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入魂的台灣牛肉麵 是這個幫台灣奪下亞運獎牌的男人煮的

圖片來源:老外一品牛肉麵粉絲團

作者:顏和正

伊朗人阮大為煮出帶有波斯味的台灣牛肉麵,不僅征服台灣市場,還前進國際。不只如此,他還是將今年亞運最新競賽項目克拉術引入台灣的人,讓台灣選手拿下兩面銅牌,實力堪稱全球前五強。

【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台灣有許多外國人,透過不同的方式,為這片土地的人與環境的共好,貢獻一己之力。CSR@天下網站的「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將陸續報導在台外國人的故事,看看他們怎麼愛台灣。

這是一個典型的男孩愛上女孩、遠赴重洋定居台灣的故事。令人意外的是,從沒吃過牛肉麵的波斯人,卻在台灣開了一家牛肉麵店,還把新興的克拉術運動引進台灣,讓台灣在今年亞運多增兩面銅牌。

走進位在台北的「老外一品牛肉麵」店,會以為這是一家尋常的街角麵店。牆上的題字匾額,是傳統的中國書法,菜單一打開全是台灣人再熟悉不過的美食:半筋半肉麵、紅燒牛肉麵、清燉牛肉麵、各式小菜等等,嚐了一口湯之後,才會發現這家麵店不太一樣。

「其實我是真正的紅燒,所有食材都加入熬煮,但是我用的料有點不同,台灣一般湯裡面不太加的洋蔥、蒜頭、老薑、番茄都有,另外還有波斯香料,所以味道會比較香,不太一樣,」操著一口流利中文的伊朗人阮大為(Davod Bagherzadeh)說。

可說是台灣國民美食的牛肉麵,除了不吃牛肉的台灣人,幾乎人人都吃過,對口味也很挑惕。身為一個以前連牛肉麵是什麼都沒聽過的老外,阮大為在10年前開店後,很快就征服了台灣人的味蕾,開店一年後就在2009年台北國際牛肉麵節,選拔賽榮獲紅燒組第3名。

「這湯頭喝起來蠻特別的,有點辛香味卻很順口,而且不油膩,」一位顧客說。

波斯人讓台灣牛肉麵走到國際

不僅台灣人買單,國外觀光客也很愛來。有些是慕名而來,有些是計程車司機介紹的,包括中、日、韓、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有,還有客人在下飛機後第一餐就來光顧,環島一週要離開前最後一餐,也跑來這裡吃。

圖片來源/阮大為提供

他還跟著觀光局前往香港跟澳門,推廣台灣美食,一樣造成轟動,攤位前大排長龍。因為其他攤相對生意清淡,主辦單位還請他先暫停出麵,好讓其他攤位也有生意。「看到隔壁的另一家牛肉麵生意不好,我也覺得不好意思,還跟他們說我幫忙賣你們的,因為我們去不是為了賺錢,也沒薪水。觀光局補貼我們食材費用,一天只要固定出100碗就可以,主要是為了推廣台灣的牛肉麵,走到國際,我很喜歡,」阮大為說。

重質不重量,專注才有好品質

為何一個伊朗人,可以煮出如此誘人的台灣牛肉麵?阮大為說,就是專注跟品質。不像很多餐廳從魯肉飯到牛肉麵都賣,他的菜單上都是跟牛肉有關的餐點,包括麵與餃子等,雖然也有豬肉乾拌麵,但主要是為了不吃牛肉的客人。產品組合雖然不多,反而能專注在品質上。也會去其他牛肉麵店「打探敵情」的他直言,很多店的湯頭沒有熬煮很久,或是用中央廚房的料理包,一吃就知道。(延伸閱讀:復刻阿嬤味道 「我要把那個醬油自己釀、菜自己種的年代找回來」

「看是要醬油蓋過牛油還是牛油蓋過醬油,這個比例很重要,醬油加太多就沒有牛肉味,所以有些湯就是醬油水而已,」阮大為從湯碗中舀起一匙湯,展現出他的專業,「所以我不要什麼都賣,專注一件事就好,品質很重要,比量還要緊。」

今年44歲、來自伊朗首都德黑蘭的阮大為,18歲當兵退伍後,就離開家鄉到各地旅行工作,足跡遍及歐洲、非洲、與東南亞。24歲那年,聽到其他人說台灣不錯,連一句中文都不會說,就來到這塊陌生土地。一到台灣他就覺得這個地方不太一樣,原因竟然是這裡外國人比較少。他舉例說,在馬來西亞一下飛機,就看到很多不同國籍的人,台灣雖然也有外國人,但基本上還是以台灣人為主。

以生活為主的國度更吸引人

「這樣說吧,馬來西亞是以觀光為主,台灣則是一個生活的地方,」台灣的國際化程度相對低,卻反而變成是一個吸引力。(延伸閱讀:在台30年美國導遊揭秘 台灣最吸引老外遊客的不是美食

他透過朋友的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婆,一年之後就結婚,在台灣落地生根。一開始他先經營貿易公司,賣波斯地毯,但是運氣不好,倉庫淹水,經營幾年後只得把生意收掉。以前在伊朗曾當過廚師助理的他,決定開一家波斯餐廳,但是因為進口原料成本太貴,加上人工難找,做了兩年後就關掉。

前面的事業才剛結束,兩個月後他就開了牛肉麵店。因為,從一開始來台灣,他就愛上了牛肉麵。雖然以前從未做過,但是憑藉以往的餐飲業經驗,他順利開展出新事業。

「我很喜歡挑戰。就像會開車,給你March、或是福斯你都會開,只是有點不太一樣,需要做一些調整而已,我一開始抓不到燉牛肉的技巧,用掉一兩箱的肉之後,才抓到軟度、嫩度,不然會散開。還有我只用細麵,因為細麵會吸湯,麵粉味都不見,但寬麵咬的時候會有麵粉味道,」經驗讓生手也能變專家。

引進克拉術到台灣

除了是牛肉麵專家,阮大為還有另一項專業:克拉術(Kurash)專家。克拉術是源自烏茲別克、類似柔道的搏鬥武術,今年首度正式被列入亞運,台灣選手還拿下兩面銅牌。將這項運動引進台灣的人,正是他。

其實他曾是伊朗的柔道國手,來台灣後也曾參加過國內柔道競賽,拿下亞軍,因此結識了柔道界的人。2005年,有朋友跟他介紹克拉術,他覺得很有趣,就帶著當時的柔道學生前往烏茲別克觀摩,然後把克拉術引進台灣,讓台灣得以在今年在亞運競技台上,又在一個項目有好成績。

除了煮得一手噴香牛肉麵,阮大為還是克拉術(Kurash)專家。圖片來源/阮大為提供

目前他是國際克拉術協會的技術專家,因此印尼亞運時,他以這個身份擔任上場選手的服裝審查監督。「所有選手要上場前我都要看衣服合不合格,台灣選手都認識我,我也替他們打氣,其實本來有機會奪金,但是選手自己在最後幾秒犯了錯,」他在一旁感到惋惜。 

義務幫忙,只為讓台灣更強

他表示,其實台灣在這項下屆亞運還會繼續辦的運動中大有可為,目前有機會排在全球第五,跟烏茲別克、哈薩克、蒙古、伊朗、韓國等有得拼。為了持續推廣這項運動,他也義務幫忙,擔任中華民國克拉術協會底下台北分會的副理事長,要帶領台灣選手前往角逐更多的國際競賽,因此他也希望政府能給予更多的支援。

「中亞這些選手都是人高馬大,蒙古人吃肉,台灣選手卻只吃一個便當,怎麼比?以今年亞運來說,台灣若是對自己選手更好,成績還會更好,」他從旁觀察。

在台灣賣牛肉麵、在台灣推廣克拉術,不會思鄉嗎?偶爾幾年會回家鄉探訪的他笑著說,台灣實在是太方便的地方,雖然他不喜歡台灣人在街上亂丟垃圾的習慣,但是人生一半都在台灣度過,妻子跟兩個兒子也都在,他應該不會再回伊朗定居。

「我都已經拿了台灣身分證,我想我會在這裡一輩子了,」把異鄉變故鄉,其實心裡有牽掛的地方,哪裡都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