。

2005年,在台灣廠商多年的盛情邀約之下,公司總算派Henrik跟同事來台參加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雖然只是兩週的出差,當他離開時他就知道自己一定會再回來。果然,之後每年他都為了Computex回到台灣,為了跟台灣廠商建立起更熟稔的關係,並引進更多新產品,公司也願意讓他一次比一次待更久。

「我跟其他買主不同,他們來短短幾天,只在意價格,我跟供應商的關係很好,至今這些人都變成了我的朋友,」Henrik說。

從外地人變本地人

2007年,他感受到台灣另一個魅力:中醫。當時他有腸胃問題,但是不願意聽從丹麥醫生開刀的建議。台灣朋友介紹他看中醫,經過一週的針灸與其他治療,狀況竟然逐漸好轉,這也讓他之後請長假來台看診,對台灣產生更多的感情。

他也開始將腳步跨出台北,探索台灣各地美景。初期他還不會說中文,有回跟從幼稚園時期就結識的丹麥好友一同環島旅行,還得靠台北的朋友用電話一路協助。幾年之後,他的好友再度來台看他,對他完全改觀。

圖片來源/Henrik Matzen提供

「我朋友說,你變了好多,現在根本就像是本地人一樣,」現在已經可以用「非常簡單」中文溝通的Henrik,很開心地說,「至少我現在可以用中文點咖啡或牛肉麵了。」

曾經交過台灣女朋友、至今仍舊單身的他,不是因為愛情而戀上台灣,而是因為這邊的人。他說,他的父母也曾來台灣看他,想要一探究竟,為何這個小島能如此吸引他們的兒子。他們一同搭火車,車上很多人,但是一位帶著三個小孩的父親,卻堅持讓位給他父母,讓他父母受寵若驚。

「我爸媽去過很多地方旅行,但是他們來過後,也說台灣真的很特別,」Henrik說。

這幾年,因為原先公司被併購,他逐漸淡出IT業,現在擔任台灣廠商在北歐市場的顧問,仍舊每年都來Computex。不過,現在他的重心移轉到從小也感興趣的攝影(他父親熱愛攝影,小時候他家裡還有暗房),跟丹麥的朋友Jonas共同創辦了提供縮時攝影服務的公司。除了商業接案之外,他第一個想做的計畫,就是「台灣味」。

「Jonas看過我拍的台灣照片,也覺得很驚艷,我花了3個月時間拍攝,Jonas花了很長時間剪輯,做出這段影片,因為我想要讓台灣的美被世界看見,」Henrik說。

台灣不是鬼島,多看正面不要負面

然而,體驗過許多台灣人覺得「那樣才是真正美好日子」的北歐生活的他,難道不覺得台灣是個「鬼島」嗎?他停頓想了想說,台灣當然也有問題,例如他曾經住在台北萬華,看到很多的遊民,好像是位在「無人地帶」,沒人關注他們。但是他並不覺得這些遊民很危險,有些遊民跟當地店家看他經常走過,還會主動跟他打招呼。

「台灣媒體常看到很多負面新聞,但是我覺得要更正面一點。當然壞事在任何地方都會發生,哪裡都有壞的人,只是我比較看正面,真要我說台灣哪裡不好,我還真得想一想,因為大致上我在這邊感受到的都非常正面,」Henrik說。

他表示,縮時影片最原始的概念是針對萬華,因為他覺得那是一個充滿生命力、很本土的地方,隨便一個轉角就有一個小廟,街頭人們也都很親切。但是後來他覺得既然要拍,就把台灣整體的美拍出來,可以吸引更多的外國人來台灣。

「觀光客就會帶來錢,這也是我可以幫助台灣的方式,」Henrik說,「我也希望以後能有機會跟台灣的觀光局或是企業合作,拍出更多台灣的美,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未來我們將會為大家製作更多美麗的作品。」

>>更精彩「愛台灣的外國人」報導即將推出,立即訂閱電子報,與愛台外國人一起讓這片土地變得更好!

《延伸閱讀》
別再叫我瑪麗亞! 菲律賓女模自辦電台,要扭轉國人刻板印象
每年繳20%的稅給台灣 A-Lin的阿根廷爵士樂手只想圓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