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同婚亞洲第一 台灣「同志版Netflix」也創下率先打進回教國家的紀錄

林志杰本身也是一名出櫃男同志,希望藉由推廣酷兒影像,讓大眾認識同志多元樣貌,化解歧視。

杰德影音提供

同婚專法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同志影音平台GagaOOLala也是亞洲第一,還前進保守的印尼、印度等國,創辦人林志杰也成為被國際認證、跟諾貝爾獎得主齊名的創新者。

政院提出提出同婚專法,台灣在性別平權路上再度跨出一步,即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准許同婚的國家。在這個紀錄之外,台灣的同志運動,最近還創下了另一項紀錄:首度有同志因為推動性別平權,被評選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創新者。

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在上個月公布「The Creative Class of 2019」榜單,杰德影音執行長林志杰,也是台灣國際酷兒影展、與亞洲唯一的同志影音串流平台GagaOOLala創辦人,是首度獲得此項殊榮的台灣人。共有15人的榜單上,還包括201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獎人梶田隆章。

圖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影音串流平台GagaOOLala創辦人林志杰(穿紫衣舉旗者)。圖片來源/杰德影音提供

「我也很驚訝,我想應該是他們覺得台灣是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而GagaOOLala這樣的LGBTQ影音平台也是亞洲唯一,連比較保守、甚至恐同的國家我們都進去,」與諾貝爾獎得主齊名的林志杰很謙虛地說。

同志版的Netflix,進軍回教國家

在2016年底推出的「GagaOOLala屬於你的故事」影音串流平台,可說是「同志版Netflix」,將世界各地以LGBTQ(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跨性別、性別困惑者)為主題的影片,透過付費訂閱制推給觀眾,一開台就直接進入台灣與東南亞市場,包括印尼、馬來西亞等同志議題仍是禁忌的回教國家。去年他們將觸角擴大到港澳,今年還將進軍南亞,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保守國家。

「你別看印度,其實也愈來愈開放,寶萊塢今年就有一部女同志的電影,而且還不是獨立製片喔,」本身就是出櫃同志的林志杰說。

成立3年以來,這個平台註冊用戶即將突破15萬人,其中不乏異性戀者。林志杰說,很難確認會員的性別與性取向比例,因為在成立時他們就決定在會員註冊時,不放任何性別選項。

「不然跨性別者要選哪一個?但是現在想起來,當初也可以就設這樣的選項,這樣會更認識我們的客戶,」身為同志運動一份子的林志杰,其實也是幹練的企業家。

異性戀也追,同志夯劇從邊緣變主流

不過,同志劇在近年來已經逐漸從邊緣走向主流。去年他上戲院看電影,赫然發現一次就有3部跟同志有關的電影上演——美國的《波希米亞狂想曲》、台灣的《誰先愛上他的》、與香港的《翠絲》。連電視劇也是,例如LINE TV去年最夯的影集之一,就是以男男戀話題在網路上掀起旋風的《HIStory 2》。

「而且很多BL(boy's love)劇是異性戀女生在追。這對我來說不可思議,我忽然有個頓悟,以前辦影展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不必再辦這樣的影展,現在好像是逐漸接近目標了,」林志杰說。

林志杰與同志影音產業的淵源,可說是從2014年創辦台灣國際酷兒影展開始。他在2005年創辦的杰德影音,代理歐美電視頻道給中華電信MOD與有線電視,包括MTV Live音樂頻道、CI罪案偵緝頻道、DW德國之聲電視台、CNBC Asia財經台,The Golf Channel美國高爾夫頻道等20多個頻道。

辦影展推同志運動,小公司也能實現企業社會責任

但是他發現,歐美頻道考量到亞洲市場的接受度,有些跟同志有關的節目,不在亞洲推出,因為衛星也會播放到比較保守的國家。例如,在美國很受歡迎的電視喜劇《威爾與格蕾絲》(Will & Grace),就算在當地已是主流節目,在台灣還是看不到。因此,他決定舉辦同志影展,服務同志社群之外,也能提升同志議題的能見度。

「我做媒體代理發行,自己又是同志,怎樣讓LGBT的內容能見度更高?雖然經營企業要考慮營收,但是也可以回饋社會,」雖然只是員工30多人的小企業,一樣能從業務核心出發,落實企業社會責任。

林志杰每年都會攜GagaOOLala團隊參與同志大遊行。圖片來源/杰德影音提供

不過,經營影展幾年後,他發現整個流程從選片、字幕翻譯、到宣傳,需要投注很多資源,但是擴散性卻有所侷限,無法到每個城市舉辦。因此才想到利用網路的力量,成立了GagaOOLala平台,下面還有分成專屬男同志的Gaga台與女同志的Lala台,而且也可以讓比較擔心的同志享有隱密的安全感,在家中就能看這些電影。

「從效率思考,影展比較沒效率。代理發行應該要更主流、更容易看到,因此才開始構思GagaOOLala台,」林志杰說,「以商業來看,台灣市場很小。但是網路無國界,東南亞這些國家更需要看到,影像可以是改變社會的力量。」

跟父母出櫃,翻轉人生故事

酷兒影展不僅服務同志社群,也讓他打開人生重要的一扇門——讓他在父母面前走出「櫃子」。

10歲就赴美當小留學生的林志杰,在美國求學工作(曾在美國做過律師),走過許多同志都曾經歷的過程——不斷編謊應付父母、儘量遠離老家的「櫃內生活」。原先在美國生活的他,因為跟新加坡朋友創業而到新加坡,後來合作不成,他才因此回台灣。但是父母住高雄,他在台北生活,其實也沒必要出櫃。直到決定舉辦影展,一定得對外宣傳曝光,他知道該是向父母告白的時候了,「我希望他們是從我這邊聽到,而不是從別人口中傳來。」

他先請知道他是同志的姊姊跟父母打預防針,才跟父母出櫃。沒想到,老人家的反應令他驚訝。母親心疼他把這個秘密藏了這麼久,這些年來肯定很不好過。父親雖然沒有多說,卻也全然接受。影展巡迴到高雄時,父母還邀請親朋好友一起去看。

「他們是用行動支持我,我真的很幸運,」今年46歲的林志杰說。

代理孕母生雙胞,比電影更有戲的人生

代理這麼多電影的他,自己也曾是「一片演員」。在2015年講男同志為了傳宗接代而找印尼外傭當代理孕母的台灣電影《滿月酒》中,林志杰插花演出醫生一角。不過,其實他的故事,比電影還更像電影。

以前從沒想過要有小孩的他,年過40歲後興起這個念頭,因為演出這部電影,開始思索代理孕母的做法。最後找上台灣女同志好友提供卵子,在加州找到代理孕母(本身也是白人女同志,伴侶則是黑人),生下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兒子,今年已經快3歲,成為他和伴侶最甜蜜的驕傲。

「這裡面有台灣男同志、台灣女同志、美國白人、美國黑人,我們每對都有各自的小孩,他們彼此也可以算是stepbrother、stepsister吧,」林志杰笑著描述他的「多元成家」。

小他13歲的伴侶,原先也不覺得自己想要小孩,沒想到現在「愛死了」兩個兒子。他們一起推著雙人嬰兒車逛街,不知情的路人還會說「你們兄弟感情真好,推自己的小孩一起出來」。有時候嫌麻煩他們就說「媽媽剛好不在」來敷衍一下,有時候也會跟對方解釋,換來的都是祝福。

「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排斥,台灣人其實很文明的,可能也是因為看到小孩很可愛吧,」林志杰說。

不是虛構電影劇本,真實故事鼓舞人心

他把人生故事對外公開,也鼓舞了很多人,很多人私下透過臉書跟他聯絡。有人詢問如何找代理孕母,連異性戀也有;有人因感到困惑不安,向他尋求意見;也有快被父母逼瘋的人表達感謝,因為聽到他的故事而確認生命真的存在這樣的可能性。

「我透過自己的生活,讓他們看到活生生的人生,而不是電影虛構的劇本,」林志杰說。

他自承自己的人生很幸福,有機會出國唸書、創業、甚至生小孩,有時甚至會想覺得自己是不是活在「同志的迪士尼世界」中。也因此,他更加確信自己有能力、也應該貢獻更多。去年,他和「婚姻平權大平台」的伙伴組織點亮計劃,號召全國公民不分異同,推動婚姻平權和性平教育。他們公司也跨入自製內容,推出探討LGBT族群不同面向的影片,包括紀錄片影集《酷兒台灣》、《酷兒亞洲》、台菲合製電影《他和他的心旅程》等。

另一種行動主義,用真實生活來慶祝多元

今年,他更發揮多年的媒體資源整合經驗,計劃推出LGBTQ影視內容創投媒合平台「GOL Studios」。這將是一個整合劇本、拍片技術資源、資金、與發行管道的國際網絡,影片可在任何地方構思,再透過這個平台找到在地和外國的資金與技術支援,然後在全球發行。

「我不是上街頭抗議或在國會遊說的行動主義者,我是另外一種行動主義,透過我的產品與個人生活,把我的日常生活活得很開心,不需要躲躲藏藏,這樣也許可以讓其他同志覺得出櫃並非如此糟糕,能比較有勇氣去面對,」林志杰說。

就像蔡依林唱的《不一樣又怎樣》,真實人生比電影更有梗的林志杰,證明了「不一樣其實不會怎麼樣」。對同志如此,對異性戀來說,又未嘗不是如此?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