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愛心獲國際認證 公益指數排名亞洲第一

圖片來源:鍾士為

作者:夏露萍(Ruth A. Shapiro)、張嘉瑋(Vincent Cheng)/王茜穎(譯)

夏露萍(Ruth A. Shapiro)是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創辦人兼執行長,今年首度推出針對亞洲15個經濟體的公益指數,她將於9月28日受邀在2018年天下企業公民國際論壇發表演說。報名請上https://www.accupass.com/event/1808280812131916088614

7月12日,當日本水患進入高峰之時,慈濟基金會正在日本岡山縣發放食物和補給品。有關非營利組織如何在缺乏正式管道下,成為台灣軟實力的支柱和重要的外交工具,許多文章已多有著墨。

台灣對慈善事業和活動的投入並不侷限於國際事務上。一份新的調查結果印證了這項觀察,不管是在國內或國際事務上,台灣社會對慈善事業和慈善部門的支持既健全又活躍。

台灣對慈善事業和活動的投入相當多元,連修築步道都有不少志工熱情參與。圖片來源/陳德信攝

最近,提供研究與諮詢的香港非營利組織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Centre for Asian Philanthropy and Society)首度推出了公益指數(Doing Good Index)。該研究檢視了15個亞洲經濟體(包括台灣)中有哪些因素促進或阻礙慈善捐助和像是企業社會責任(CSR)與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等其他類型的私人社會投資。我們的目標是協助亞洲的慈善家、研究者與政策制訂者瞭解有哪些具體措施能刺激對社會部門的投資。在這篇2018年的研究中,台灣是得分最高的經濟體之一。這顯示了台灣慈善部門的成熟與活躍,只要採取一些相對簡單的解決方案,就能助其進一步發展。台灣亦有一些獨有的有趣特質。

歷史軌跡

民主化和快速的經濟發展促成了台灣慈善部門的發展與茁壯。隨著1980年代後期的民主轉型與1987年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社福團體(Social Delivery Organization,SDO)的數量暴增。1989年人民團體法實施,根據內政府統計,社福團體的數量因此在13年內(1987~2000年)從11000個增加到25000個。截至2018年7月,內政部登記有案的社福團體高達87969個。

1980年代也是台灣經濟轉型的關鍵10年。出口導向的經濟政策和私人企業的興起,開啟了經濟繁榮的時代。經濟成長提高了國民所得和生活水準,台灣從接受海外援助的受贈國,搖身一變為捐助國。中產階級和商人階級的崛起(包含高淨值資產人士在內)對慈善部門的成長貢獻卓著。

公益指數(The Doing Good Index)

公益指數有4套指標,涵蓋監管架構,稅收與財政政策,採購和社會生態系統。綜合這些指標,可檢視社會對個人和企業捐助的接受程度。計算總分後,所有的經濟體被分為四組。在15個亞洲經濟體裡,台灣、新加坡和日本並列得分最高的一組,提供最有利於公益事業的環境。

為何採用這4套指標?法規有兩個重要目的。首先,法規決定了一個機構取得合法性的難易度。慈善部門要能蓬勃發展,需要明確、易懂和有利的法規,以鼓勵慈善組織合法登記和運作。其次,法令有助於提高透明度和問責效果。慈善部門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我們所稱的「信任赤字」(trust deficit)。由於許多非營利組織沒有能力測量和傳達他們的影響力,亦無力解釋如何運用資源以實現它們的目標和結果,人們因此認定它們大多有所隱瞞。在亞洲,非營利組織在能證明自己的無辜之前,往往被先推定有罪。

台灣在監管方面上表現尚可。儘管有不少規範慈善與非營利組織的法令,國際非政府組織亦反映在登記時遇到官僚作風的障礙,83%接受調查的當地組織表示這些法規容易理解或態度中立。國際匯款雖有經濟成本,但並不難獲得政府許可。這尤其適用於具海外業務的台灣非營利組織,其數量估計約2000個。

儘管當我們跟慈善家會談時,他們說抵稅優惠就他們個人來說並不重要,但我們的研究卻顯示那些誘因確實重要。我們認為這種情況有兩個原因。第一,錢就是錢,很少有人會放棄補貼,尤其是當它唾手可得。第二個原因是亞洲獨有的文化現象。多數的慈善家都是商人,他們傾向與政府合作,而非作對。台灣跟亞洲其他地區一樣,企業的慈善工作往往和政府的目標和計劃一致。

在稅收與財政政策的指標上,台灣表現極佳。台灣對個人和企業提供100%的賦稅補貼。83%的受訪者表示容易很申請抵稅,遠高於亞洲平均的57%。在我們的指數中,台灣是針對遺產捐贈提供免稅優惠的4個經濟體之一。

活躍和成熟的生態系統

在公益指數的表現上,台灣的政策雖然高於其他經濟體的平均水準,但真正讓台灣發光發亮的是其生態系統的指標。生態系統意指社會對慈善、公益事業和其他類型的社會投資的接受傾向。台灣在生態系這項上表現傑出。我們怎麼看出來的?

其中一套指標是關於社福團體的公司治理。平均86%的亞洲社福團體設有董事會,但在我們調查的台灣社福組織中,100%皆有董事會。78%的台灣社福團體表示他們的董事會成員擁有企業經驗。我們認為這點很重要。如前所述,許多非營利組織缺乏幫助他們提升組織透明度、問責和評估影響力的能力。任何優秀的企業都能找到會計、財務規劃、組織發展、策略規劃等能力,但這些能力在非營利組織中往往十分短缺。讓擁有這些能力的人擔任非營利組織的董事會成員,對取得這些重要工具大有助益。

企業社會責任和慈善獲獎是另一套重要的社會指標。極富聲望的年度「天下CSR企業公民獎」,見證了商界對其企業社會責任計畫的關注和用心。另一套重要指標是大學是否提供了非營利組織管理、慈善與社會創業的相關課程。台灣多數大學都有類似課程。

台灣人普遍接納個人應該參與慈善事務。在2014年,台灣有1150個擁有超高淨值資產的人士,總身價超過1950億美元。根據2014年台灣公益責信協會的估計,2013年的捐款金額為17.5億美元,佔GDP的0.37%。這些捐款大多來自個人。儘管我們難以精準地比較台灣和其他亞洲經濟體的數字,多數人認為台灣的數字高於亞洲平均,若台灣的數字正確的話,那幾乎是區域平均的兩倍。這雖是個好消息,但切記美國的慈善捐贈相當於GDP的2%,所以台灣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刺激社會創新的跨界合作

整個亞洲對社會企業和影響力投資的興趣高漲。社會企業必須維持商業經營又兼具社會影響力的。影響力投資一詞則指對社會企業的投資。根據我們的調查,94%的受訪者表示對台灣社會企業的興趣大增。事實上,台灣擁有23家企業拿到B型企業(B-Corp)的認證,在所有亞洲經濟體中高居第一,佔亞洲82個B型企業的1/4以上。中國和韓國各有9家,遠遠落後於台灣。這些B型企業中包括了曾尋求並獲得國際認證的企業,它們必須遵守嚴格標準和規範。在台灣,王道銀行、台灣好漁、和食藝餐飲,帶頭示範了企業如何一石二鳥(利潤和社會影響力),甚至三鳥(利潤、社會、環境)。

台灣政府一直致力研擬新的法規,以對社會企業提供部分補貼。這些討論迄今尚未促成新的立法,但台灣政府積極的財政支持,對社會企業部門的發展具有強烈的指標性意義。根據聯合行銷研究公司2017年的調查,有36.3%的社會企業受訪者表示獲得政府補助。除了台灣政府對社會企業積極的財政支持,如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的社企創投基金,更多來自私部門、慈善家的資金已經或即將到位。這些都是台灣社會企業部門衷心感激的命脈。

最後一點:採購。雖然「採購」一詞聽來索然無味,但其重要性來自以下理由。當政府向非營利部門採購商品或服務時,提供了持續的收入來源,降低許多非營利組織預算上的不確定性,並為獲得合約的非營利組織提供了正當性。從許多面向來看,台灣政府更像是個合作夥伴,而非慈善部門的監管者。自1997年金融危機與伴隨而來的嚴重失業問題,福利方案和服務的需求大幅增加。經濟衰退促使政府在社會服務和就業政策上進行改革。基於過去的夥伴關係,台灣政府開始將社會服務外包給社福團體。例如,台灣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有一半的總預算來自政府合約,內容是提供殘障人士的相關服務和計畫。

在台灣,第三個好處是創造台灣非營利組織和軟實力外交的雙贏。在政府經費的加持下,台灣的社福團體得以在國際舞台上發揮超越自身的力量。根據隸屬於外交部下的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會,台灣的社福團體提供人道救援,並在糧食生產、綠色能源和公共衛生等重要議題上做出全球性的貢獻。

那有什麼壞消息嗎?

只有一點點。公益指數採用了5分量表。但即便是包含台灣在內,表現最好的經濟體,都沒有超過4分,代表還有進步空間。在監管方面,可調整現行法令,以便登記註冊和遵守政府的指導原則。在稅收方面,讓國際匯款更加容易,並取消稅收補貼的收入上限。儘管台灣目前確實對個人和企業提供100%的稅收補貼,但補貼上限分別設在收入的10%和10-25%。

有誰參與慈善部門是最大的挑戰。8成的受訪者表示難以招募到技術純熟的員工。73%說台灣人普遍認為非營利組織應當領取較低的工作薪資。這代表最優秀、最聰明的人在規劃職業生涯時,往往不會選擇非營利部門。或許對社會企業的興趣和參與能減輕這個問題,因為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受到激勵,試圖利用商業來解決社會問題。台灣的社會部門無疑正在蓬勃發展,社會各界投身參與,通力合作,實為我們所有人的榜樣!


BOX:用公益指數拚公益
拚經濟,我們有許多經濟指標。那拚公益呢?

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在今年首度推出公益指數,從監管制度、稅收與財政政策、社會文化生態系統、政府採購共4個面向來檢視15個亞洲經濟體,是否提供有利於公益事業部門發芽與茁壯的沃土。

台灣和日本、新加坡並列第一屆公益指數冠軍,香港、南韓、菲律賓、馬來西亞等7國其次,中國、印度和巴基斯坦表現尚可,印尼和緬甸則敬陪末座。

這套公益指數可作為各國政府、非營利組織和慈善機構「拼公益」時自我檢視和互相學習的重要工具。「若政府能制定對的法令、政策和稅收優惠,這將提供一個神奇配方,讓亞洲(的公益事業部門)躍進,並最大化每個人的貢獻。」夏露萍說。

根據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的估計,要實現永續發展目標需要每年投入1.4兆美元的經費,倘若各國能制定適當的監管和稅收政策,亞洲慈善家可望挹注5000億美元。

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計畫每兩年更新一次公益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