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黃之揚:回收海廢變黃金 台灣到底行不行?

圖片來源:黃之揚提供

作者:黃之揚

海廢塑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該如何回收並重新利用,才能讓垃圾變黃金?

去年12月,在我們與印花樂設計公司共同舉辦的淨灘藝術節中,我們將淨灘搜集而來的海洋廢棄物(簡稱海廢)塑膠,交由大豐環保做塑料回收造粒。在活動現場中,我們特別挑出2號及5號塑膠,交由大豐運回廠房將其回收造粒、重新應用。

台灣的初嘗試

起初,大豐環保發現海廢議題在台灣逐年受關注,思考可以配合大豐既有的清運回收系統,協助不同淨灘活動事後垃圾清運,以確保這些廢塑膠能夠被妥善分類及再應用(部分淨灘回收到的海廢,因為辨識及回收不明,可能還是會送至焚化爐)。過程中,即便他們知道盈利的可能性很低,還是將這個專案視為企業的社會責任。

原本大豐環保就是在回收2號及5號塑膠,今年他們額外找了亞東創新公司回收1號塑膠。為了讓各個淨灘團體都能在海灘現場妥善分類,大豐還製作了海廢塑膠辨識手冊,讓淨灘團體依照手冊挑出能夠回收的塑膠。他們也曾計畫整合不同淨灘團體、討論出適合在淨灘現場辨識並回收的流程。

回收海廢的困境

有些塑膠在歷經海洋環境後、附著了沙、鹽分、甚至藤壺寄生,大豐還是實驗將海廢塑膠造粒,證實其品質與一般塑膠回收PCR(Post Consumer Recycle)的造粒不會相差太多。然而,要讓整個回收系統運作起來,依然困難重重,最大的痛點還是海廢塑膠的「量」和成本考量。

要配合每次的淨灘活動,將廢塑膠運至回收廠的運送成本即是數千、甚至上萬元,但所能蒐集到的量卻不成比例。一場500人以上的淨灘活動能撿拾的垃圾量,頂多1~2公噸,再將特定塑膠種類從中區分出,能回收的這3種塑膠估計只有1、2百公斤。相較起大豐環保每天處理的60噸回收塑膠量,這些少量的海廢塑膠在台灣難有經濟效益,也難以獨立開設回收流程,只能併入一般回收料一起處理。

海廢塑膠何處去

依照海廢目前的熱門程度,若是前端有穩定的海廢來源,應該找得到後端的廠商願意使用。但要將海廢塑膠造粒,在全球(包括台灣)目前難以形成經濟效益。僅有少數創造出經濟規模的案例,例如Parley設計公司。他們先是在馬爾地夫等地蒐集海廢塑膠,後續運至台灣造粒,才達到一定的海廢量。

海廢塑膠雖然「取之不盡」,但其實多半都已裂解為碎片,真正具有回收價值的塑膠並不多。圖片來源/黃之揚提供

如何將海廢再應用,一直是淨灘團體討論的方向。雖然常去淨灘會發現,海廢塑膠像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但細看其實多半都已裂解為碎片、或是難以回收的複合材質,真正具有回收價值的塑膠並不多。再加上上述所提到的各種回收和人力成本,台灣海廢回收,目前還處於一般回收或焚化處理,還有待更多資源介入。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