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森林】從左腦到右腦 「或者」可以跳脫解題模式的人生

擁有特別的六大分類,象徵森林中豐沛循環的生命風景。

或者書店提供

陳添順BEN曾是四零四科技的老闆,退休後卻在新竹開起獨立書店「或者」。從賣科技到賣書,從最硬的產業到最軟的領域,什麼樣的CEO,會選擇從左腦到右腦的第二人生?

從賣科技到賣書,從最硬的產業到最軟的領域,什麼樣的CEO,會選擇這樣的人生大轉彎?新竹是台灣產業的科技重鎭,但開始有了不一樣的風貌,一個以「或者」為名的文化迴圈,正溫柔優雅地形成中。

「或者」,是一間獨立書店,是一個工藝櫥窗,也是一家在地文旅,是鴻梅文創以大新竹地區為起點,打造的人文美學品牌。創辦人陳添順,大家都習慣叫他BEN,退休以前擔任過四零四科技的CEO以及集團經營會(GEB)5位成員之一,堅持不上市、不上櫃的四零四科技,曾被理財週刊報導,被喻為比鴻海還會賺錢的金磚企業。

茶室與共讀區,綠意盎然、陽光灑落,與土地更加親近。

從一家企業的文化,就能夠看出經營者的思維,四零四科技的週一,沒有大家常說的週一症候群,因為每週一的早上,是公司的「讀思樂」時間,員工們有1小時的閱讀時間,在沒有工作與3C的干擾下,從書香中展開一星期的日子。所以,當BEN退休後,跨入獨立書店的深耕,其實是有跡可尋的。

從科技人到文化人,跳脫解題模式的人生

BEN在啟動第二人生之前,和其他的合夥人整整為接班人的培育準備了10年。他說,當他年輕時,剛好是台灣電子產業最蓬勃的時代,許多前輩為台灣打下了扎實的基礎。他們非常感念前人的付出,所以必須慎重地傳承,把這個「將人視為核心」的幸福企業交棒出去。回歸原點之後,他思考的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剩餘價值,回饋給孕育他的社會。

他決定回到故鄉新竹,這塊承載他成長記憶的土地,從取自父母名字的鴻梅文化藝術基金會落地。BEN回想,他從小熱愛音樂與藝術,還當過國中管樂隊的喇叭手,但上半生完全投入在科技產業。科技人的邏輯,是解題模式的人生,必須快速有效地提供解決方案;但文化人的邏輯完全相反,生命是自然內化的。在人生的下半場,他想以另一種安緩自在的步伐,陪伴地方創生。

坐落於新瓦屋園區的或者書店,擁有大片落地窗,從內、從外皆有美麗風景。

我問BEN為什麼是從書店開始呢?BEN分享,有一次他到代官山,想去蔦屋書店,但出了地鐵站就迷路了。他向當地人問路,結果對方直接帶著他來到了蔦屋書店,那一刻,他感覺書店不只是書店,而是能讓在地人驕傲的文化地標。因此,他想要開一家對在地友善的社區書店,於是他開始找地方、找團隊,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困難。

從左腦到右腦,找到幸福的第二人生 

找到對的人,是BEN考量的關鍵。他理想中的書店,不是把暢銷書、回轉率視為第一,而是能夠回歸書的感動與溫度,所以他從「草葉集」的閉店宣言中,找到了兩位年輕老闆的聯絡方式。「草葉集」曾經是新竹知名的獨立書店,後來因為經營困難而停業,兩位年輕人聽完BEN要開書店的想法,第一時間是好心勸他放棄,怕他賠錢,但後來還是被BEN感召,成為團隊的核心成員。BEN笑說:「能在閉店宣言中留下e-mail和電話好讓顧客聯繫的人,是能夠負責任的人。」是啊,比起成功,如何坦然面對失敗的姿態,更令人尊重。

在BEN勾勒的願景裡,書是基調,任何跨界事業都需要與書相關,他們從多元的面向,去延伸所有關心的主題,書店、餐飲、工藝、旅宿,甚至散落到大新竹地區不同角落的人文美學空間。

這是BEN從左腦到右腦的生命旅行,我想,這個第二人生,不只他自己實踐了夢想,他帶領的伙伴,他耕耘的土地,都會開始變得幸福。

書店的一角擺放著舊椅子,時間的痕跡會使人沉澱下來。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故事森林/王村煌

現任薰衣草森林董事長。 協助創辦人詹慧君和林庭妃從創業到經營,旗下擁有薰衣草森林、緩慢、森林島嶼、心之芳庭、好好等8個品牌。 相信善意可以和績效共榮並存,意義可以轉化為成長動能,著力於打造以設計為核心、具利他精神的幸福企業,率領團隊獲得天下CSR企業公民獎之殊榮。2017年計畫以「故事森林」為名,希望能攜手更多幸福企業與朋友們,分享美好的故事。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