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陳孟凱:為何我們需要農夫市集與社群協力農業?

合樸農學市集提供

近年來,農夫市集在台灣頗受歡迎,但2007年第一個常態性農夫市集誕生時,背後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一場病與一間買不到食材的餐廳?經過10多年的發展,農夫市集的意義到底在哪?

有一次到小學做分享,窗外有棵80多歲的芒果樹,小朋友喜歡在樹下玩,還為芒果樹取了個暱稱叫「老爺爺」,小朋友說想要有一棵「老奶奶」來陪伴老爺爺。我對小朋友說,我去世界各地買最肥沃的土壤、最粗壯的樹幹、最翠綠的樹葉,不用80年,只要8天就幫你們組成一棵一模一樣的「老奶奶」。小朋友哈哈大笑,說組合的樹又沒有生命,跟我們的老爺爺才不一樣呢!!

可能對大人來說,「8天」當然比「80年」來得好,原因在於工業革命以來,人們追求效率,大量生產、品質穩定、價格低廉、保存期限長的商品大行其道,符合這些特性的產品才有市場競爭力。消費者受工業思維影響,習慣選擇最快、最有效率的生產方式,甚至不自覺地想把農業「工業化」,偏好口味一致、產量穩定且不受季節影響的農產品,卻忘了真實的農業是「生命」,不該用「工業量產」、「單一規模」、「效率至上」的思維運作。

工業化之外,不一樣的可能性

我開始深入接觸農業,是因為40歲時檢查出僵直性脊椎炎,促使我重新思考人生方向,因而漸漸地從科技業退下,返回家鄉經營休閒農場。經營餐廳面臨的第一個難題是對食材來源不了解,再者廚師們不重視食材的節令、產地、營養價值與安全性,於是我決定直接向友善小農購買農產品,也深刻體認到小農無法打進主流通路的生存困境。

我號召幾位關心友善小農的朋友,在2007年成立台灣第一個常態舉辦的農夫市集,訴求消費者直接面對生產者,透過交談、試吃、座談會、手作坊等互動,讓消費者深入了解食物的本質、特性與製造過程。當人與人之間建立起信任與情感,就能透過社群力量串連,為有機小農創造長期穩定的銷售管道,有了足夠的收入,小農得以繼續生產優質的農作物及食物,提供給更多重視食安的消費者,形成正向循環,這正是合樸農學市集過去10多年來努力的目標。

親身體驗,有機務農大不易

為了體驗有機務農的甘苦,2009年,我開始種植杭菊,從翻土、做畦、定植、除草,親力親為「從做中學」,深深體驗到務農需要付出龐大的知識與勞力。種植前期最耗時的是除草工作,我不噴灑除草劑,以大量有機稻草稈覆蓋畦來防止雜草生長,同時維持土壤溫度、保持水分,儘管有適切科技(動力灑水)協助,不大的兩分地(6百坪)還是常常讓我忙到天昏地暗。

杭菊甫種植不久,竟遭遇強颱莫拉克侵襲,杭菊不耐淹水,颱風期間我用盡各種方法排水,水患最嚴重那兩天,排水圳溝水位甚至高於田裡水位,欲哭無淚的心情至今仍記憶猶新。八八水災過後,9成的杭菊都枯死,存活的杭菊零星散落在田間,看起來好不淒涼,沒想到初次務農就體驗到農人「看老天爺吃飯」的無奈與心酸。我把存活的杭菊集中到60坪的土地上重新種植,期待的杭菊收成到來那天,朵朵杭菊如棉花球,形成一片如夢似幻的白雪花海,農地猶如下起了皚皚白雪般美麗!

杭菊花期大約20天,每天都要採收,就算我不眠不休都採不完,只好請許多好友協助採收。另一個問題是杭菊採收完必須馬上「乾燥」,我想用自然的日曬乾燥,卻受限於找不到夠大的日曬場地,也不敢送去專門的烘乾工廠,因為市面的乾燥機械內部,多半有用於漂白及防腐的二氧化硫殘留物。正在煩惱的時候,我靈機一動拜託市集的有機茶農幫忙,借給我幾個層架與數10個竹製籮筐來風乾杭菊,再將風乾杭菊以焙茶機器乾燥後充氮包裝,解決了棘手的乾燥問題,緊接而來的「銷售」卻更令人沮喪。

為什麼這樣說呢?若以「耕作農法」區別,我們可粗略將農業分為慣行與友善(或有機)耕種,慣行農法的農產品的特色是「大、漂亮又便宜」,符合一般市場需求,容易透過傳統通路銷售。反之,選擇不用農藥、化學肥料與環境荷爾蒙的友善耕作農產品,賣相不如慣行農產品,價格又高,更有真假難辨的問題,不容易受到消費者青睞,也因此降低通路商收購友善農產的意願,農民因缺乏收入而放棄友善耕種,這是目前買賣競爭市場中的普遍現象。

從同樣的角度來看我種植的杭菊,無論香氣與口感,都比市面上慣行或進口杭菊好很多,但合理利潤的販售價是一般市場價的3倍,因此很少消費者有意願購買,加上我的杭菊產量不多,只能透過合樸農夫市集,販售給願意花多一點錢,支持自然農法農夫的消費者。

互助經濟,突破友善農耕困境

親身體驗小農的處境後,我認為想讓友善小農保有生存空間,並讓消費者能有更多樣化的選擇,發展像合樸農學市集這樣的「社群協力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CSA)是非常重要的關鍵。

儘管工業化勢不可擋,身處其中的你我,還是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就是多參與社群協力農業。工業社會特色是規模化、高科技、全球化、商業,這些特點結合起來會促進大量生產、刺激消費慾望並擴張市場規模,造就便利的生活,卻也產生污染與浪費。合樸推廣的社群協力農業,特色則為手作、多樣化、適切科技、在地化、社群,透過與工業社會相反的思維,創造出友善環境的社群共好模式。

投入社群協力農業從翻轉工業思維開始,用不一樣的觀點去覺察思考,和學校的小朋友一樣,別用8天去換80年。如果你不當生產者,也可以當個消費者,面對工業社會創造出的大量同質性商品,請記住,我們永遠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陳孟凱

留美電機博士、企管碩士,45歲後淡出科技業,致力推廣有機飲食與農業,創辦了東籬農園,並以「推動CSA社群協力農業,實踐教育與推廣」獲得農委會農業優秀人員獎。現任合樸農學市集理事長、樹合苑創生學苑創辦人、豐泰基金會永續農業友善食農執行顧問。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