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案例】偏鄉小孩來台北玩 有床卻不敢睡 背後原因讓人心酸

圖片來源:顏和正

作者:顏和正

中華電信與輔大主辦的網路課輔,由輔大學生一對一教偏鄉小孩,還帶小孩來台北玩,但小朋友卻不敢睡覺,不是因為怕生,背後原因凸顯出的正是台灣的城鄉落差。

週四晚上,輔仁大學的電腦教室熱鬧滾滾。從門口探進去,只見上百名大學生,人人頭戴耳機,專注面對電腦螢幕,手中滑鼠在螢幕上點擊移動。

這不是電玩競賽,而是輔大與中華電信共同推動的「伴你好讀」網路課輔,學期中每週二、四晚上,每次1個半鐘頭,透過視訊及網路設備,由輔大學生當「大學伴」,替偏鄉的「小學伴」進行一對一的課輔,中華電信則負責提供網路通訊與後端資訊平台的支援。

由輔大學生當「大學伴」,遠距替偏鄉的「小學伴」進行一對一的課輔。圖片來源/顏和正提供

「中華電信一直像是個好鄰居一樣,遠距課輔沒有他們的支持不可能做起來,因為最大的善,沒有工具也沒有用,」輔仁大學台灣偏鄉教育關懷中心主任呂慈涵說。

中華電信在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開始推動偏鄉教育服務。自當年年底開辦至2018年2月底止,課輔時數已逾7萬6千個小時,參加的單位包括屏東潮州少年城、高雄六龜天主堂、蘭嶼中學等11個偏鄉機構,有超過3千5百人次的大學伴,幫助過近2千百人次的小學伴,也有數10位小學伴順利升上大學。

以網路取代馬路

「縮短數位落差,是我們CSR的重要一環,我們不是捐錢,而是要善用中華電信的核心資源,以網路取代馬路,」中華電信公共事務處企業社會責任科科長曾志明說。

這項服務其實源自教育部的網路課輔計畫。輔大於2007年承接專案,先從台東開始做。曾志明在報上看到新聞,主動跟輔大聯繫,想了解中華電信能提供什麼協助。

「他默默出現在電腦教室,看我們的管理機制跟系統,然後跟我說,只要網路有問題,你就告訴我。剛好台東的學校網路連線不好,因此他們就幫忙把ADSL拉過去,」呂慈涵回憶雙方合作的緣起。

不光是教學,更重要的是陪伴

這個服務不光只是教學,更重要的是陪伴。呂慈涵說,很多偏鄉小孩可能因為隔代教養,或父母本身就有毒癮、酒癮或失業,讓小孩很難看到未來的可能性。「偏鄉缺的是陪伴,正、負能量互相拉扯,以前是色、現在是毒很猖獗,如果沒有伴的力量,不墮落也很困難,」呂慈涵說。

因此,輔大對於大學伴要求嚴格,連染髮都不准,因為他們不光只是教導知識,更要成為小孩的榜樣。除了用網路教學之外,他們也安排小朋友到台北參訪,跟大學伴實際的面對面,交通食宿全由中華電信包辦,當中也出現了很多令人感動的故事。

例如,有來自屏東的父母,因為不常回家鄉,跑來教室看小孩上課。也有離家多年的父親,知道小孩來台北,跑來教室外面看,父子相認卻無語,讓旁人看了心酸。也有小朋友住在中華電信的會館,卻不敢睡覺,不是因為怕生,而是因為自己從來沒獨自睡一張床,甚至房間還有衛浴。「他說因為床太好了,看著床竟不敢睡覺,孩子傻到我們心裡都難受,」呂慈涵說。

另類的大學生學習

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的陪伴,不僅讓偏鄉小朋友不孤單,也讓大學伴學習如何關懷,因為唯有當自己能看到他人的不足,才能更有同理心。「這是大學生另類的學習,透過教偏鄉孩子去認識台灣的社會資源、教育分配的問題,讓大學生去研究社會議題,」曾志明說。

不過,雖然中華電信與輔大很積極,卻也面臨不小的挑戰,因為社區的對口單位沒有正規老師,需要當地志工願意協助照顧課輔小孩,但是未必能持續。有時候,接受課輔對象有長期行為偏差,往往出口成髒,上課出席意願不高,這都對在地單位與輔大帶來很大的挑戰。

「做公益也要看KPI,跟輔大合作最好的事,就是全部有量化數據,而且他們還會盯著我,有期初、期中、期末會議都會報告狀況,只要看到課輔出席率不好的學校,呂老師就會叫我該去拜訪這些單位了,」曾志明笑著說。

即便有挑戰,中華電信與輔大仍舊相信這是值得做也應該做的事。「做這件事很困難,要把吃苦當作吃補,我們希望讓大哥哥姊姊像在教自己弟弟妹妹一樣,激發偏鄉的學習動機,也讓大學生學會如何去愛,」曾志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