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人物誌】MIT畢業生不捧金飯碗改捧綠飯碗 薪水更低更開心

圖片來源:綠藤生機提供

作者:顏和正

綠藤生機創辦人鄭涵睿是台大、MIT畢業的人生勝利組,27歲年薪破百萬。但他卻辭掉外商金飯碗,改行賣芽菜、賣保養品,10年後的年薪還更低。為何他甘之如飴?

「肌膚需要的不是油相就是水相,讓油跟水各自發揮作用比較好,不需要乳化劑。」
「若髮質健康,只要洗完後輕撥吹乾,髮絲就會很柔順,不需要用潤髮乳喔。」

在星展銀行一場內部演講結束後,講者回答台下女性聽眾的熱切提問。但這可不是美妝講座,而是青年創業的分享,講者正是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鄭涵睿。

強調天然環保的綠藤生機,是近年來崛起的本土保養品牌,不僅是台灣第3家B型企業(B Corp),今年還第3年拿到B Corp組織頒發的「對環境最好的企業」(Best For Environment)的大獎,是亞洲唯一締造三連霸的企業。

「我們有三個R,reduce(減少)、replace(取代)、reimagine(重新想像)。我們很擅長把業界常用的石化合成物換成天然的,例如我們在洗髮精中用蜂膠取代抗菌劑,因為這是自然界唯一能創造出接近無菌室的一個物質,」說起保養專業滔滔不絕的鄭涵睿,很難讓人想像他唸的是台大財金系與麻省理工學院MBA。

學非致用的青年創業

某種程度來說,綠藤是個台灣青年創業的經典案例。鄭涵睿與兩位台大同學廖怡雯、許偉哲在2010年共同創辦了綠藤,先從自己培養有機芽菜開始賣,之後又進入保養品市場,除了品牌行銷算是「本業」之外,可說是「學非致用」。

鄭涵睿(右)與同學許偉哲(中)、廖怡雯(左)在2010年共同創辦了綠藤。圖片來源/綠藤生機提供

雖然沒有這方面的專業,但卻有家傳淵源,鄭涵睿的父親是第一個把有機概念引進台灣的台大園藝系教授,母親更是知名清潔品牌橘子工坊的創辦人,自己研究芽菜也很多年,因此啟發了綠藤的創業念頭。

「我媽媽是台大園藝博士,有20年在台大實驗室的經驗。台灣第一堂有機農業課是我父親開的。小時候,我跟爸媽去印尼看紅樹林、看可可園,因為來台念書的僑生請他們去那邊幫忙輔導,」鄭涵睿回憶。

賣產品要心安理得

當時鄭涵睿在匯豐銀行工作,另外兩人也任職金融業,為何甘願放棄金飯碗創業,而且還是改行「賣菜」?當時他們已經在職場上工作5年多,即將邁入人生30的階段,但總覺得工作不該只是為了賺錢,應該還要為社會帶來正向影響力。

「當時的夢想是要賣對消費者與環境都好的產品,讓人覺得心安理得。台大畢業生某種程度是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但台灣人才都集中在科技跟金融業,我們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事,」說起創業初衷,鄭涵睿的眼神,透著夢想家的光芒。

但即便是「人生勝利組」,夢想與現實也並非直接劃成等號。有機芽菜生意拓展初期舉步維艱,原先預估第1~2個月就能佈建100個銷售點,卻花了2年時間才達標。

「以前在金融業,專案的預算都是幾百萬,但在農民市集擺攤,賣40元的綠豆芽菜,有時要送消費者什麼對方還不要,超難過的,」鄭涵睿笑著回憶創業初期,「一開始都算錯,財務什麼都是假的,因為我們沒有真正在這個產業做過,結果excel上面的數字,就真的只是excel上面的數字而已。當時好天真,前兩年賠得很慘。」

創業之初,三人的薪水已經打折對半,一年半後,發現要撐下去很難,除非三人的薪水再打8折。鄭涵睿找其他兩人討論,沒想到當時要準備結婚、財務壓力最大的許偉哲,竟然回答「打8折夠嗎?」

無可救藥相信自己的產品,也是種能力

從年薪百萬走到薪水砍半還要再打折,為何不想放棄重回金融業?一來因為公司屬性不是一開門就燒幾百萬的生意,3人壓縮自己的薪資還能讓公司撐下去。加上產品也逐漸在有機通路建立口碑,「找你們這種產品好久了」、「吃了你們的產品更健康」這種鼓勵更讓他們認同自己的選擇,總算在創業第三年開始獲利。

「我們無可救藥相信自己的產品,這也是一種能力喔。我很謝謝我母親,她讓我們知道做這件事的意義所在。其實我們不是最理想的創業團隊,因為專業與人脈都一樣,但我們有共同的價值觀。最重要的是信仰,不是宗教信仰,是對於自己做的事認同程度,這團結了創業團隊跟同仁,」鄭涵睿說。

圖片來源/綠藤生機提供

商業也可以做好事

「商業也可以做好事」的信仰,正是綠藤的核心理念。產品從原料到包裝都要環保、能回收,綠藤還與鄭涵睿的MIT同學創辦的Moringa Connect合作,遠赴非洲迦納以公平貿易方式收購辣木油,並提供預先融資給當地農民鼓勵栽種並保證收購,不僅打造出全非洲最大的有機辣木田,也讓台灣成為美國之外全球最大的採購國。

此外,綠藤還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合作,連續兩年在422地球日推出「綠色生活21天」的活動,推動自備環保袋、不用吸管、不用濕紙巾等等容易做到的日常環保,兩年來已經募集到7萬多個「綠行動」。

「有一說是連續21天做同一件事就會養成習慣。很多公司這只有CSR部門參與,但我們是公關、行銷、創意設計全部進來,這個網站做得比我們的產品頁面還好。我們希望在2020年前,幫台灣募集到百萬綠行動,」鄭涵睿很自豪地說。

老闆薪水比員工低

除了對環境好,對員工也要好。公司規定1/3的盈餘,一定用在分紅與員工福利上,但至於怎麼利用,則由員工提案,去年發放的年終,就讓員工很有感(鄭涵睿說不能透露發了幾個月!)此外,三個創辦人也有共識,他們的薪資與獎金,不能是公司內部最高的,希望建構一個比較平等的勞資關係。

「雖然我們有股份,但是不能變現,同事都知道我們幾個人的薪水不是最高,跟一般員工的差距也不太大,看到員工幸福我也很開心,」鄭涵睿說,「他們自己決定盈餘怎樣分配,我只要求買書都是免費,只要寫簡單報告就可以。」

經過多年的努力,綠藤從虧得很慘到營收破億、3人團隊變成員工約70人的公司,這樣算成功嗎?鄭涵睿笑著說,其實以世俗標準來看,他不能算成功,因為「36歲還在租房子」,而且「現在的年薪還比27歲時低」。但是,至少綠藤是一個有做到一件事情的團隊。

營業額高不是願景

「就是要讓更多人多在意一點點自己在吃、在用的東西,讓更多的人在意這對自己健康與環境的影響,世界會變得更好,」當賺錢不是企業唯一目的,財富也不是成功唯一標準,人生似乎更海闊天空,經營事業也更能有溫度。

「賺錢也很重要,但綠藤的願景不是營業額很高的那種,而是希望能成為台灣社會創新人才最先考慮的公司之一,並在公司治理、管理、顧客關係、對環境負責任的層面,都有可以跟別人分享的地方,」鄭涵睿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