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劉世慶:賭博道德嗎?博弈產業的CSR負責任社會學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劉世慶

博弈產業被認為是「罪惡產業」,但近年來賭場積極轉型,跨足娛樂業,也推動CSR,就是為了翻轉原罪。他們怎麼做呢?

2018年第七屆世界企業倫理會議在澳門與香港舉行,許多論文接地氣探討賭場CSR議題,這些傳統上被歸屬於具爭議性的「罪惡產業」(Sin Industry),像是博弈、菸草、酒精、槍枝等產業,因可能與社會規範、傳統價值、宗教習俗有所違背,或可能引起社會負面衝擊的產業,社會形象通常不太好,除了道德基金會避開投資他們外,社會也會更加監視這些產業中的企業作為。對於這些產業中的公司來說,CSR是相當重要的,因為實踐CSR將能夠提供它們在社會營運的正當性(Legitimacy)。

經濟產值與社會風險

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大西洋城、歐洲的蒙特卡洛、與澳門名列為全球四大賭場,這些地區的博弈業與當地的經濟發展高度相關,除了創造許多工作機會外,也吸引許多觀光客,除此之外,也為政府帶來豐沛的稅收。

但博弈產業的另外一面,則可能潛藏相當高的社會風險,包含可能衍生洗錢、犯罪、破產、自殺、家庭問題、詐騙,政府需要大量成本來管制。因此,能夠預防社會問題產生、促進經濟發展的負責任博弈(Responsible Gaming,RG),成為當地民眾與政府的期待。

有些賭場因此開始出版CSR報告書,在年報中融入CSR資訊,或是建構負責任博弈的守則,像是賭場應該預防賭客賭上癮、設有提供戒賭的諮詢服務,或防止客人過度飲酒,有些賭場甚至不提供酒。

賭場也能做好事

以澳門賭場為例,在其CSR報告書中可發現,當澳門因颱風來襲,對城市帶來嚴重的天災衝擊,賭場除了向需要支援的慈善機構捐款,也將賭場內的瓶裝水、罐頭及乾製食品、口罩、垃圾袋,以及潔淨可重複使用的毛巾等救生物品與物資,提供給災民使用。除此之外,賭場的工程支援應變小組,也協助社區修復遭颱風損壞的房子。環境方面,賭場採用綠建築,並採購電動巴士來運送旅客,提供客戶的飲食也以健康食材為主。對於員工方面,賭場也遵守兩性平等政策,無論從發牌員到高階管理人員,女性人數都不亞於男性,並培育員工非博彩方面的技能,用以讓員工有持續性的職涯發展。

CSR為博弈產業帶來的價值

根據2017年的一篇研究,在訪問澳門賭場的利害關係人之後,發現賭場如果將CSR做好做滿,對於賭場有不少效益產生。首先是正當性的部分,當賭場落實CSR,較容易獲得當地政府支持,並獲得社會大眾的認同。

員工在這類具有爭議性的產業中,無論是社會觀感或親友壓力,將會有較高的離職率,因此賭場如果能讓社會感受做CSR的用心,則可吸引人才,並降低員工的流動率。除此之外,媒體或是NGO也都會對賭場施加壓力,因此賭場確實落實CSR,則可以回應媒體與NGO的要求。

從賭博到娛樂產業的轉型

博弈產業可以翻轉嗎?

現今的博弈產業,與傳統印象中黑幫電影的賭場有很大的不同,有些博弈集團將服務範圍從賭場,進而擴張到觀光、住宿與購物,並將自身定位為娛樂產業,經由CSR來提升ESG (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ety、公司治理Governance)績效,努力翻轉社會觀感來擺脫罪惡產業之名。

回到台灣,賭場是否合法化是既熱門又爭議的話題,回應這項問題需從經濟、社會、環境等多元面向思考。在CSR日益增溫的趨勢下,關於負責任的博弈產業該是什麼模樣?賭場的社會責任是甚麼?賭場又能實踐什麼社會責任?這些問題,或許也是面對這項兩難議題時,所需要一併思考的。

參考資料
[1] Chen, Han Leung; Stanley, Snell. 2017. Attraction or Distractio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Macou’s Gambling Industry,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46,637-658.
[2] Luo, Ming Jian; Lam, Chi Fung; Chau, Ka Yin; Shen, Hua Wen; Wang, Xin. 2017. Measuring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Gambling Industry: Multi-Items Stakeholder Based Scale, Journal of Sustainability, 9 (11), 1-18.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