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劉世慶:商管教育的交叉路 朝往斯巴達還是雅典?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劉世慶

商管教育只要教如何賺錢就好嗎?近年商管教育逐漸典範移轉,從斯巴達式朝雅典風格邁進。這是怎樣的新思維?

在近10幾年來,全球的商管教育被深度省思,主要原因是每隔一段時間,全球便會發生不少衝擊社會的商業負面新聞,特別是2000年左右,一連串發生在華爾街的事件。這類事件中牽涉到的企業高階主管,大部分是畢業於頂尖商學院的高材生,具備良好的商業知識,皆能設計出十分創新的商業方案為公司帶來豐厚收益,但也由於忽略了企業倫理思維,使得這些看似十分創新的商業手法,背後都潛藏著相當高的倫理風險。

安隆公司的前財務長法斯陶(Andrew S. Fastow)在幾年前曾到台灣演講,內容便談及在商業世界中,僅遵守法規有時可能是不夠的,畢竟商業世界中存在著許多灰色地帶,對於這類頂尖商業人士來說,總是會有辦法找到裡面的漏洞,因此內心的倫理原則便是最後的把關防線。

在亡羊補牢猶未的認知下,晚近全球知名的商學院,紛紛開始省思商管教育的意義,在課程中放入更多倫理、企業社會責任元素,用以讓未來的企業從業人員,除了能為企業創造利潤外,更能全盤考量社會繁榮與永續。

雅典城邦 vs 斯巴達城邦

近來,幾位國際知名的商學院教授,聯合發表了一篇研究[註1],用古希臘的兩個城邦——雅典與斯巴達——做了現今兩種商學院進路的對比,從歷史的脈絡中,提供給位在十字路口的管理教育一個借鏡。

商管教育的發展,跟這兩個城邦有何關聯性呢?歷史上,這兩個城邦在許多制度上都是對照組。例如,斯巴達是專制的寡頭政治,以軍事武力見長;雅典是民主制權,以哲學、文學、藝術、數學的發展來取代軍事訓練。在教育理想上,雅典城邦追求培養全人教育;斯巴達則是培育專業技能為主。如果將兩個城邦的走向與現今商學院結合,則可以做以下的比喻:

因此,在早期許多國際名校的商管教育,偏重於斯巴達進路的課程設計,因此畢業生雖具備良好的商業專業知識,但卻缺乏全盤性的考量。

從斯巴達回到雅典

現今全球許多商學院,也慢慢將船從斯巴達開回雅典,在培育學生專業知識與學生品格中找尋平衡點。例如在課程中,融入更多提升學生倫理思維能力的課程,或直接將企業倫理或企業社會責任開成必修課程。

有些大學在很早已經開設類似課程,像是加拿大的西門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在2011年時便已經有「企業社會責任認證學程」(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ertificate Program),如要拿到認證,需要上與商學有關的課程外,也需要上環境有關的課程,像是「環境經濟學」(Environmental Economics)、「全球資源」(World Resources);跟哲學有關的課程,像是「道德哲學議題」(Topics in Moral Philosophy);還有跟政治有關的課程,像是「全球政治的發展中國家」(Developing Countries in Global Politics),修完課之後須到企業的CSR部門實習,並完成有關的小論文,才能夠取得認證,這CSR認證也將能協助尋找到相關的CSR工作。

回到當今的台灣的商管教育,也有越來越多商學院開設企業倫理、CSR課程,這也讓未來欲成為商管人士的年輕學子,除了斯巴達城邦的專業訓練外,也多了一種成為雅典式教育的選擇。

參考資料
[註1] Murcia, Maria Jose; Rocha, Hector O; Birkinshaw, Julian. 2018. Business School at the Crossreads? A Trip Back from Sparta,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50 (2),579-591.
[註2]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ertificate Program (Simon Fraser University), retrieved from HERE.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