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風暴後走上絕路,華爾街財務長用第二人生幫弱勢找回生活平衡

圖片來源:Getty

作者:黃敦晴

10年前金融海嘯中被罵臭頭的華爾街財務長,10年後卻極力推動弱勢族群的生活與工作平衡。是補償前過?還是浴火重生?

10年前,當大家抨擊金融風暴跟華爾街時,她常是眾矢之的。

曼特拉(Erin Montella)在2007年底、41歲的時候,登上雷曼兄弟財務長的位子,成為華爾街地位最高的女性主管。當時的她,出現在各種媒體、投資人會議,不斷告訴大家,雷曼兄弟的財務跟營運有多麼穩健。她自陳,當時義無反顧,視工作為最重要的事,享受作為華爾街搖滾巨星的光環,彷彿站在世界之巔。

2008年6月,雷曼兄弟公告第二季虧損280億美元,她黯然下台,雷曼兄弟也在3個月後成為歷史。

10年後,當各界回顧金融風暴,《華爾街日報》披露曼特拉的近況,特別引人注目。她自陳,現在的生活完全跟2008年的自己唱反調。她在去年跟丈夫、朋友共同成立了「生活平衡基金會」(Life Balance Foundation),在過分重視工作的社會中,提醒生活平衡的重要性,甚至幫助無力取得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弱勢族群,實現生活的平衡。

Callan: The pitfalls of a workaholic from CNBC.

哈佛大學畢業、曾當過投資銀行家的曼特拉非常清楚,工作與生活平衡,有很大一部分是取決於主管的態度與企業文化。尤其是華爾街,有種隱性的風氣,鼓勵超長工時與週末加班,甚至生完小孩2個星期就回到工作崗位,即使可以合法休假照顧小孩,仍有不少女性不得不放棄假期,以工作為第一要務。他們在雇主的工作期待和自己的生活需要中,徬徨、猶豫、或需要有人為他們說話。

另外還有一群人,因為經濟上的需要,雖然可以合法休產假、育嬰假,卻寧願放棄,被迫趕快回到職場賺錢。他們需要平衡、多一點家庭生活,但是負擔不起。

絕路後的第二人生

女兒才3歲的曼特拉,走過瘋狂的工作生涯,也經歷過回歸家庭的生活,更清楚母親能夠在孩子出生後的幾個月休息與照顧嬰兒,對母親復原與孩童成長的重要性,因而決定募款,在明年開始提供這樣的弱勢族群經濟來源,讓他們放心的休產假,「如果這些家庭可以在孩子出生後有個好的開始,長期就有更大的可能性可以致力於生活平衡。」

這樣的反思,是曼特拉走上絕路後,贏回的第二人生。

雷曼兄弟財務長的工作,讓她獨自面對各方壓力,即使已經離職、或是公司倒閉,仍常受輿論的質疑與攻擊,甚至有許多子虛烏有的指責和傳聞。當時她已經從事其他金融業的工作,但是人們仍然沒有忘記那個先前捍衛雷曼兄弟的她。

「我很沮喪,傷心、憤怒全糾聚在一個準備爆開的鞭炮,」在2008年聖誕夜的前一晚,她吞下大量的安眠藥,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被救回一命後,她徹底退出華爾街,也漸漸被人遺忘。

2013年,臉書的營運長桑德柏格(Sheryl Sandburg)出版《挺身而進:女性、工作、及領導意志》(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一書,鼓勵女性勇於坐在會議前方的位置,勇往直前,不要為了家庭犧牲工作。

受過切身之痛的曼特拉在此時,再次出現。

她在《紐約時報》為文「工作之後,還會有生活嗎?」(Is there life after work?),描述自己過分讓工作主宰人生、以及生活平衡不容易的現實體悟與代價。她承認挺身而出、勇往直前,是她在職場成功的重要原因,「但是我也開始了解,我是短線做空自己。我還算聰明、有能力、也很有活力,不需要這麼極端。」

工作之後,還會有生活嗎?

這篇文章被許多媒體轉述,也獲得許多讀者肯定。她因而備受激勵,決定寫下自己的回憶錄《圓滿:向前挺進太多後的回歸之路》(Full Circle: A memoir of leaning too far and the journey back)。故事的起承轉合,比《挺身而進》更精彩,詳細描述她一路積極進取的成長經歷、如何全力投入工作的窘迫生活、以及在金融風暴前後的心路歷程。因為工作成了她的全部,她最後在工作與自己的價值間迷失,包括在高齡經歷多次人工受孕失敗的苦楚等代價。如果不在那個工作的位子上,自己是?自己的價值又是什麼?

在這本書出版前,她接到一通等待已久的電話,雷曼兄弟的總裁福爾德(Richard Fuld Jr.)跟她說,當年不該讓她一個人單獨面對所有的媒體跟投資人。她感謝他打了這一通電話,也因為這一通電話,讓她能夠放下心中多年的紛壤與糾葛,讓華爾街生涯在她人生的篇章完全落幕。

過去的傷心落幕,現在的曼特拉為別人的人生展開精采的序幕。常有年輕女生對她說,羨慕她努力全心工作20年後,可以海闊天空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她要告訴大家,不管男性還是女性,現在就可以做工作之外、其他該做的事,甚至幫助弱勢實現工作與生活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