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許家偉:台灣21家企業入選DJSI創新高,但得分卻降低,為什麼?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許家偉

今年有21家台灣企業入選DJSI創新高。突破10家花了14個年頭,但從10增加到20家,僅花了4年時間,說明企業對永續評比愈來愈重視。但,投資人也重視嗎?得分降低又是為了什麼?

入選DJSI的那刻開始,總有一個問題令企業疑惑:「投資人或資本市場在乎嗎?」

一份針對「投資反應」的國外研究,分析來自27個國家入選DJSI世界指數的企業,追蹤過去17年數據,探究新增、剔除與持續入選DJSI的事件,公司是否受到投資人或資本市場的關注或反應[註1]?研究發現,當DJSI公布年度評選結果的訊息時,投資人關注程度是比較有限的;但對於長期入選DJSI企業,研究證據表明是受到投資人所重視。

台積電已經連續18年入選DJSI,如要探究企業永續的投入是否受到資本市場的關注,台積電應該是最具指標性的企業。當前,國內企業仍都維持連續入選DJSI的紀錄,但獲得產業領導者(Industry Leader)第一名的家數,這幾年僅維持兩家。日月光半導體則是連續3年(2016~2018)穩坐半導體及設備產業的領導者,台達電(2018)、中鋼(2017)與友達(2016)也曾是榜上的領導者。

2018年台灣企業參與DJSI現況。林宛慧製圖

入選突破20門檻,效應持續擴大

今年入選家數來到21家,除了南亞科與台新金控是第一次入選外,群創光電則是自2015年後重新歸隊。回顧過往,台灣企業走了14個年頭,入選家數才突破10家;但從10家增加至20家,僅花了短短4年時間。這改變似乎說明企業對永續評比認知趨同,且同業競合與國際機構投資人關注,提高參加意願。

國內入選DJSI世界指數企業來到12家的新高紀錄,出現4家新面孔,除了群創屬於電子業外,國泰金控、第一金控、與台新金控都是金融業天下,進步幅度很快。

金融業入選家數已增加至6家,在這個高度競爭CSR的產業,檯面下其實還有公司參與DJSI,未來金融業入選家數可能還會創新高。另外,南亞科入選是否會牽動台塑集團對於DJSI的投入,走上國際永續評比之路,值得關注。

得分普遍下滑,DJSI大動作調整制度

今年應該是企業收到DJSI最多通知信件與訊息的一年,從2月就發布題組的調整,以及對於資訊公開的強制要求。接著在5月,又針對媒體與利害關係人分析 (Media and Stakeholder Analysis, MSA)的評分方法[註2],做出大幅調整的說明,看出DJSI對於資訊公開的透明度,以及避免重大爭議影響入選名單的公正性,做出變革,維護評比的可信度。

上述的改變,是導致許多企業成績下滑的原因之一。今年MSA評分的改變,的確有企業受到蠻大的影響,對於得分衝擊甚鉅。在題目調整上,公司治理、稅務策略與氣候策略,實為前3個改變最多的題組。

高階薪酬仍是公司治理的重頭戲

公司治理表現一直是多數台灣廠商的痛處,今年得分更是普遍下滑,從過去的50~70分左右,降到30~50分。主因仍是國內制度原本就與歐美不同,以及今年DJSI對於公開資訊的強制要求,讓評分更加嚴格。這個題組今年新增3個小題,包括政府持股、家族持股與特別股和對應的投票權。基於DJSI為一個投資機構的角色,這樣的題目其實並不令人意外[註3]

這個題組同時也修改3個小題,主要著重在高階薪酬的部分,DJSI強制要求須公開相關資訊,促使極少數國內企業公開揭露單一高階經理人的實際薪酬金額,一改過去年報以級距揭露形式。從國際標竿企業做法來看,除了揭露高階經理人實際薪酬外,還要明確地提供與薪酬連結的KPI,永續最好也是KPI的組成。

稅務策略納入有效稅率

這個題組幾乎是年年調整,今年接續去年的要求,除要求針對主要營運據點所在的國家別或區域別進行營收、營業利益及繳納稅額外,新增要求比較法定稅率、實際(有效)稅率以及產業平均稅率,並提出相關說明。這個新增的題目明顯代表投資人/投資機構,愈來愈在乎對於稅務產生的相關風險,不論是聲譽風險或是法規上的風險。
 
今年國內有些企業嘗試發行英文版稅務報告,揭露在各營運所在地的營收、營業利益與繳納稅額。一來是符合DJSI對公開揭露的強制要求,亦可展現對營運所在地所創造的社會價值,但對某些較為保守的企業而言,公開揭露是個挑戰。

氣候聚焦TCFD,策略、風險與高階薪酬是重點

過去氣候策略題組,多數企業容易得到90分、甚至是100分的滿分。今年要維持90分以上,需要下點功夫。題組本身就是高度連結CDP問卷,今年聚焦氣候財務揭露TCFD (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題組增加「情境分析」的小題;管理獎勵、策略、科學減量目標(範疇1與2)、內部碳定價與低碳產品減排計算,則為微幅調整的題組[註4]

題型調整勢必對得分帶來影響,由於「情境分析」與「內部碳定價」主要影響的產業散佈在銀行、保險、多元金融服務、鋼鐵與航空等產業,對於國內多數產業影響仍不大。洞察國內金融業的CSR報告書,已有企業導入TCFD、情境分析與承諾科學減量目標。然而,回歸氣候治理的本質,別輕忽高階經理人薪酬與氣候績效的連結,才是影響的關鍵。

「長期」是企業永續的精神,單一次的入選或被剔除於DJSI指數之外,皆不能片面斷言企業永續的推動是成功或失敗。如同研究指出,持續入選DJSI永續指數,才能受到投資者的青睞。

資料來源與註釋:
[註1] Hawn, O., Chatterji, A. K., & Mitchell, W. (2018). Do investors actually value sustainability? New evidence from investor reactions to the Dow Jones Sustainability Index (DJSI).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39(4), 949-976.
[註2] 每個題組都有一個MSA,委由RepRisk公司蒐集企業是否有爭議事件,按照事件的嚴重程度評估對題組得分的影響。過去,MSA與題組本身各有一個分數,今年最大的改變在於MSA的得分會與該題組的得分相乘。假設「行為準則」題組有嚴重爭議事件,當MSA是0分時,該題組得分可能是0分。
[註3] 部分資料為東南科技大學i-Sees企業永續管理研究中心陳昇鴻博士所提供
[註4] 陳耀德,2018年,2018 CDP氣候變遷問卷–TCFD趨勢下的轉型挑戰。
[註5] DJSI 2018 Review Results. 
[註6] Hsu, C. W., & Chang, D. S. (2017). Investigating critical organizational factors toward sustainability index: Insights from the Taiwanese electronics industry. Business Ethics: A European Review,  26(4), 468-479.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