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夢想】種香菇還是種神木?社工界的「五十道陰影」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張正

你知道社工有所謂的「回捐」慣例?薪水福利已經不高的社工,還得被「強迫樂捐」。但是,社工不是志工,他們也需要保障,該怎樣打破社福界的「五十道陰影」?

澆水澆了兩天,我向南投社工工會買的「太空包」,就洶湧地冒出一朵朵香菇,趕緊收割。自己種的香菇沒灑農藥,洗都不洗就燙來吃,鮮嫩甜美。

不過,可不是每件事都能這麼容易收割。像我任職的一起夢想公益協會,今年就做了一件吃力不討好、沒啥可「收割」的案子。

社工圈的「回捐」

去年(2017年)年初我到一起夢想上班,開始頻繁拜訪各地社福單位、接觸第一線社工。但是,每當看著社工彎腰蹲低好聲好氣照顧身心障礙老幼殘窮,聽著社工苦笑著描述如何以最少的經費做最多的事,我總感覺,他們的言談似乎迴避了什麼,他們的笑容籠罩著陰影。

直到2017年底參加NPOst公益交流站的年會,聽了桃園社工工會陳新皓慷慨激昂的演講,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社工臉上的陰影來自於朝不保夕的勞動條件,以及有如幽魂般徘徊在社工圈內的「回捐」,意即社工每月的薪水裡,會有幾千元的薪水直接被扣下來,「回頭捐給」發薪水的社福機構(延伸閱讀:張正:別讓社工薪水默默「被回捐」

這場演講給我的另一個驚訝則是:原來社工有「工會」?而且,全台各地已有8、9個由社工組成的工會,成立好多年了。(你要不要承認你也不知道?)

我一方面懷著「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一方面對於自己先前的無知感到愧疚,覺得應該做點事。

五十道陰影系列講座

一起夢想的本業是替中小型社福單位募款,然後將所得款項全額轉交受助者。我們自己的運作經費,則來自消費者在GOMAJI等多家電商所捐贈的發票,扣除人事行政之後若有剩餘,便可依據章程執行「辦理各類公益課程、講座,提升大眾公益知識,培力公益人才」的任務。

於是透過桃園社工工會,我們快速聯繫了全台9個社工工會及籌備會,探詢2018年一起辦活動、辦講座的意願。希望藉由公開活動,將社工圈內的種種不合理,讓更多像我一樣對社工狀況無知的社會大眾知道。

雖然一起夢想支付主要費用,但是策劃議題、邀請講者意願等等講座主軸,還是要麻煩社工工會的夥伴動腦筋。幸虧這些甘冒大不諱、願意自我剝削挺身投入社工工會的社工,知道一起夢想願意贊助之後,沒有不答應的。

於是,馬拉松一般、遍地烽火的「社服業的五十道陰影」系列講座,從春天一路講到秋天。

社工即志工?

不過,社工議題真的很難引起一般大眾的青睞,「社工即志工」的刻板印象真的很難扭轉。

這頗類似平時募款遇到的困難。捐款者通常希望「直接」幫助,希望親眼看到受幫助的對象(眼睛大大的小孩最佳),這是人性,無可責難。至於誰來適當安排、合理分配這些善心善款?雖然需要為數眾多並以此為業的「社工」居間穿梭,但是捐款者的角色類似消費者,沒有傷腦筋的義務。

一系列的講座,除了首場以「黯淡社工頒獎典禮」為名發表問卷調查結果、直接點名哪個縣市的社工最血汗,稍稍讓各縣市政府緊張、得到媒體小小的關注之外,後續的講座多半欠缺新聞性,即使現場討論熱烈,終究只是社工圈內圍爐取暖。

往好處想,這系列講座至少讓各地社工工會成員多見了幾次面,見面就有機會串聯,串聯就比較有力量,有力量就能改善社工的勞動條件,而社工的勞動條件提升,理論上也就能提供弱勢族群更完善的服務,積極修正社會的歪斜與不公。

但是不得不承認,這樣的支援很「間接」,沒甚麼明顯成果可「收割」,我自己也有點氣餒。這終究不是澆水兩天就會長出香菇的太空包。難道我們在種神木?也許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