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捐款20億,為弱勢兒童成立蒙特梭利幼兒園,為什麼?

Seattle City Council

全球唯一財富超過千億美元的亞馬遜創辦人兼執行長貝佐斯,屢被選為世界最具影響力的人。在行善路上,他的標準是要解決短期急迫、又可以有長遠影響力的事,獲選的是,為窮孩子提供蒙特梭利學前教育。很多人問為什麼,原來首富的成長故事裡有洋蔥……

這個美國人,跟我們很有關係!

美國電子商務網站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是全球唯一擁有12位數美元財富的人,屢被《彭博商業週刊》、《時代週刊》、《福布斯》等國際媒體選為最具影響力的人物。

他經營的事業,從摸得到的食衣住行育樂用品(亞馬遜什麼都賣)、無現金超市,到摸不到的新聞輿論(他在2013年用個人名義收購知名度與影響力兼具的《華盛頓郵報》),甚至帶你去外太空(他投資的藍源公司Blue Oringin正探索開發外太空旅行)。在全球化下,很少行業不受他的影響。

現在,他開始關心弱勢家庭和教育議題。在今年9月份,亞馬遜的股票一股超過2,050美元、總市值跟著蘋果電腦的腳步超越一兆美元後,他沒有忘情慶祝,而是在個人推特帳號上宣布,要跟太太麥肯西(MacKenzie Bezos)一起捐出20億美元,成立初日基金(Day One Fund)。

20億初日基金,把弱勢孩子當客戶寵愛

初日基金分成 兩個部分,一個是初日家庭基金(Day One Families Fund),實質獎勵幫助無家可歸者的非營利組織;一個是初日學業基金(Day One Academies Fund),著力學前教育,將在低收入地區成立蒙特梭利式幼兒園,並提供全額補助。

初日Day One,是承襲自貝佐斯的創業信念。亞馬遜總部的大樓,名字就叫做Day One,提醒自己與員工,要永保創業第一天的心態,以客戶為核心。貝佐斯在推特中自陳,初日學業基金支持的幼兒園,營運的原則跟亞馬遜的創業初心一樣,要全心聚焦客戶,把孩子當成客戶一樣寵。

貝佐斯在推特上引述愛爾蘭詩人葉慈的話:「教育不是裝滿一桶水,而是點亮一把火炬」。那麼,是什麼點燃了貝佐斯的這一把火呢?

貝佐斯沒明說,但從他的成長經歷,不難窺見一二。

1964年出生、摩羯座的貝佐斯,是名校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生,還曾是華爾街跨國投資管理公司D.E. Shaw & Company最年輕的副總裁、資深副總裁。這履歷看似金童人生,但他其實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出身「類」高風險家庭

貝佐斯的母親生他時,還是個青少女,只有17歲。幸好貝佐斯的母親家境小康,曾任職於原子委員會的外公很早就退休,外公、外婆一起投入,幫忙照顧貝佐斯。在他4歲時,母親嫁給來自古巴的移民,於是他跟著新家庭,從新墨西哥州搬到德州。這些歷程,看起來很有可能淪入當今定義的「高風險家庭」,一不小心就可能走偏,其中也必定各種艱辛和情緒百感交集。幸好他的外公外婆一路扶持,直到他搬離外公外婆家,也還常回外公外婆家、跟他們一起度假,沒有受到流離之苦。

在德州,他進入學前教育,接觸的就是蒙特梭利教育。

蒙特梭利式的學前教育,讓3到5歲的孩子混齡共學,內容自由但又嚴謹,讓孩子在實境中自由選擇要進行的「工作」,而非間接學習。例如,他們不是用幼兒玩具學扮家家酒,而是用真實的玻璃杯喝水,孩子會學到,如果不小心,杯子就會破。在教室內,孩子還有很多其他的「工作」可以自由嘗試,例如木工、針線活,但都是真槍實彈。

實際上,蒙特梭利的發跡,就是源於在義大利的低收入地區,因為大人要工作賺錢,孩子沒處去,而在女醫生蒙特梭利(Maria Montessori)指導、資源有限的幼兒園中,這樣嘗試與展開。

蒙特梭利傳到美國時,原來是比較富裕的家庭才能支付。不過在貝佐斯成長的時代,有許多中南美洲移民父母也投入蒙特梭利學校,希望藉此促進族群融合。但可以想像,他們很難獲得慈善捐款與協助,營運並不容易。

蒙特梭利教育,點燃發明魂

貝佐斯血緣上雖是美國人,但他的繼父15歲時從古巴移民美國,他也在這個時代潮流下,接受了蒙特梭利教育。他天生就愛動手拆解與研究,在外祖父母家時,就曾經拿螺絲起子拆解嬰兒床。進入蒙特梭利學校後,更是如魚得水,甚至被注入更多鼓勵與啟發。他的母親曾說,他在蒙特梭利學校從事活動時,實在太熱衷、全神關注了,老師有時得強制把他拎起來,到下一個活動去。

他在成長的路上不斷發明新東西。例如,自己在房門裝警報器,不讓剛會走路的弟弟們進入他的房間,還有各種玩具,甚至包括機器人。後來,他的繼父還把車庫讓給他,成為他的工作室。這些體驗成為他後來在車庫創立亞馬遜的啟發之一。

蒙特梭利的影響力,並不是只在貝佐斯身上發酵。《華爾街日報》曾經用「蒙特梭利幫(Montessori Mafia)」形容一群矽谷創業人士。因為除了貝佐斯,還有Google的兩名創辦人、推出多款模擬遊戲,帶動電腦遊戲革命的Maxis創辦人萊特(Will Wright)、維基百科的創辦人威爾斯(Jimmy Wales),都接受過蒙特梭利教育。Google的佩吉(Larry Page)還曾將成功的原因之一,歸功給幼年時蒙特梭利教育的自主學習,引導他們走向一條不同的路,啟發了創新與創業精神。

「在蒙特梭利的環境中,每個孩子有一定的自尊,不管身家背景,他們能感受到自我,知道他們是誰,」研究蒙特梭利教育的維吉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莉萊德(Angeline Lillard)說,每個孩子都應該能擁有這些。

只是,經歷了50年,蒙特梭利教育還是很難便宜的普及。目前美國約有5,000所蒙特梭利學校,學費一年甚至要3萬美元,但其中只有一成是公立的,而且要成立這樣學校的成本,一個教室至少要耗費2萬5千到5萬美元,真的得來不易。

解決短期急迫、發揮長遠影響力

關心無家可歸的人,關心弱勢的學前教育,免費供應昂貴的蒙特梭利,初日基金服務的對象,彷彿映照貝佐斯的成長初日經驗,知道這些要素符合一向樹立高標準的他,對於「解決短期急迫、又可以有長遠影響力」的要求。

不過,各界對首富,也有高標準的期待。

他的財富超過1,500億美元,但是有人抨擊在亞馬遜工作的條件不好,緊張、忙碌、低薪,於是他宣布,給第一線、倉庫員工最低15美元的時薪。

也有人認為,他宣布的20億美元初日基金計畫,相較於他的身價,實在是九牛一毛。因為財富位居全球第二的比爾蓋茲(目前財富約967億美元),光是在打擊瘧疾、結核、愛滋病等努力,就已花費超過358億美元;巴菲特在2006年宣布要將財富捐給蓋茲基金會時,當時就已價值300億美元;臉書創辦人兼執行長的佐柏格在2015年宣布要將99%的臉書股票捐出時,當時也價值450億美元。

不過,貝佐斯的腳步也才剛開始。2017年時,他曾在推特廣徵建議,問大家有什麼解決短期急迫又能有長遠影響力的慈善項目。這一次,他在推特中回應,收到大大小小的建議,他都有仔細看,初日基金的20億美元,只是剛開始。

他也有遠大的志向。他認為,他投資太空基礎建設有助人類的文明與發展,投資《華盛頓郵報》有助於民主推展,他在財務方面的捐贈,也協助致力在癌症治療、移民學生、大學獎學金、婚姻平權……等領域的努力與創新。

而在眾多建議中,雀屏中選的下一步是什麼,大家跟他一樣引領期盼!

(本文轉載自《親子天下》

【推薦閱讀】
孩子的教育與幸福,是世上報酬率最高的投資
老師,您可以當我家人,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