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河專題】最熟悉的陌生人 可以重新認識妳嗎?

我們之中的大多數人和淡水河的關係總有一道隔閡。

鄒隆娜提供

你知道淡水河是台灣難得四季有水的河流?紅樹林如何改變這片水域的生態?歷經污染的河流如何重生?《CSR@天下》將在今年推出全新「看河」紀錄片,邀您重新認識淡水河。

▲人體70%是水分,我們天性親水又畏水。我一直相信水體裡存在著一個我們並不理解的世界,所以才那麼多人喜歡小美人魚和海綿寶寶的故事吧。那麼,淡水河裡存在著哪些角色呢?影像來源/鄒隆娜

幾個禮拜前,我接到《天下雜誌》的邀請,拍一個關於淡水河的紀錄短片,希望延續《天下》對台灣河流的關注,同時也做有別於以往的報導式紀錄片,透過一個青年創作者的觀點,觸及普遍對淡水河疏離無感的台灣年輕世代,使彼此對這條河流產生興趣、激發瞭解和行動關懷。

其實,我本身就是一個對淡水河無知又無感的青年啊… 我只知道捷運淡水線常去的那幾站、去過幾次淡水老街(應該是約會吧)、模糊地記得以前背過的課文裡有個水筆仔、會唱幾句《流浪到淡水》。我想,若不是這份工作的機緣,我是有可能過完我的一生,都不會對淡水河產生什麼興趣和理解的。

許多大城市都依傍著一條重要的河流,因為水運和水源是從前文明與民生開發的起源,而科技的進步和水文變化使我們的日常生活,大幅減少對河流的依賴跟接觸。只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是,在我們嚮往巴黎的塞納河風光、窺奇印度的恆河傳說而爭相去花錢拜訪和了解(或是打卡)的同時,怎麼會反而像是把自家的淡水河,當作一個大排水溝了呢?

沈靜安穩像極任勞任怨的母親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淡水河是台灣難得四季有水的河流。她的沈靜安穩像極了為家庭任勞任怨付出的母親,而我愧疚於不曾真正看見和了解她,就這樣過著自己的小日子、盯著自己的小煩惱、喊著自以為是的各種正義與認同,全然不覺媽媽長年下來可能身體不太好了、膝蓋每天都在痛了,還理所當然地享受著她的存在和撫育。

「媽媽,現在開始好好地認識妳來得及嗎?」我腦海裡不禁出現這樣的淡水河擬人畫面與對白,只是我們人的生命跟河流比起來是那麼地短暫,對淡水河來說可能就是一個浪拍上來的時間概念。現在的我和你其實已經來不及挽救上一輩帶給淡水河的重大、不可逆轉的創傷,也不用奢望遙談在有生之年能讓淡水河重回可飲、可悠游的好時光。我們能做的,真的就只是透過好好地看看她、認識她、去理解她現在的需求,轉變我們日常生活中和她相處的方式,盡可能不要繼續加倍殘害她。光是這樣,其實就很難辦到了。

值得慶幸的是,已經有許多透過不同層面和管道、使自己生活真正與淡水河親近的人,正在持續努力中。我才剛開始接觸到其中幾位,覺得他們真的很酷,而自己能從他們身上學到好多好多東西,真的好幸運。

滿溢著人文和生態變遷的故事

我也相信除了他們之外,肯定還有很多人默默用各自的視角,在理解和陪伴著淡水河。我的工作是創作一部45分鐘的紀錄短片,老實說會拍出什麼我還不知道,即便做了兩週的田野調查,我依然覺得自己無知至極。許多前輩拍過很多很深入的紀錄片了,也因為淡水河流域遼闊,人文和生態的歷史變遷有太多故事了,我想最後能在片子裡呈現的部分很有限。所以接下來這一年的攝製時間裡,每個月我都會在注視和聆聽淡水河的同時,用文字分享我的收穫、疑惑、和那些很酷的人在推廣但是還達不到網紅效果的努力,從我貧乏認知的捷運淡水站,開始一步一步往回進行追溯和了解。

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但是N個人的力道可以是很多個渺小的加乘N次方。我也沒有網紅的外在本錢和內涵條件,只是個又廢又無知的死拍片的。如果你自覺一樣想要求知,歡迎這一年裡的每個月跟我一起學習成長;如果你略懂略懂,歡迎分享你對淡水河的知識或生命經驗,我們的視野因你而寬廣。謝謝收看,我們下個月見!

本月點來看看、聽聽:有些是基本知識,但無知如我卻並不瞭解,而你沒事也不會查來看就趁現在點來看看吧!

淡水河系
台北人最熟悉也最陌生的地景,是它?
去淡水不進老街,找到那些被你遺忘的淡水在地生活
穿梭島嶼二十年-河流篇:變遷 淡水河
陳雷《淡水河邊》
淡水河(維基百科)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鄒隆娜

台菲電影工作者,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兩個國度的生長經驗與跨文化背景豐富了她的創作畫布,如魔幻捕捉在台菲律賓漁工的《阿尼》,溫柔紀錄陸籍配偶在台築巢的吉光片羽的《青梅的手》,以及尖銳共鳴女性移工脆弱處境的《十年台灣》之《942》。

合作推薦|水手計畫首部曲 台灣傳統產業的智造與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