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汪浩:丹麥的豬跟台灣的豬有什麼不同?

Shutterstock

童話王國丹麥,不僅有富裕的公民社會,連養豬都很厲害,豬舍沒臭味,因為便便拿去沼氣發電,養的豬還多出一根肋骨。「北海小英雄」怎樣從維京海盜,變成循環經濟的先鋒?

台灣和丹麥有什麼不同?台灣2400萬人養活了600萬頭豬,丹麥2400萬頭豬養活了600萬人。不同的不是數字,而是丹麥的養豬場要聞到一絲臭味,很難。這裡呢,嗯……?

從不同國際NGO組織發佈的資料,丹麥有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產業、最廉潔的政府與最幸福的生活環境,有全球「最高的最低工資」,即便麥當勞的最低時薪都逼近700元台幣!卻沒有一條法律強制規定業者要這麼做。丹麥的公會與工會總會協商,找到彼此共創分享的雙贏策略。不過你一定無法想像,這樣一個富裕的公民社會竟是全球最重要的豬肉出口國,佔歐洲豬肉市場2/3以上。

丹麥「北海小英雄」何時從兇猛掠奪的維京海盜,轉行為循環經濟的養豬戶,已不可考。即便在北歐,過去的豬農也不是一個高尚的行業,丹麥知名作家安徒生的童話《豬倌人》,就描述了一個公主因為貪圖王子假扮的豬農所餽贈的禮物,得不償失地被王子拋棄!如今時移勢轉,在維京人的發源地里柏(Ribe),肯特.史坎寧(Kent Skaanning)與妻子珍妮(Jenny),創辦的生質能源公司Combigas,透露出一些端倪。

從養豬戶到沼氣發電大亨

從小因為家庭變故,Kent高中畢業就輟學當起農機銷售員,偶然機會牽進一公一母「日夜停不下來」的豬,就這麼成了養豬大戶。當過養豬協會理事長、市長,直到他把豬便便變黃金拿來做沼氣發電,成了生質能源協會主席。他非常清楚利害關係人溝通的重要,尤其政策協調是這當中最困難的事。「既有的官僚就是需要時間才能動起來!尤其這個領域的複雜性更高,投資金額龐大,政府初期的投入是最關鍵的,」Kent說。

「我們吃過很多苦頭,付出極大代價才轉型過來,你們如果要改變,一定要讓你們的政府官員重新學習。永續生活不是表面的,那是整體市民行為與觀念的轉換,要表現在行動上!」Kent說。根據歐洲生質能源協會(EBA)2018年的最新分析,丹麥沼氣產業即將創造2萬個新就業機會與160億克朗(約766億台幣)的出口。

在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上,丹麥的環保與能源效率全球第一。國際能源總署IEA統計,丹麥沼氣生質能源比例超過其全國再生能源1/4,且因為該能源的應用優勢,比重還將逐年調高。況且風能比例越高,生質能就越重要,因為風能若搭配了更穩定的生質能,丹麥就可以向世人宣稱,2050年要達成完全取代化石燃料的國家總目標。

生質能源全年無休,3個廠5個人就能管理

逢甲大學的技術專家、綠色能源科技碩士學位學程助理教授兼任組長賴奇厚說,生質能源的效率硬是比起太陽能高出數倍。不像太陽能和風能,生質能可以全年全日無休供電,3個廠5個人就可以管理,從運送豬糞尿,混雜生質作物,到搭配數位化管理的機聯網,整合複雜的沼氣生產過程到社區三網(電網、熱網、氣網),工廠零廢棄物、負碳足跡、最終排放灑向農田,成為自然農業非常珍貴的有機肥料。

在丹麥的大草原上,我們一團參訪人生平第一次看見在野外放牧的豬,當天晚餐時還不好意思地點了份豬排,Kent不忘幫他們家的豬打廣告:「我要提醒你們,丹麥的和荷蘭的豬外型上幾乎一模一樣,但是我們的就硬是多一根肋骨,所以你的客人也會多一份豬排!」產品競爭是必要的,即便是豬也難置身事外!

明年即將接下里伯地區扶輪社總監的Kent說,社區與農民參股投資共創分享,是這個事業的另一個成功關鍵。「丹麥和台灣的扶輪社可以一起提一個國際計畫,協助偏鄉農村地區學生和他們的家人,透過科技整合教育,重新認識與參與家鄉的價值重建!」這個提議讓他頻頻點頭。

當然,國家能源轉型是全國性公共事務,對地方來說有著太多外部成本。所以初期只有透過合理的躉購電價以及設備和稅收補貼,才能穩定實現。歐洲成功的創業個案中,政府出資都超過1/3,銀行融資超過一半,專業技術投資與群募大約10%上下。「民間怎麼可能承擔這麼大的公共風險!」Kent說。另外就是國家的信用保證了,「丹麥的保證看來比起台灣的有用的多。真是令人挫折!」,一位有經驗的台灣業者說。

豬糞的循環經濟學

把科技落實在社區,培育產業生態系是轉型的基礎。豬場下層是吸附糞尿的真空設備,廢棄物幾乎不落地就能為環境衛生、牲畜權和資源再利用提供一次性解決方案。在丹麥,只要排放豬糞尿就會被罰,排廢氣就準備吃牢飯,這是丹麥的鞭子。不像許多台灣的豬農把豬糞當作「你家的事」。

在一個高度公民素養的社會裡,「豬糞當然算自己的,更何況那是發展循環經濟的契機,」Kent說,「我的公司每天都有現金淨利,小兒子開始接班做決策,大兒子和女婿作上下游的農機與資材事業,生命能夠停在生質能源的循環裡,已經無所求了!」年輕人的供應鏈也隱然成形。

他用「三個永遠」打趣地為自己下註解:「永遠要關注發酵槽裡的細菌寶寶有沒有每天乖乖地替你工作,永遠不要以為你的銀行會陪你到天荒地老,卻永遠要相信那真心陪你的老婆,即便她沒有市場價格,也會斤斤計較!」19歲時Jenny就嫁給了當年20歲的窮光蛋,如今卻坐在豪宅裡邊打毛線,邊調侃老公:「永遠要盯著,看他把我的錢用到哪去了!」

共創分享的幸福社會

丹麥的豬從低俗的社會底層,翻身成了丹麥人的驕傲,就像安徒生童話裡的另一個故事《銅豬》:牠載著一個家庭破碎的小男孩飛離冰冷的北歐,在溫暖的佛羅倫斯天際擘劃美麗的夢,並且對著小男孩說「我也要感謝和祝福你,我雖幫了你,你也幫了我,當一個真正天真的孩子騎在我的背上,我才有飛行的力量!」。

「你有沒有發現你們在丹麥這幾天都沒有看到警車和救護車,如果我們生活在一個共創分享的幸福社會,怎麼會需要這些東西?」Jenny驕傲地看著我。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汪浩

德國科隆大學社會學博士,目前擔任逢甲大學社會事業中心主任。921地震後投書德國明鏡周刊,開啟往後20年參與社會創新與企業責任倡議。作過EMBA小主管,儲蓄互助協會與家扶基金會顧問,B型企業董事,青年署國際組織與社會企業訪問團德國團領隊,參與主持亞太經合會再生能源創新企畫競賽,認為勇敢跨界學習是社會創新的關鍵。為了教育部摩課師社會企業系列課程,爬上祕魯高原採訪印加牧民,是人生至今最快樂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