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西方國家做得好 亞洲CSR的5種創新模式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王穎芝(整理)

許多人認為CSR來自西方,其實亞洲企業也創意十足,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CAPS)創辦人兼執行長夏露萍(Ruth A. Shapiro)在天下CSR國際論壇上分享亞洲5種創新模式,足以成為世界榜樣。

傳統型CSR不外乎捐贈財物,以中國聯想集團為例,一般都是捐贈電腦,當如汶川大地震這類災難發生時就改為捐贈善款,雖然沒什麼不好,只是屬於比較傳統的方式,行動上缺乏整合性策略。

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創辦人兼執行長夏露萍在《CSR@天下》邀請下,來台分享亞洲的5種CSR創新模式。圖片來源/許育愷攝

但是,亞洲CSR行動其實發展得相當蓬勃,CAPS就觀察到5種非常成功的創新模式,值得廣為傳播。以下是夏露萍演講摘要:

一、協助非營利組織提升運作能力(Build capacities of NGO)

我們都知道,非營利組織往往不太懂會計,缺乏策略規劃,甚至架設不出好的資訊系統,這些都是企業擁有的技能,我非常喜歡的CSR作法之一,就是企業和非營利組織分享自身資源,幫助他們永續經營並擴大影響力。

例如,台灣大哥大2017年與數個關注老年人的非營利組織合作,協助開發出「防走失智慧手環」,透過具有GPS定位功能手環,協助家屬盡快找到走失的老人家,手環也能即時通知相關單位,讓非營利組織更有效率運作,是非常優秀的案例。

二、共享價值與提升商業包容性(Shared value and inclusive business)

企業做CSR也會希望提出雙贏策略,中國信託就發現,自家業務很難接觸到較貧窮的弱勢族群,於是推出微型貸款「信扶專案」,讓許多人能以低利貸款創業脫貧,中國信託自然也多了許多客戶,從定義來看,社會永續發展程度確實提高了,誰能說這樣不算CSR呢?

中國信託的微型貸款「信扶專案」,不僅能幫助弱勢脫貧,自己也多了許多客戶。圖片來源/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

菲律賓的馬尼拉自來水公司也有類似案例,他們發現有人從管線中偷水,害得偏遠地區無水可用,於是每隔一段距離就雇用一名守衛看守管線,增加了工作機會,偏遠家庭也終於可以使用較便宜的乾淨水,公司業績也成長3%,是企業跳脫框架思考的絕佳案例。

三、「自己來」公益(“DIY” philanthropy)

除了台灣之外,很多亞洲國家的非營利組織並不擅長建立信任感,不懂得宣傳行動成果,企業因此不太願意與之合作,企業會認為「我們有計劃專員和捐助管道,也知道哪裏需要幫助,為什麼不自己來呢?」

緬甸大型企業YOMA就是如此,大家可能不知道,緬甸近70%地區還沒有供應電力,YOMA公司便派出自家員工,在偏鄉學校的足球場架設LED燈,有了電燈後村民開始在晚上活動、做生意甚至開課,社區生產力都提升了!有趣的是,YOMA選擇的鄉鎮都是員工的老家,員工因此成為被村子視為英雄「帶來光的人」,員工對公司更加忠誠,因此YOMA在緬甸聲譽極佳。

四、助社會企業立足(Establishment and support SE)

另一個新興模式是幫助社會企業,社會企業近年很「潮」,各式各樣的社企不斷出現,但成功比例相對很小,台灣社企數量比很多亞洲國家加起來還多,但是大多數還是失敗了,企業可以在此好好發揮。

尼泊爾大型商業集團喬杜里(Chaudhary Group)經常幫助社會企業立足,喬杜里旗下一間公司是南亞最大的麵食製造商,和許多弱勢族群女性一起開發烘焙食品,帶領她們了解原料、採購、行銷等等,和喬杜里合作的社會企業成功率非常高。另一個案例,熱愛健行的喬杜里集團主席曾發現一條鮮有人跡的美麗山路,便派出旗下旅館的管理人才深入路徑,在沿途6個村莊共成立了6間旅社,不只捐助傢俱和原料給當地經營者,也教授他們如何招攬遊客和營運。

五、發展社企「生態圈」(Ecosystem development)

許多企業做CSR時只著力在單一面向,有些人則考慮更多,例如南韓三大財閥之一的SK集團,執行長崔泰源跟很多其他韓國企業家一樣曾經入獄,但他出獄後承諾盡力促進社會進步,於是SK與南韓頂尖的科學技術院(KAIST)合作開設社會企業MBA學程,培育社企人才;SK內部也成立專門部門,負責協助監管與評估其他社會企業,總花費超過1200萬美元。

南韓SK集團與南韓科學研究院合作,開設社會企業MBA學程。資料來源/SK社會企業家中心

SK嘗試在南韓建立「社會企業的生態圈」,從人才培育、財務和指導訓練多方下手,讓社會企業更蓬勃發展,崔泰源為自己贏回良好聲譽,也重建政府信任度。

除了上述模式,亞洲仍有許多有趣案例,例如在菲律賓和印度,很多私人單位會協助訓練政府,幫助政府更有效推行教育、衛生或農業政策,這也是亞洲的獨特現象,在其他地區很少出現。

台灣近年對CSR的興趣不斷成長,CAPS數據顯示,2015年台灣CSR專案比2014年多了2.5倍,成長相當驚人。台灣企業也積極和國際社會連結,例如台達電加入國際減碳計畫 We Mean Business,保證以科學方式實踐減碳;大江生醫則是台灣第一間加入國際環保倡議RE 100的企業,承諾100%使用再生能源。

亞洲CSR的諸多成功,都是企業跳脫框架思考、找出雙贏模式的創意點子,希望這些善行繼續下去同時,也能大力傳播優良策略,讓政府、企業和大眾更了解如何有效面對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