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外,台17之西】祖墳上能不能蓋?太陽能的地方民俗政治學

Shutterstock

綁蚵串賺50元的雲林阿嬤,將無法耕種的鹽化土地租給太陽能廠。沒想到農地上發現祖墳,農委部說不遷墳就不能蓋。阿嬤只好擲筊,但祖先卻不回應……

就在8月初,公司同事撥了通電話給我,說農委會開放了農地上的祖墳(過去被認定為違法)可以施作太陽光電。我第一個想到的人,是現年88歲的蘇王客阿嬤,家住雲林縣四湖鄉廣溝厝。

我們在去年底拜訪蘇王客阿嬤時,路上颳著的東北季風依舊強勁。到了庄內進到阿嬤家時,只見阿嬤坐在矮凳上貫蚵串。這些蚵串每10到20串又成一束,這樣一束蚵串,阿嬤可以拿到50塊的工資。在雲林沿海一帶,蚵農仰賴這些手工製成的成束蚵串來寄生蚵苗。

「阿嬤,搏有杯無?」
「博杯博仨擺,攏唔杯,」蘇王客阿嬤低頭繼續串著蚵殼,阿嬤的頭臉都被布遮著,完全看不出她的表情。

農地可以有「違法」祖墳,但就不遷墳就不能蓋太陽能?

兩年前,阿嬤把她名下一分半的土地租給我們,她說土地已經鹽化,也種不出東西來,我們著手開發,進行電業法6大文件的申請。程序進行到邀請農政單位進行現場勘查時,我們應要求將現場雜草除去,赫然發現土地上躺著兩門祖墳。這一年多下來,阿嬤真心想遷墳,只是每每擲筊,都無法連續三次聖筊。

「祖先無願意,麥勉強啦。」在農委會開放的太陽能專區,都屬於一般農牧用地,而一般農牧用地當然無法允許墳墓的設置。但考量過去台灣人的風土民情,農政機關若發現農地上的祖墳,向來也不會強制要求遷移。但是當我們要在這片農地上安裝太陽能時,祖墳違法的存在,卻成了太陽能無法合法申請的原因。

所以,當我聽到農委會願意有條件開放廠商,在有祖墳的光電專區土地上安裝太陽能板,內心十分激動。政府真的看到了這些偏遠土地上的政策矛盾,然後想辦法去作出改變。不僅不必再去為難已經過世的祖先,也總算可以讓年事已高的阿嬤,能夠多一筆穩定安心的收入。

太陽能的地方民俗政治學

像是祖墳這種跟政策、在地民情、與綠能發展糾葛不清的「地方民俗政治學」,有時不免讓我們這樣的太陽能業者感到無奈。

幾個月前,我沿著台17縣一路從四湖鄉往口湖鄉開去。進到口湖鄉不久後,夕照映著成龍溼地粼粼水色開展在面前,很難不受這片靜謐的美好所誘惑。停下車在這片溼地的一隅,冬日剛過的這裡總會吐露初夏的氣息,到了傍晚,恰好的溫度十分宜人。不久,一旁有人靠近,走近一看原來是觀樹基金會在地服務人員王昭湄老師,她的身後有位騎著摩托車的大哥。

「Hi,QQ湄,」我聽當地人都這樣稱呼她,就這樣跟她打招呼。
「你怎麼跑來這裡?」她帶著微笑問著。

一年多前就在離成龍溼地不遠處的三合院,昭湄與我花了一整個早上交流了太陽能建置對於地方生態的影響,尤其是對於過境的侯鳥是否會造成干擾。昭湄的身形瘦小,說起話來也輕聲細語,很難想像她已默默在口湖當地推動生態、生活、生產之「三生農業」多年。當時她十分憂心,近期風行的光電專區緊鄰成龍溼地,未來的建置是否會衝擊候鳥棲息的環境。而我則是聽聞,有媒體報導觀樹基金會反對太陽能設置,因此希望有機會當面拜訪交流。

地方居民想靠太能陽賺錢,但卻只能苦等

那天近3個鐘頭的互動,我印象中的昭湄,是位信念與意志無比堅定的生態工作者,也常因與地主的想法相左而被威脅。儘管如此,她仍舊依循她的生態信仰與我分享,那時的我就知道,媒體所說的觀樹基金會強烈反對太陽能設置,著實是對堅持多年的她的貶抑與簡化。幾個月後,我聽聞在一場成龍村在地的公聽會中,昭湄打斷某位政治人物的發言,當著許多在地居民陳述,觀樹基金會從來沒有反對太陽能的設置。

「李大哥,這位是天泰能源的陳總,」昭湄向著摩托車上的李大哥說。
「你就是天泰能源喔?什麼時候要開工啦?我這幾棵植牙就靠你們公司了,」李大哥張開嘴,用手指比著沒了牙齒的牙床。

原來李大哥家的土地也在泡水,韋恩颱風至今30年了。他也將土地租給我們許多,殷殷期盼我們趕緊跑完申請流程,能讓他的土地重獲新生,與尊嚴。

他們接著聊起藝術季需要的竹子何時能送達,李大哥抱怨著運送問題與外國人不好溝通,昭湄時而回應時而聆聽,我則安靜看著夕陽餘暉如何將我們三人的影子長長拖進這片大地中。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陳坤宏

天泰能源集團創辦人與執行董事,為國內從事太陽能發電之新創公司,創立於2012年,致力於偏鄉畜禽農舍屋頂建置太陽能電廠,並開創融合農民、太陽能業者、與金融機構三方共贏的創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