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森林 王村煌專欄】自掏腰包7千萬 他讓台灣登上世界頂峰

2014年布羅德峰(海拔高度8,051M)台灣首登成功。 圖片來源:歐都納提供

作者:王村煌

台灣運動品牌歐都納董事長程鯤花了7千多萬,培育台灣登山好手完登世界七大高峰,有人說他傻,有人質疑他藉此來打知名度,但他這麼做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20世紀90年代,台灣登山界開始了海外的攀登熱潮,遠征隊也成功登上了世界最高的聖母峰,大大振奮了人心。然而1996年的聖母峰大山難,卻突顯出台灣需要更多具高山攀登基礎訓練和救援能力的好手。

2005年,一家企業為了實現「讓世界看到台灣」這個想法,並改善國際登山界對台灣登山隊的看法,啟動了「七峰登頂攀登計劃」,有系統的出資、訓練、籌備台灣登山史上第一次的完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登頂。4年後的2009年5月19日,3名隊員成功登上聖母峰頂,我們的國旗又站上世界之巔。(延伸閱讀:在台30年美國導遊揭秘 台灣最吸引老外遊客的不是美食

2009年5月19日登頂聖母峰(海拔高度8,848M),成為台灣第一支完登世界七頂峰登山隊。圖片來源/歐都納提供

世界七峰完登之後,企業繼續投入「8000米同學會」訓練計劃,每年除了籌辦全學期的海外遠距離攀登訓練課程,還透過攀登獎助金徵選,鼓勵年輕一代的登山者跨出舒適圈,勇敢前往國外攀登,扎根未來,多年來花費已經超過新台幣7000萬元。

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這家企業並不是我們所熟知的大型公司,而是一家本土中小企業「歐都納」。

「八千米同學會」高海拔攀登訓練營,推廣更安全、專業的探險精神。圖片來源/歐都納提供

有傻勁跟使命感的公司

歐都納是一家依舊在台灣設廠生產的運動休閒用品品牌,面對的都是The North Face、ARC'TERYX等世界級競爭對手。在台灣特殊的消費文化裡,即便品質不輸給這些外來品牌,但消費者的選擇仍然有很多的名牌迷思。

有人說歐都納董事長程鯤傻,也有人質疑他用世界七頂峰攀登隊來打知名度,程鯤不以為然地說:「這是一個使命,我希望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能插在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峰頂。完成當然加分,但在當時有誰知道是否可順利完成?」

歐都納除了傻勁和使命感之外,更是一家非常有趣的公司。這家成立於1975年,從製造跨入品牌的傳統產業,有很多不傳統的做法:為了鼓勵員工參與志工,鼓勵夥伴走出戶外運動,編定了志工假及運動假,只因為程鯤相信運動會帶給同仁快樂,挑戰性運動更會建立起夥伴的革命情感及同理心。

每年9月學校開學之前,他一定會親自寫信感謝同仁在國小國中讀書的子女,除了給每位學生5千元獎學金外,最重要的是感謝他們的父母親為公司辛勞工作與貢獻,也鼓勵學生要用功讀書,不忘給父母一個擁抱,或大聲對父母說出「我愛你」。

「因為愛可以讓力量更強大,」程鯤說。

50年前就泛舟的前衛家庭

這樣一位熱情溫暖,常常笑開懷的董事長,是什麼樣的家庭環境跟成長背景,讓他擁有這樣陽光的特質?

程鲲想起他的祖母:一位丈夫早逝,獨立撫養4位小孩長大成人的彰化助產士。個性鮮明、具俠女性格的祖母,雖然沒有能力給一家人優渥的生活條件,但卻將健康樂觀、喜好運動的觀念帶給了全家人。他一直記得從4歲開始,就跟著家人泛舟、浮潛、爬山、釣魚、野餐,在民風保守的50多年前,可是非常前衛的家庭。

他也一直記得祖母退休後,為了地方網球隊出國比賽的旅費,毫不猶豫地就從辛苦一輩子的20萬台幣退休金中捐出1萬多元來贊助。「這應該是很早的運動賽事贊助吧!」程鯤繼續笑著說。

不發國難財,跟社會共好

歐都納感動人心的事不只是世界七大洲頂峰計劃。早在921地震隔天,全台灣急需帳篷睡袋,經銷商猛打電話要求進貨的時候,歐都納選擇不發國難財,而是捐了3大卡車的帳篷、睡袋到災區,用低於成本的價格賣給災區救難隊及標準價格經銷商,非災區則暫時停止供貨。

2003年SARS時期,全台灣口罩大缺貨,程鯤原想到市場上購買口罩送給員工及員工家人,但跑遍台灣中部卻買不到,只有很貴很貴的N95口罩。他立刻決定停止排汗衣的生產線,轉而用最高等級的光觸媒纖維生產口罩,免費送給跟歐都納有關的員工、供應商、顧客等利害關係人,只希望這些和公司一起努力的人,能夠平安度過那段台灣最辛苦的時間。

歐都納長年贊助各項戶外活動體育賽事。圖片來源/歐都納提供

從最溫暖的員工關懷開始,到善盡企業社會責任,適時挺身而出,甚至扛起台灣下一個世代登山人才的培養責任,程鯤總是謙虛地說是董事會及股東的支持,還有員工認同才可能讓這些事情發生。看著這位熱情又有使命感的董事長,我彷彿也看見他童年時溫暖的陽光,還有使力量強大的愛。

《延伸閱讀》
無私分享認證法 他讓台灣防水衣與國際接軌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