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蘇威傑:受人幫助後這樣做,將會創造出巨大社會效益

Shutterstock

助人為快樂之本,但是如果受助者連聲謝謝都不說,下次你還會想幫助人嗎?最新研究發現,只要受助者能夠這麼做,就能創造出更強大的社會效益。

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中都會需要別人的協助,不論是不是有直接的對價關係,但我們受人之惠之後是否都會誠摯的表達感謝之意,卻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做到的事情,很多人會將對方的協助當作理所當然,或是其本分內之事。

學者對於受助之後有沒有表達感謝之情做了一些研究,主張受助者的感激之情有助於施助者更願意去幫助別人,因為助人者受到他人感謝時,會體驗到更強的自我效能(self-efficacy)及社會價值感(social worth),進而產生幫助更多人的外溢效果。

助人可讓自身的能力獲得肯定

幫助別人有時候並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非簡單的舉手之勞,因為當我們在決定要不要幫助別人時,心中會思考自身的能力與才能、方法等不確定性,而猶豫是否真的要幫助他人,所以當受助人表達感激可減少助人者之前的擔憂。感謝傳達也向助人者提供了正面反饋,因為助人者可在該活動中獲得自身能力或才能認肯的機會,因而會更願意投入時間和精力從而滿足助人者。

從社會價值的角度來看,表達感謝也可讓助人者感受到他人的重視。心理學家認為每個人都有被他人重視的需求,這也是一個人存在社會當中的基本的價值感。當人們體驗到自己的社會價值時,他們就越會去關心和尊重他人。因此受助者傳達感謝之意時,也提供助人者具體的證據或機制,讓助人者可以清楚地體驗到自己的社會價值,促進其更進一步向善的社會行為。

學者做了兩個實驗去驗證上述的論述。實驗一是請受測者去修改一個虛擬學生Eric的求職信,並讓Eric回信要求繼續幫忙修改文件,總共有69位受測者參加了這個實驗。這個實驗的受試者分為兩組,感謝組的受測者(共35名)在收到的回信中會先表達感激再要求協助,控制組的受試者(共34名)則是收到的回信僅要求繼續協助,信中沒有提及任何感激之詞。實驗的結果是,受到感謝的實驗組受測者繼續幫助Eric修改第二次求職信的比例約為66%,信中未提及感謝的控制組中的受測者僅33%願意繼續修改求職信。

助人可讓自身感覺對社會有貢獻

作者另外招募57名受試者進行第2個實驗,和上述實驗一樣,學者請這些受測者幫忙修改虛擬學生Eric的求職信,然後請Eric回信給這些受測者表示收到修改的建議,其中有29位受測者為感謝組(實驗組),另28位為沒有收到感謝的受測者(控制組)。隔了一天之後,學者虛構了另外一個學生Steven寄信給這57位受測者請他們協助修改求職信,結果發現實驗組的受測者有超過一半的人(55%)回信協助Steven修改求職信,然而控制組僅有約25%的人願意幫忙。學者更進一步的分析,真正讓受測者願意更進一步幫助第三者不是自身能力的被肯定,而是自己感受到價值,自己可以為社會做出一些貢獻。

這個研究可以給我們兩個啟示,首先是當我們受人之助時,不要忘了表達我們的感激之意,不管對方的幫助是多麼微不足道或理所當然,這可以讓助人者的能力的肯定,可增加對方未來幫助你的機會,你的感謝也可助人者感到自身價值的提升,進而更願意幫助更多需要協助的人。

你的小小感激之意,將會有大大的社會效益。

參考文獻
[1] Grant, A. M., & Gino, F. (2010). A Little Thanks Goes a Long Way: Explaining Why Gratitude Expressions Motivate Prosocial Behavior.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8(6), 946–955.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蘇威傑

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國際經營與貿易學系副教授。研究專長為企業社會責任、公司治理,以及策略管理。關心企業管理層面的社會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