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夢想】遇見真實世界的捐款人之一:不捐不可林先生

林先生好像被植入「不可不捐」晶片,看到賣東西的輪椅族,會快步追上購買,在十字路口他會刻意四邊繞一圈,每個街角的街賣者都捧場。他為何「非捐不可」?

為了了解捐款者的想法,我們一方面進行問卷調查,一方面也試著約訪捐款者,除了希望當面見到表示感謝,也懷著「這個人長得甚麼樣子呀」的好奇。  

第一批邀約名單,是曾經以電子郵件回覆募款感謝信的捐款者。我去信、去電,很不順利。電子郵件多半有去無回,通上電話的也堅定婉拒,還有捐款者語帶哀求要我讓她當一個默默的快樂捐款人。抱歉極了!大部分的捐款者,真的是很低調呢。

不過江湖險惡詐騙多,也不排除有人誤以為我是想登門「募款」的啦!

好不容易,林先生回信答應我的採訪。原來他想做社會企業,也聽說過我,所以想問問我對於社會企業的意見。咦?究竟是誰訪問誰?無論如何,總算開張,我興沖沖去了他的辦公室。

被植入「不可不捐」晶片?

林先生的辦公室位於迷宮般的工業區大樓,空間寬敞,辦公室裡就他一個人。他說今天剛好行政人員外出,就他一個人當家,老闆兼撞鐘。

林先生的公司經營汽車零件,他在台北接單下單、東莞工廠生產製造、台中儲存出貨。最妙的是,他曾是這間公司的員工,而且是和老闆吵架被資遣的員工。不過兩年前突然接到老闆的電話,原來老闆年事已高想退休,希望他接手公司。而林先生竟不計前嫌,把公司頂了下來。

聽林先生談捐款,再加上攝影團隊親自跟拍,我懷疑他是不是被植入了「不捐不可晶片」。林先生從小半工半讀,也從小就習慣性地捐款,看到賣東西的輪椅族,他會快步追上購買,經過十字路口,他會刻意等紅綠燈四邊繞一圈,每個街角的街賣者都捧場,更不用說在他公司附近的街賣者了。他笑說,家裡的衛生紙堆積如山,都是他每天每天買回來的。

但是他也有他的捐款原則。抽菸的不捐(哎呀,所以不會捐給我),可能是因為從小就不喜歡那個味道。街友尾牙募款他也不捐,因為那是一次性的。

更猛的捐款,「以他人名義」捐

我一張一張翻著他疊得整整齊齊的捐款收據,輕聲驚嘆。林先生轉身不知從哪裡捧來一個舊式鐵製餅乾盒,略帶得意地說:「這個更猛。」

這個鐵盒,專門放「以他人名義」的捐款收據。在新聞裡得知過世者的姓名(例如消防隊員、地震往生災民),他就會以死者的名義捐款。盒子滿了之後,捐款收據拿去廟裡火化,做迴向功德。

廟裡拜拜,希望所有善良人平安

去廟裡時,林先生向神佛許的願也很特別:讓我做社會企業。一般人都是祈求身體健康考試作弊不被抓或者升官發大財,你求「社會企業」?林先生靦腆地說,有啦,他也會求一些別的,例如「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他板起臉強調,他只替善良的人祈福。

至於他想問我的「社會企業」,原來是他太太因為興趣迷上黏土盆景,想要邀集單親媽媽一起來做,成品在餐廳寄售,扣除工錢之後捐出盈餘。其實所謂社會企業,我懂的僅只皮毛,當下出了點主意,就不在這裡多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