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現場】舊金山科技大亨 為這樁公投案槓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王茜穎

大選綁公投,美國也一樣。在11月初的美國大選,加州「遊民稅」公投引發科技大亨互槓,有CEO願意加稅,有人卻極力反對。這場對「企業社會責任」的公投,結果是什麼?

人們喜歡說,選舉是選民的智力測驗。11月6日,美國加州舊金山的期中選舉合併公投,儼然是企業的「良心」測驗。

選票上的「C提案」(Proposition C),又被暱稱「遊民稅」,鎖定舊金山最富有的企業(年營業額破5,000萬美元,約15億台幣)加徵約0.5%營收稅。通過後,每年可望獲得2.5~3億美元,挹注快速縉紳化下的遊民和住房援助計劃。

舊金山是Uber、推特、Airbnb等科技新創的總部,Google、Apple、Facebook亦近在咫尺。這裡的億萬富翁人數,高達全球第三。

房價飆漲,從未見過的殘酷

科技與金融業的移入,致使房價飆漲。光是一房公寓,每月租金平均要3300美元(約10萬台幣),房價中位數更高達160萬美元(約4940萬台幣)。去年,一位聖荷西州立大學的兼任教授被發現跟丈夫和兩條狗住在車上,她說灣區的高房價迫使她以車為家,引起輿論嘩然。

根據最新統計,舊金山約有7500人流落街頭,包括1200個家庭。平均每30個學童,就有一個無家可歸。每晚,緊急庇護所的等待名單上有超過1000人。無處可去的人們,在公園裡、大樓前、城市邊緣搭起帳棚。今年初,目睹舊金山的巨富和貧窮,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獨立報告員法哈(Leilani Farha)說:「這裡,有著我從未見過的殘酷。」

遊民稅通過後,市府的遊民預算將提高一倍。依規劃,一半經費將用來增加5000個無家者的永久住房。另外,亦將增加超過1000個庇護所床位。約25%提供遊民的心理健康服務,15%協助或補助剛淪落街頭或可能失去家園庇護的人,讓他們得以保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屋頂,10%投入設置緊急庇護所和公衛設施。

解決遊民問題也是企業社會責任?

很意外地,C提案最大的支持者,居然是舊金山最大的企業雇主——雲端服務供應商Salesforce的共同執行長貝尼奧夫(Marc Benioff)。身為第4代的老舊金山人,他個人掏出200萬美金,公司再投入500萬美金,鼓吹民眾支持一個每年將對公司多收1000萬美金的增稅公投。

「是的,我們是一家支持對我們徵稅的企業 - 因為我們是這個社區的一部分,而我們的社區正陷入危機。」貝尼奧夫說。他以「企業的社會責任」為題投書《紐約時報》,指出「C提案是對企業在我們的社區,乃至國家裡應該扮演什麼角色的公投。」

顯然不是每個企業主都這樣想。身兼推特(Twitter)與電子支付系統Square執行長多西(Jack Dorsey)和同是電子支付系統Stripe執行長的科里森(Patrick Collison)紛紛金援反對陣營,多西跟貝尼奧夫還在推特上論戰,一場地方公投演變成全國版的科技大亨殊死鬥。

反方論點大致如下:
•    我繳的稅難道還不夠多嗎?
•    不公平,為什麼我(電子支付)要繳比較多?
•    企業快生存不下去了。
•    恐將造成企業出走,引發失業問題。
•    那是政府的問題。
•    問題不是政府沒錢,是沒效率。
•    缺乏完整使用規劃。
•    錢不能解決遊民問題。
•    怕會吸引更多遊民來。

他們的殺手鐧是「你看,連市長都表態反對」用來打擊正方的正當性。今年6月剛上任的舊金山市長布里得(London Breed)最大的政見之一,就是改善遊民問題。但,長期用減稅優惠吸引科技業(包括推特)進駐的舊金山市府怕得罪資方,造成布里得說的「企業總部帶著工作機會,出逃到灣區的其他城市或外州」。

貝尼奧夫重砲回擊:「她(市長)要我個人捐贈(800萬美元)興建一座遊民庇護所,因為她沒現金了。這就是我們現在需要更多錢的明證。」「她認定C提案是一個她擔不起的風險。」布里得和市府對此沒有做出回應。

加稅等於逼迫企業出走?

根據舊金山市府自己的經濟分析辦公室的評估,鎖定巨富企業增稅0.5%對地方經濟影響極微。市府經濟學家伊根(Ted Egan)估計,企業為了逃稅而將部分工作外移,對未來20年就業成長率的影響只有0.1%,約損失725至875個職缺。

多西在推特上抱怨新稅制不公,遊民問題應該交給市長就好了,並暗示這是在逼他出走。貝尼奧夫回嗆多西:「在我們的城市,CEO@Jack的推特和Square創造了500億的市值和60億美元的個人身價,並拿了中部市場區(Mid Market)的特殊減稅優惠。他個人和公司到底為我們的遊民計劃、公共醫療和學校做出多少確切的回饋?」

今年川普簽署美國30年來最大稅改法案,大砍聯邦企業所得稅,降了15%,受益最豐的就是大企業和富人。「相信這些企業無法負擔總收入的0.5%來幫助解決我們社區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非常荒謬的。」貝尼奧夫補刀,「他只是不願意給罷了。」

到底,企業和CEO有沒有社會責任?

「1980年代,當我還在念商學院的時候,學校和過去無數有抱負的企業家和管理者教我 - 企業只要顧好企業。」貝尼奧夫的投書寫道,「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提高自己的利潤。」

但事實上,企業無法置身度外,除非他們把城市當成免洗筷,用完即丟。

企業不是只要照顧股東而已

「企業真正的威脅來自遊民危機,」他說,「一家大型醫療機構近期取消在舊金山的會議,原因是其會員覺得我們的街道不再安全。旅館和餐廳業者日益憂心遊客不來。若員工無法安全的走路上班,公司對於是否進駐可能也會三思。」

「只有當我們的社區成功時,公司才能真正茁壯成長,」他說除了利潤和股東,「我們還必須對更廣的利害關係人負責:我們的客戶、員工、環境,以及我們工作和生活的社區。最富有的企業和企業主該挺身而出並回饋給我們之中最弱勢的人。」

C提案成功獲得了6成選民的支持,可是事情還沒完呢!反對方抨擊該公投結果未過加州州憲法要求的2/3門檻,將尋求法律行動,推翻公投結果;支持方則舉市檢察官辦公室對近期加州最高法院判決解釋的備忘錄,認定由公民發起的稅改公投只需過半,一場訴訟風暴正在形成。訴訟恐怕曠日廢時,但街頭的人們和家庭有多少時間能等待?對此,貝尼奧夫預告將提供全國性的法律團隊跟他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