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現場】用藍光照亮大佛 日本寺院新「色」計推動地方創生

能福寺官網

日本的千年寺院,4月用藍光照亮大佛,不是舉辦法會,而是為了響應全球「自閉症啟發日&發展性障礙啓發週」活動。為何寺院要這樣做?又如何因此讓寺院變成地方創生的中心?

位在神戶的能福寺(創辦於805年),有座號稱日本三大佛之一的兵庫大佛。在4月初,這座高11公尺、座台18公尺的大佛,身上竟然點亮藍燈,跟印象中總是沈浸在微黃燈光中的佛像,大異其趣。

原來,這是這座有1200多年歷史的寺院,響應由聯合國發起的「自閉症啟發日&發展性障礙啓發週」。參與這個全球活動的單位,在4月2日到4月8日這兩週,每晚都會點亮藍光,稱為「Light It Up Blue」(簡稱LIUB)。

藍色,被聯合國認為具療癒效果,是希望與和平的顏色。因此,夜晚點亮藍光的各地設施或觀光勝地,沐浴在一片柔和平靜的燈影下,把夜色襯托地更夢幻,包括紐約的自由女神像、尼加拉瓜大瀑布、和美國國家太空站等知名景點都參與響應。

日本致力營造友善環境由來已久,共襄盛舉自也義不容辭。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2017年,日本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學習障礙、和過動患者,合計19萬多人。參加這個活動表達對弱勢者關注的設施,以東京鐵塔為首,還有200多個地方參加,其中最特別的正是3家古老寺院——能福寺、長野縣善光寺(644年)、埼玉縣最明寺(1262年)。

未知生焉知死,傾城點亮藍燈

能福寺和善光寺有備而來,表現出旺盛的入世精神。能福寺有大佛點燈,善光寺則將為本堂點燈,還會辦演講活動、做西洋料理和短詩比賽。

圖片來源/能福寺官網

而這3家中最年輕(757歲!)的最明寺,企圖心更高,一開始就把活動格局設定為整座城的啟動。從4月的活動企劃看得出來,整座城市都動了起來。4月7日,在閃爍著藍光的本堂裡,參加者將體驗坐禪與瑜珈,埼玉縣出身的藝術家們也會表演。

坐禪和瑜珈時,有來自川越市的日本蠟燭店提供藍色蠟燭;結束後,和菓子店將端上藍色饅頭當茶點;負責點亮燈的則是川越市一級建築師協會。

參與表演的有來自不同國家的樂團、埼玉少女樂團等,埼玉單曲唱片冠軍二人組SASUKU,也將高歌一曲「藍色的長椅」,其他還有自閉症等障礙者的繪圖展。

從只會辦葬禮,到推動地域交流

「把障礙者與地方人士連結起來,促成地域交流的效益,原就是寺院應盡的責任,」最明寺副住持千田明寛肯定藍光活動帶來的正面效果,因為這不僅是與地域交流的開端,也讓寺院成為社區的中心,對地方創生有所貢獻。

最明寺所在的川越市人口有35萬人,是埼玉縣少數的觀光區,單僅寺院就有72座,比縣內其他城市來得多。

但是,剛開始,也曾遭遇阻力,因為有人質疑,點燈與辦表演活動,與之前以邀請障礙者及家屬參加活動的做法不同。為何要改變?

原來,近年日本寺院苦思轉型者眾。主因是日本佛教始終被認為是「葬禮佛教」,即揶揄其只會辦喪事及供養祖先這類事。

活人的事都沒弄好,何苦處理亡者

「寺院也要與時俱進,趕上時代潮流,」千田明寛在寺院的網頁撰文寫道。他提及2016年,他赴印度留學,在印度第4大城海德拉巴親眼接觸到LIUB活動時,感到十分衝擊。當他凝望著佛像沐浴藍光下的法相莊嚴,不禁湧起「宗教者亦如是」的念頭。

另一方面,印度僧侶每天與庶民站在一起,聆聽他們的煩惱與痛苦。那場景既生動又切實,實非看重亡者的日本可比。「活人的事都沒弄好,何苦花心思處理亡者呢?」千田明寛開始有所徹悟。

而且,為了營造友善障礙者及其支持者的社會環境,需要教育健康的人,實有必要提高他們的關心度和同理心。

於是,從印度返國後,立刻著手LIUB這件事,並與NPO組織攜手合作。剛開始只有藍光活動,但逐漸地,開始接觸在地的自閉症、發展性障礙患者及其團體,結合商工會議所觀光協會、日本青年會議所,也成立了執行委員會,終於成長為川越市的事業之一。

「結果不負所望,透過寺院和地方人士的通力合作,讓整個市鎮重新恢復了活力,」千田明寬欣慰地表示。

藍光與粉紅交會,活動擴及乳癌啟發

而且,不僅點亮藍光,最明寺還延伸到帶動乳癌的啟發活動,並模仿以顏色代表活動的概念,以粉紅色作為乳癌活動的主要色調。

2018年,身兼臨床宗教師的千田明寬,因工作之故,邂逅了為癌症所苦的眾生。他靈機一動,將藍光活動複製成乳癌啟發活動,對罹患癌症的民眾也做了功德。

臨床宗教師類似西方的牧師,這個緣起於2011年311震災的新專業,必須通過認證制度,認證由設有培訓課程的大學頒發。這些跨越宗教與派別的宗教人士,出入安寧病房或其他設施,專為臨終的病患或其家屬解決心靈上的痛苦。

千田明寬看過許多因瀕死的癌症患者。有人安靜有人掙扎,更多人對延誤檢查感到後悔。透過經驗,他獲知早期發現和治療的重要。他豪不猶豫地立刻啟動活動。相對於藍色,這次活動改用溫馨的粉紅色。

海報上,一名穿粉紅色袈裟的女士,肩膀上圈圍著粉紅的蝴蝶結披肩。活動用的是粉紅蠟燭、粉紅饅頭和粉紅雛菊,本堂當然也在活動期間(10月1日至10月27日)暈染上粉紅燈光。

生病茲事體大,需要跨業的結合。這次,他不僅積極散發傳單與乳癌檢查的型錄,也找來醫師團體、有專門知識的專家,以及在地癌症倖存者等,並讓癌症倖存者當瑜珈老師,因為這些癌症倖存者經常在醫院做這種服務。

從照亮一隅到整座城市

多方努力的結果,好評如潮。最明寺並非觀光寺院,通常上門參拜家墓的僅有檀家(禪寺對信者的稱呼)。但去年10月辦乳癌活動的期間,毎天都有近百人前來拍照。

此外,參加爵士樂活動者計有70人、坐禪和瑜珈者20人、其他20人參加藝術療法。檀家當中有一般人、癌症倖存者、乳癌患者及其家人等。這些人後來紛紛表示,「參加這個活動,讓我們覺得有了盼望」,「我想,早點去做檢查吧」,更讓人驚喜的是,也有男性參加。

「因為大家都知道,乳癌並非女性的專利,男性也可能罹患,」本田對男性的疾病知識提升感到安慰。他告訴日本媒體,去年募到約6萬日圓(約2萬元台幣),成立了執行委員會,也一樣獲得川越市政府的支持,「明年要開始招募義工了呢。」

「照亮一隅」是禪寺的中心思想。但最明寺不畫地自限,透過自主性的活動,深化了與地域和民眾的感情,最後俘虜了整座城市。

【SDGs線上國際論壇】2-1|照明大廠昕諾飛,如何擴張節能版圖,用光照亮其他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