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外,台17之西】雙城故事:瑞典16歲女孩與台灣18歲女孩

雷塔・桑柏格(前排穿紅色外套者)為了氣候變遷發起「週五為未來奮鬥」罷課行動,引起全球注意。

Shutterstock

16歲的瑞典少女跟18歲的台灣女孩,身處地球兩端,卻可能面臨同樣的命運:氣候變遷將會搞砸她們的未來。瑞典女孩發起「週五為未來奮鬥」罷課行動,台灣女孩呢?

上個月我讀了環境資訊中心的一則報導,瑞典一位16歲、患有亞斯伯格症少女雷塔・桑柏格(Greta Thunberg),去年8月起,每週五拒絕上課、到瑞典議會門口靜坐。原因是,「氣候暖化正在搞砸我的未來」,而大人卻漠不關心。她的倡議行動「週五為未來奮鬥」(Fridaysforfuture)掀起全球旋風,至今有逾125國、至少160萬名師生聲援她,甚至獲得挪威國會議員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延伸閱讀:一位16歲少女罷課,為何讓全球政客那麼頭痛?

這讓我想到在去年8月24號,在立法院舉辦的台日綠能社區創生論壇,我所認識的黃郁涵同學。當天論壇結束後,郁涵圍繞在幾位專家旁問了非常多問題,問題多到專家們乾脆邀她一起參與中午的午宴。用餐期間,郁涵開始自我介紹,大家才驚訝發覺,原來她才剛滿18歲,高中剛畢業,準備要出國念書,但希望在出國前,找到自己生涯的方向。她選定了再生能源,而且理由幾乎與瑞典16歲少女一樣:「氣候暖化正在搞砸我的未來。」

當下,我就向她提出了一個為期1年的實習計畫。我當時的想法是,台灣在面對大型地面太陽能電廠開發時,所有的利害關係人已經來到劍拔孥張的狀態,任憑太陽能產業如何釋疑都沒有用。產業人士的焦慮與沮喪程度爆錶,也許透過年輕的世代,用她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能夠找到一條新的路徑。

理想與現實的落差

郁涵在去年9月以正職員工的形式加入天泰能源,我還記得,她剛到公司時,非常積極樂觀,言談中充滿了希望,也會對太陽能是否會污染環境、回收問題、生態衝擊提出許多質疑。公司同事也會質疑,老闆怎麼會找來這麼「白目」的員工?而且還要她來處理太陽能公共事務的大小事。

漸漸地,可以看到郁涵在公司的笑容變少,話也變少,慢慢失去剛進公司時的自信。公司是社會的縮影,18歲女孩選擇進入產業,直接體會產業第一線的問題時,她的認知體系出現了許多衝撞與自我的質疑。我還記得她沮喪地對我說:「在民間看到的問題,為何到產業裡頭來後,變得完全不同?」

後來我跟郁涵分享了一則小故事:我去年在資誠PwC所主辦的一場餐會,認識了來自哥倫比亞的廣告人Juan Pablo Garcia。他推動了一場非常感人的社會行動 「光之河」計畫(Rivers of Light):將一封封放置在發著光的塑膠球中的家書,投放於叢林中的河流,企圖用溫情的感動行銷,呼喚藏匿在叢林中的年輕游擊隊員,放下武器回家過耶誕節。想不到竟成功讓17000名的游擊隊員回家,解決困擾了哥倫比亞長達50多年的內戰問題。

在能源轉型路上同行的年輕世代

我希望讓這位台灣版的雷塔・桑柏格明白,用更開放的創意,用屬於她的世代的方式,來解決台灣當下能源轉型的困境。

於是,2019年的5月17到19日連續3天,在雲林科技大學,我們將會舉辦一場能源模擬聯合國大會。郁涵的想法是,在地面型太陽能電廠推動如此辛苦的今天,何不將一切打掉重練?透過她過去在高中所參加過的模擬聯合國的框架,提供所有的利害關係人一個理性討論的平台。並且收斂各自的立場,試圖去產出某種倡議,並且轉換成可執行的行動。

半年前很難想像,一位18歲的台灣女孩竟有如此能量,將一個活動的發想推進到執行的階段。郁涵用更務實,溫柔的方式,來改變她所不滿的現況。能源轉型的路上,能有這樣的年輕人同行,誰能不驕傲呢?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陳坤宏

天泰能源集團創辦人與執行董事,為國內從事太陽能發電之新創公司,創立於2012年,致力於偏鄉畜禽農舍屋頂建置太陽能電廠,並開創融合農民、太陽能業者、與金融機構三方共贏的創新模式。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