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微光 點亮地方創生

三重縣紀北町大花火大會網站提供

日本一個偏僻小鎮,卻能打造出全國第一的燈會,且一做就是三十年,他們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台灣雲林燈會在二月中熱鬧結束,共吸引了170萬人參與。這次,還來了遠方的客人——日本三重縣紀北町的一群年輕人,他們為了今年夏天將在家鄉舉辦的燈會,來台交流。

台灣人對紀北町可能不熟悉,它位在日本本島東南方,是個面向太平洋的偏僻小鎮,卻有個全日本第一的燈會——「紀北町燈籠祭」。

這個燈籠祭,今年將邁入第30個年頭。因為鄰近海邊,大型主燈會有下海儀式,同時還有煙火表演,主燈和煙火映照在海面,壯觀又漂亮。鎮上,沿途還有方型的街燈籠,或可放天燈,每年吸引上萬人參加。

居民自救讓燈祭復甦

同樣都是燈節,但特別的是,不像台灣雲林燈會是由中央政府結合地方政府的力量舉辦,紀北町燈籠祭是由當地民眾及地方政府合力促成。

早在1928年,三重縣的青年團在川邊放了大鳥燈籠,開始燈籠祭傳統;後來因為預算有限,在1974年中斷。

但13年後,靠著三重縣商工會青年部的力量,號召當地居民出錢出力,在1987年,重新開始了這個活動。

他們「出錢」。從個人、店家到當地中小企業,積少成多,而不是一下子就投了幾百萬。

他們也「出力」。從學校的學生,到中小企業員工,各行各業自願投入、合力製作主燈;長久下來,居民也對這些燈籠以及自身城鎮,累積更深厚的情感。

我常講大家要團結、要集合力量,不要擔心一開始的時候很小,因為其實很多事情都是由小而大。

別等政府做地方創生

復甦燈籠祭的動力,則來自於居民對地方的情感,想讓地方繁榮。

尤其,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常會隨著都市成長,人口慢慢外移,這讓當地產業沒辦法活絡。居民便會思考,「我們可以如何吸引外地人到這,創造地方經濟繁榮?」這就是我常講的「地方創生」概念。

反觀台灣,我們可能會想,地方要繁榮,中央政府可以怎麼配合、幫助。但地方創生不能只靠中央政府,等政府是等不及的。

因此,總是要有一個發起人,由少數人開始做,慢慢地,大家看到就會參與。

宜蘭傳藝中心也是一樣,我不等政府補助,就直接開始做。即便這次政府沒參與,但我們結合地方廟宇,一起繞境共襄盛舉,開始有了起頭。

但這並不代表中央政府可以不用對地方負責,而是可以如同日本安倍政府,給預算,並設立「地方創生本部」特別辦公室,有決心地推動地方創生。

趣味體驗×職人精神

另一個台灣舉辦活動常見的狀況是——無法延續。

這次雲林燈會很成功,但考量中央政府的公平性,今年辦了、明年沒了,雲林本身又沒有被看見。

很多事情要延續,不然變成這一點、那一點,串聯不起來,就像煙火一樣沒了。

或許雲林地方政府可以自己舉辦燈會,規模不用那麼大,但要可以延續;如同紀北町燈籠祭,一做就做了30年。

而多年下來,燈籠祭能持續吸引民眾的關鍵,是要能創造「趣味性」和「體驗」。

例如,紀北町燈籠祭,燈會是在晚上舉辦,但從白天起,主辦單位就規劃一系列的踩街、猜燈謎節目,讓民眾體驗,還有開幕活動,創造氣勢。

同時,還要有創意與美感,才能持續吸引人潮。紀北町燈籠祭每年的主燈造型都大不同;而且具有美感的設計很重要。

台灣在這方面有進步,但相較下,日本的設計仍較成熟;我想這關鍵在「職人精神」。

一般而言,我們稱工匠、雕刻師、藝術家或文學家等為「職人」,指的是他們對工作的專精。

在台灣,很多產品設計不到位,其實是層層交辦下、為節省成本所造成的結果。做很多事情都要有職人精神,一個工作、一個領域,要很專精,做到最好,就連做地方創生也要投入職人精神來做。(林怡廷採訪整理)

【推薦閱讀】
鐵道迷快來朝聖!日本奢華列車,你搭過哪一個?
東京廢校變文創 都市小角落重生
向浦島太郎家鄕學鐵道觀光升級
澀谷經驗 音樂祭改造觀光
墾丁不如沖繩?地方創生救觀光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