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人物誌】新加坡總裁推森林保育 被台灣震撼

金百利克拉克台灣區總裁潘賜敏(左三)來自新加坡。對他而言,推動環保不僅是公司的政策,更是他個人的切身體驗。 圖片來源:金百利克拉克提供

作者:顏和正

生產舒潔的金百利克拉克,近年極力推廣FSC認證。這是什麼認證?為何金百利克拉克台灣區的新加坡裔總裁,都親自帶隊到動物園推廣。台灣給他最大的文化震撼,又是哪件事呢?

【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台灣有許多外國人,透過不同的方式,為這片土地的人與環境的共好,貢獻一己之力。CSR@天下網站的「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將陸續報導在台外國人的故事,看看他們怎麼愛台灣。

「你看,這是人面蜘蛛,很漂亮吧,我女兒看了很興奮呢,」金百利克拉克台灣營運總裁潘賜敏,拿起手機上的照片說。

9月初,潘賜敏帶著120名的公司志工與家屬,來到新竹寶二水庫參加林務局舉辦的年度小花蔓澤蘭清除活動,因為這個外來種植物對本土生態有很大的破壞力。這是生產舒潔、靠得住等知名品牌的金百利克拉克,連續第7年參與除蔓行動,而且員工報名的速度比參加家庭日還快,通知一發出就秒殺。

「我們不強迫員工參加,但這個活動很有趣,除了環保之外,也可以帶家人去,從2012年開辦以來,已經有愈來愈多員工參加,」潘賜敏說,「對我來說,我也能有機會見到許多平常不常見到的公司員工。」

FSC衛生紙代表紙漿原料永續

這不是金百利克拉克唯一的環保行動。事實上,這家台灣的衛生紙龍頭用的紙漿原料,都已獲得森林監管委員會FSC(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的認證。金百利克拉克總部在2008年要求各分公司都採用FSC永續負責任的林木紙槳。2009年,舒潔品牌在台灣推出第一包有FSC認證的衛生紙,2011年起,舒潔全系列與其他的品牌,也百分百全面採用FSC紙漿。

「台灣是我們集團中第一個達到這個目標的市場,」潘賜敏說。

FSC是國際最嚴謹的森林認證,通過驗證的產品代表使用的木材原料來自於栽培林,而非濫砍濫伐的森林。跟近年來備受矚目的塑膠或空污等議題相比,森林保育在台灣的聲量相對微弱,加上FSC這個非營利組織在台灣沒有分支單位,導致一般消費者對FSC並不熟悉。因此,推廣FSC的任務,就成為金百利克拉克的企業社會責任(CSR)活動主軸,希望讓更多人理解森林保育的重要性。

推廣森林環保概念已成為金百利克拉克的CSR主軸。圖片來源/金百利克拉克提供

他們跟環保團體合作開發教材,從2011年開始進入小學,透過遊戲來推廣森林環保概念。每年舉辦20場,累積有7000多名老師與學生上過課,連香港的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都派人來台觀摩。

CSR對生意是好事

這兩年,他們還走出校園,到新竹與台北動物園舉辦推廣活動。「動物其實是受到森林濫伐影響最直接的族群,連家都沒有了,所以我們去親子都愛去的動物園,要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親自帶隊去動物園推廣FSC的潘賜敏說。

對潘賜敏來說,推動環保不僅是公司的政策,更是他個人的切身體驗。幾年前他住在新加坡,因為印尼砍伐雨林產生了嚴重霧霾,讓新加坡飽受空污之苦,他甚至還跟老婆商量是不是暫時先不要讓女兒出門上學。後來,新加坡政府宣布只要沒有拿到FSC認證的紙類產品,一律不准上架。金百利克拉克率先提出證明,有些對手就只能因此下架。

「企業影響的不只是一個人,大企業影響的甚至是一整個國家。我們這樣做,從全球公民的角度來看,是一件好事;從生意角度來看,也是好事,」潘賜敏說。

父母是印尼華人、從小在新加坡長大、後來去美國念書工作、最後又回到新加坡定居的潘賜敏,在去年加入金百利克拉克,就直接外派台灣。小時候曾隨家人來過台旅遊的他,對台灣並不陌生。不過,因為工作而定居台北,更讓他得以更加認識台灣,尤其能在短短時間內就上山下海,更讓熱愛大自然的他,愛上台灣。加上台灣人很友善,連他不會說中文的韓裔阿根廷籍的老婆,也很快就融入本地生活。

「我也很喜歡新加坡,不過新加坡沒有山,比較單調一點,台北市區就有山,要去海邊也很快,這點很棒,我家人也都很喜歡台灣,」潘賜敏說。

限塑是文化震撼

雖然不是台灣初體驗,潘賜敏倒是有個出乎意料之外的「文化震撼」:嚴格的限塑做法!他回憶剛到台灣時,去超市買東西並未自備購物袋,去了才發現跟新加坡不一樣,台灣的超市已經不提供塑膠袋,讓他感到意外。

「台灣在環保與垃圾分類這些上面做得很好,現在我跟老婆去超市,都會自備購物袋了,」在工作上積極推動環保的潘賜敏,笑著說在台灣的生活也更環保了。

被問到金百利克拉克是否也考慮從包裝上進行減塑,潘賜敏說其實他們之前也曾研究過採用生物可分解的塑膠包裝,不過因為政府沒有回收政策,因此他們還在研究可以怎麼做。

「能不能用再生塑膠來包裝呢?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們倒要來好好研究看看,」就像衛生紙是日常必需品一樣,從推動森林保育到減塑,推動環保永續顯然也是企業的必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