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黃之揚:全台15億個免洗杯環保危機 他們用這個方式找到解方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黃之揚

愛喝飲料的人很多,知道免洗文化背後問題的人也不少,但是會深究問題、思考解決方法、甚至以創業來解決問題的人,就是青瓢,一家環保容器租賃服務公司。

我們生活中用最多的,在海裡也最多。據統計,台灣人一年製造15億個飲料杯,在荒野保護協會2018年ICC(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海洋廢棄物監測報告中,相關的垃圾如吸管、外帶飲料杯,也各為本年度海廢數量的第3及第6名。

除了後端垃圾處理及海洋廢棄物,外帶飲料杯也涉及前端的能源及資源消耗的問題。即便如此,單純以限塑政策強押於現狀,容易造成民眾不便和反彈,配套措施還是必須。為解決這個問題,青瓢環保杯租賃系統以公司型態問世,提供可重複杯碗餐具的租賃,讓消費者方便租用、取代一次性使用用品。

圖片來源/青瓢提供

找到便利和環保的平衡點

青瓢最初發想者是林志龍,隨後他找了鄭文普與朱怡錚創立公司。對志龍而言,環保思維的萌芽在大學時代看完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後,接續看了幾部環境相關的紀錄片,意識到人類現下的行為,終將影響到未來的環境。其中,特別是塑膠的問題。

志龍很快將減碳、減塑內化為自己的價值觀。然而,愛喝飲料的他,時常還是會碰到忘記帶環保杯出門、或是裝了飲料就不能裝水的的狀況。他也坦白,這時他會向便利性妥協,選擇使用免洗杯。

從自身經驗出發,他知道:要解決自己和他人的環保問題,他不希望環保生活是以責備、叨叨絮絮的方式來表達,而是能提供便利的解決辦法。便利與環保很常在兩極,但也不一定總相違,當便利性達到一定程度時,就可解決一次性飲料杯的問題。(延伸閱讀:路跑後一定垃圾成山?這場路跑省下近12萬個免洗杯

用理念度過創業維艱的過程

在租賃成本比免洗容器還要高的情況下,起初一兩年,青瓢的商業模式其實不容易。即便如此,我還是看著志龍他們接下一場場大型、小型活動,許多場次親力親為到場提供租賃服務。直到近一兩年來,民間和政府推動的減塑和限塑政策,青瓢受到越多邀請,從企業或政府的活動、學校園遊會、路跑、音樂祭等活動,相較去年成長了3、4倍的活動量。

圖片來源/青瓢提供

面對青瓢逐漸上手,志龍坦白說,青瓢沒有硬體上的優勢,但關鍵其實在資源整合上。另外尚有許多眉角如設備、串連、活動單位溝通、押金、遺失風險承擔等,其實都是青瓢花上數年「熬」出來的經驗。同時,他們也持續跟不同合作單位建立連結,企業、老師、活動方口耳相傳,接連找上門。(延伸閱讀:紙杯不環保,德國人一小時用32萬個,他們怎麼解決?

對我而言,青瓢是個難度很高的創業。因為它在滿足需求前,還要創造需求、教育消費者,這些都並非一蹴可幾。我問志龍是怎麼堅持,他覺得一切好像又回到當初「看見問題」時的起心動念:「我一直在想對於經濟和物質的追求,到底是為了什麼?價值又是什麼?好像在知道越多事情後,心裡的天秤就改變了。」

這讓我想起羅振宇在跨年演講《時間的朋友》說的「你永遠也不能再哄睡一個覺醒的人」。在看見環境議題後,他們不把問題交由他人處理,用創業解決。

《延伸閱讀》
自備隨行杯 貪心還是環保?
英國擬徵「拿鐵稅」 星巴克外帶紙杯要付費
海廢塑膠太震撼 18歲青年開發「不用瓶子的洗髮精」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