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版「深夜食堂」 芝加哥「解憂咖啡館」為弱勢族群推地方創生

Shutterstock

日本有「深夜食堂」,讓孤獨受創的心靈也有慰藉。芝加哥則有「解憂咖啡館」,就像日劇《我要準時下班》或《解憂雜貨店》一樣,用杯咖啡來推地方創生,成為弱勢族群翻轉命運的起點。

需要宵夜、心情寂寥的夜晚,我們期待有「深夜食堂」,老闆不只做菜,也陪我們說說話,用暖心料理安慰熟客身心。工作受了委屈的時候,我們想要日劇《我要準時下班》裡的「上海飯店」,提供半價的啤酒鼓勵我們早點下班,還有聽我們發牢騷的飯友。遇到人生困境時,我們夢想有一個「解憂雜貨店」,可以一吐衷心和煩惱,還可以獲得解方。

不過,這些店都要在治安好、有點人氣能支撐生意的地方,才能持續經營下去。若是在美國貧窮、有色民族聚居、治安、經濟都不好的地區,連出門都要提心吊膽,更不容易找到店家可以放心坐坐。

解憂咖啡館營造人情,改變社區風貌

但是在芝加哥南部的弱勢地區,卻有愈來愈多人開起了「解憂咖啡館」,志在咖啡,更志在營造人情,改變社區風貌。

根據紐約大學人口健康系的分析,這個地區治安不佳,連帶影響了整體社經發展。以恩格伍德社區為例,100%的人口在家中聽過槍擊聲或有親友受過槍擊,帶來了人們的精神創傷,加上暴力事件頻傳,平均壽命只有60歲。在不安的環境中生活,有能力的人持續移出,在此只有8.2%的人擁有大專以上學歷。人們不愛出門,經濟就更蕭條,想要創業的人更難獲得優惠貸款,當地的就業機會愈來愈少,惡性循環不斷蔓延。

在這樣的環境中,住在這裡的希普卡(Phil Sipka)在6年前,開了庫山雅咖啡館(Kusanya Café)。他希望這裡讓附近的居民,有個安全又不貴的地方,可以放心出門走走、聚聚、聊聊,不要一直窩在家裡,社區裡的人不要愈來愈陌生、愈來愈冷漠。

喝咖啡只是幌子,咖啡館更像是里民活動中心

一開始,社區裡的人抱持懷疑,因為太多歷史傷痛告訴他們,新開的店,多半衝著之後是不是可以開發社區重劃的機會,沒希望就早早落跑,不然就是撈一票就走,搬到生意好的地區。更不用說,黑人在時髦的咖啡廳裡不受歡迎、被請出店的故事時有所聞。這樣乾淨、明亮的咖啡廳,怎麼可能是為他們而開的。

但是,跟希普卡想法類似的人,還真不少,獨立咖啡店一家家在芝加哥南部的黑人社區開張。他們讓當地人們來店裡上網、看報紙、聊心情、學瑜珈、買食品、辦讀書會、發表會,甚至出租場地讓當地居民辦私人活動。喝咖啡只是個幌子,他們更像是當地的里民活動中心,讓人情暖起來。

他們知道,要花一點時間、耐心,才能建立信任。為此,他們甚至改變經營模式,贏取當地人的認可。

不裝鐵柵欄,咖啡館變社會企業

這個地區的店,多會在門窗裝上鐵柵欄,但是庫山亞咖啡一開始就不裝這些東西。他還把咖啡廳設成當時並不流行、非營利的社會企業,邀請恩格伍德的人組成董事會,一起參與重大決定。

在這低收入地區,他們也要考慮定價,儘管獲利有限,仍不能太貴,才能成為真正的社區空間。希普卡告訴《芝加哥論壇報》,只要有1塊美元(約31塊台幣),就可以進來,感受自己是被值得好好對待的顧客。

陸續在附近開了幾家分店的嚐味咖啡(The Sip & Savor),甚至還提供身障退伍軍人或正在接受戒毒治療的人,有個晚上可以睡覺的地方。

在任何破落的社區,年輕人都是未來的希望。創生咖啡(Build Coffee)就用這些策展的方式耕耘,讓容易誤入歧途的年輕人有不同的選擇。相較於飆車、抽菸、鬧事,年輕人晚上會在這裡聚會聊天,有才氣的人在這裡也有舞台,可以表演、分享、銷售自己的作品。還有公民團體在這些地方辦工作坊、讀書會,滋養年輕人的心靈成長。

解憂小棧,讓人心有歸屬感

人們在這些地方,漸漸有了歸屬感跟社區感。嚐味咖啡的創辦人卜孚(Trez Pugh)發現,當熟客有朋友從別的地方來時,會特別帶他們到咖啡廳坐坐、打招呼,彼此喊著名字親切問候,有如舊時代到小酒館喝一杯一樣的溫馨。

解憂咖啡店能夠持續成為解憂小棧,需要信守承諾。開幕不到1年就不得已要搬家的傳統咖啡(Heritage Coffee)在傳出要搬走的消息時,人們以為這又是一家外來、只想試試、無心長久經營、令人失望的傷心咖啡館。創辦人塔斯克史蒂夫婦(Dion and Colette Tasker Steele)因此急著闢謠,他們會留在附近,因為芝加哥南區需要這樣的地方,他們希望看到這些地區繁榮起來。儘管附近有很多空屋,交通人潮有限,路人可能把他們當作難以理解的蠢蛋。

這些咖啡廳的問世與成長,也提供了當地人創業的另一種典範。他們多半不易取得貸款,卜孚一開始就是用信用卡和自己的退休金帳戶401K裡的錢跨出第一步。雖然一直還在財務中掙扎,但是嚐味咖啡有能力拓展分店的成功故事,吸引了更多人願意在此開設有共同願景的解憂咖啡廳。

創造改變,創造就業

「我們正在創造改變,創造就業,改變了社區。這是我想做的事,這超給力的!」卜孚感到很值得驕傲。

光靠解憂咖啡館,當然還不足以扭轉弱勢社區的整體環境。槍擊、疾病、輟學並沒有因此根絕。但是這些解憂咖啡館的名氣逐漸傳開,市長與州長等政要、名人一一到訪加持,市政府與金融機構的優惠創業貸款逐一到位,希望這樣的當地創業與社區經營模式,能夠慢慢改變芝加哥城南風貌。

但是他們散發出的溫暖、奇異的光芒,無法用金錢堆疊或換取。他們將持續讓人情加溫,讓社區醞釀希望與溫暖,是這些社區真正的資產。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