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與河裡 兩個世界兩種觀點|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Shutterstock

淡水河岸親水設施很完善,自行車道、河畔步道讓人享受,但河水水質、河內生態的進展卻很有限。「河岸」與「河裡」似乎總還是有條無形線,分割兩個世界。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系列報導:復育一條河,是為了拯救一片城市。2020,CSR@天下號召全民參與06.19淨河活動,共同簽署《淡水河公約》,天下雜誌承諾持續追蹤報導淡水河水質與生態變化、要求改變。這次,我們一起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大家今天過得好嗎?突然驟冷的天氣讓人有些不安,但是生活逼近的腳步、雜亂的時下資訊與局勢,卻無法讓人停下來多想、多做些什麼。同一片五月天下,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同感呢?

在這個月裡,我參與了關心淡水河的企業舉辦的河畔親民活動、發覺了多年好友家中居然是曾經靠淡水河為生的家族、並認識了一群時下正在開發很酷的淡水河活動的「怪魚高手」,容我稍後慢慢分享。

我初步的感受是,生活中沒有直接涉水接觸的需要,好像就很難真正對這條河流主動產生關懷,因為我自己即便是聽了這些人的經歷與美好付出,我的每日生活依舊沒有工作以外對於淡水河的直接交集,自然地這條河流也就不經常存在於我的生活頁面上。

「河岸」與「河裡」的無形分割線

一個因緣際會下,我和已定居香港的好友談起這份關於淡水河的工作,她說起她的阿公原先是做造船的,家族在八里發家定居。然而在河道淤積、人們不再依賴這條水道運輸之後,家族經歷了艱難的轉行挑戰。這個挑戰在河畔隨後開起各種製造業的工廠之後,也迫使原本還能兼職在河邊捕撈魚蝦的家人,只能跟因工業廢水而烏黑發臭的河水道別。讀過歷史資料能知道這段淡水河的交通與產業變遷,但是看著與我同年的友人輕輕說起一段兒時經歷,她的聲音、她的表情、她的身體動作具象化了一個曾在河裡生存的家族樣貌。

回神到那日參與河畔親民活動時,台上各個長年致力為淡水河做推廣工作的前輩,動人地分享了這些年下來的成效。河岸上的教育紮根、河畔親民設施與等等活動達了標,但是河水水質、河內生態的進展卻很有限,加深了我之前隱約感受到的「河岸」與「河裡」的無形分割線。

「你有從淡水河上看向河岸的台北過嗎?」台上前輩如是詢問,他說無論是白日清晰的城市輪廓、夜晚閃爍的台北燈火、烏魚從你身際跳水躍過等等體驗,都能讓你對這個城市產生不同的感受,也能對乘船載浮的河水產生不同以往的羈絆。

只是,這樣的機會真的很少。

不過,這樣的機會是可以被創造的。

影片來源/環球釣者提供

最後要來介紹這群潮到出水的「怪魚高手」。其實他們就是一群喜歡釣魚、在工作閒暇和存款許可之餘到不同的城市、國家釣魚的年輕人,而怪魚就是釣到大魚的一種美稱。他們釣魚並不是為了買賣或自食,而是一種與環境、生物直接接觸認識的興趣,釣到了魚就小心地放生回去。他們有些是自小在家人帶領下在關渡大橋下真的踩下水去釣,有些是自己想辦法找船家在河面上釣魚。

淡水河具備國際觀光商機?

共同的是,就像從淡水河上看回陸地的距離帶來的不同觀感,他們從世界上其他河川、釣手身上看到了淡水河的潛質。因為其實在許多城市的河川裡釣魚,是有各種費用和配套的,他們能去那裡為了興趣而消費,那麼家鄉這個河水常年穩定、因出海口的地理環境帶來的豐富生態(這點讓我耳目一新,原來淡水河裡魚蝦很多,多到魚群不需要努力捕食、張口就有得吃,只是因長年污染關係人吃了的話會有些疑慮)、交通又便捷的淡水河,是否可能成為一個具有國際觀光商機的河流呢?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商業盈利也能促進河內水質和生態改善的正向循環,因為沒有魚就沒有釣手來,關乎到生計的時候、直接涉水生活的時候,這些本來需要努力大聲、努力推廣的「關懷意願」和「捍衛行動」似乎能如上發條一樣自動形成。

聽他們熱忱十足的分享,我這個其實有點怕水的都市俗當下都被激起了幹勁,只是這樣美好的理想還是有許多關卡需要面對,面對現有的利益結構、產業和制度的限制等,以及最重要的是人民是否具有主動開創變化的接受度。

當治理過後的淡水河沒有出現淹水、明顯惡臭等會影響生活便利與生計的變故時,常年穩定的河流狀態其實就變得沒什麼存在感,遠如一片在社交軟體上被分享的風景看一眼、一指划過,近如家中還硬朗的母親或阿嬤,每天下班下課疲憊回到家時容易忽略的親人。

河岸跟河裡,是否仍舊還是一樣兩個世界呢?

  1. 觀看《一個河生物的告白》淡水河紀錄片:立即觀看
  2. 閱讀《為淡水河做一件事》2020 專題報導:立即閱讀
  3. 響應《為淡水河做一件事》年度淨河活動:活動報導影音精華
  4. 簽署《淡水河公約》:立即響應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鄒隆娜

台菲電影工作者,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兩個國度的生長經驗與跨文化背景豐富了她的創作畫布,如魔幻捕捉在台菲律賓漁工的《阿尼》,溫柔紀錄陸籍配偶在台築巢的吉光片羽的《青梅的手》,以及尖銳共鳴女性移工脆弱處境的《十年台灣》之《942》。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