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做得比說得多 「JJ的堂哥」台灣星展老總推社企上國際舞台

星展銀行提供

人稱「川哥」的星展(台灣)總經理林鑫川,可說是最接地氣的外商老闆。他上傳統市場、逛誠品與建國花市、還去當社企志工,稱他為「庶民」老總無誤。在他眼中,台灣是怎樣的面貌呢?

跟星展銀行(台灣)總經理林鑫川說話,一不留意就會以為他是正港的台灣人。

「哇,這是韓國瑜的造勢場合嗎?」8月3日,林鑫川帶著星展銀行300多位員工與眷屬,共同前往桃園觀音海邊淨灘。這場由星展與環保團體重新思考(Re-think)、台客劇場共同舉辦的淨灘,當天竟然來了超過3千人,創下台灣單一淨灘活動最多人數的紀錄。

當天剛好高雄市長韓國瑜到桃園宮廟參拜,一下車看到路邊源源不絕的人潮,林鑫川半開玩笑地說,旁人聽了無不笑說「他比台灣人還熟悉台灣新聞」。

「都知道啊,我新聞有在看的,」操著一口流利國語的林鑫川,只有淡淡的新加坡口音,讓人有時會冒出「咦,你不是台灣人嗎」的疑問。

不只知道政治人物,他對台灣的「國民常識」更是暸若指掌。

「蚵仔麵線,放點黑醋、香菜,很好吃。通化街夜市有一攤不算是最有名,但是還不錯。大腸包小腸,長長久久啊,我也吃。五分埔巷子裡有個賣雞湯的,也很不錯,」上傳統市場買菜、去文昌街買家具、爬象山健行、建國花市逛街、誠品買書的林鑫川,可說是台灣最接地氣的「老外」總經理。

最接地氣的「三接銀行」

「我們是『三接』銀行,最接地氣的外商銀行、讓台灣跟外部接軌的銀行、幫助台灣青年接軌國際的銀行,」很有行銷概念的林鑫川,開玩笑地說,「我們請不起JJ來當代言人,只好請『JJ的堂哥我本人囉』,JJJ三『接』(J)嘛。」

林鑫川的接地氣,呼應了星展對台灣的承諾。當許多外商不再投資台灣時,星展在今年7月宣布加碼投資台灣,增資22.5億台幣。這是星展台灣二度增資,也是外銀在台成立子行後,唯一增資的銀行。其他外商銀行不做的車貸,星展做,甚至連房貸都做到40年,在本土銀行中也少見。

星展扶植社會企業的CSR主軸,更是跟台灣社會緊密結合。從翻轉乳業的鮮乳坊、推動友善農業的「直接跟農夫買」、到減塑推手青瓢,這些推動台灣社會正向發展的社企,都在過去幾年拿到新加坡星展基金會的獎助金。除此之外,星展還提供社會企業專屬帳戶,不僅有優惠存款利息,匯款、轉帳等所有手續費也全免。星展亞太6大市場都有社企帳戶服務,但相較之下台灣星展給的條件最優惠。

支持社企送佛上西天

「台灣銀行很難賺,但整體來看,社企佔業務的比例不會太高,所以送佛就送上西天囉,」去年6月才派任到台灣的林鑫川,對於前任留下的政策從善如流。事實上,他跟這個優惠作法也有關係,因為他先前擔任星展全球企金營運長,各國分公司的方案都需要他的支持。

來到台灣後,他也積極參與星展推動社企的活動,親身見證台灣社企的蓬勃發展。星展每年底舉辦的「社企尾牙」,與今年5月在高雄舉辦的亞太社企高峰會,讓他驚艷於台灣社企多元豐富的生態系。他也擔任星展的志工,兩度前去協助「跟農夫一起買」採收蓮子與除草,第二次因為踩到紅螞蟻窩,還導致蜂窩性組織炎。

「全團只有我被咬,我想是牠們喜歡南洋的肉骨茶味,」幽默的林鑫川說。

跟台灣有緣的新加坡人

今年51歲的林鑫川,雖然上任才1年多,卻從業務、公益、到日常生活,都非常融入台灣。其實,他跟台灣的關係可說是源遠流長。他的外祖父是中華民國當年派駐新加坡領事館的秘書,母親在新加坡出生,父親是來自福建的第一代移民。小時家裡開雜貨店,他因此從小就說中文,也看中文報紙,初中上的是中英並重的學校,還跟來自台灣的小留學生結為好友,培養出良好的中文底子。

「我現在早上起來看的第一份報紙還是中文報紙,」中文造詣好到都引用《孫子兵法》跟同仁分享經營策略的他,連星展的品牌口號「生活隨興、星展隨行」這幾個字,都是他的親筆墨寶。

他第一次來台灣,是1986年高中畢業前(當時台灣還未解嚴!),跟著學校管樂團來台在北、中、南巡迴演出,吹低音號的他因為中文流利,順理成章擔任司儀。開始工作後,他先在PriceWaterHouse擔任會計師,在紐約工作時常去有「小台北」之稱的法拉盛。2001年加入星展後,一路歷練風控、法遵、企金營運長等職位,業務也都跟台灣有接觸,2008年星展收購寶華銀行時,就常來台灣出差,並自2011年起擔任星展台灣的監察人,2014年轉任董事,可說跟台灣關係密切。

「我中文壓抑了50年,來台灣終於解放,英雄總算有用武之地,」林鑫川笑著說。

台灣人為對方著想、重雙贏

這些年來跟台灣的接觸, 讓他對台灣的評價很高。中英雙聲道的他,擅長用「藏頭詩」方式,拆解英文單字按字母重新「說文解字」。Taiwan 人在他眼中,剛好可用這6個字母來詮釋:

Thoughtful(細心體貼):「台灣人就是很為對方著想啊。」
Articulate(能言善道):「你看那些名嘴多會講!」 
Innovative(創新能量):「台灣是科技島,沒有台灣就沒有電腦、手機。」
Win-Win(合作雙贏):「大家重視關係,所以盡量做到雙贏。」
Action-oriented(行動積極):「台灣人行動力很強,辦事很認真、很用功。」
Never Say Never (永不放棄):「我聽到的,都是『沒問題,我可以把事情做好。』」

台灣人都未必對自己有如此正面的看法,為何來自新加坡的他,有如此正面看法?「這是我親身體驗到的,像是『直接跟農夫買』的創辦人小金,個子不高,但很有戰鬥力,又很有熱情,就是很TAIWAN啊,」林鑫川說。

有限的資源,無限的奉獻

不過,台灣人的溫柔敦厚,某種程度也是他不太習慣的地方。例如,同仁都會稱他「總經理」或「老闆」,但其實新加坡總部早已是直呼彼此名字的文化,讓他至今仍不太習慣。「我知道大家很難直接叫我名字,所以我說叫我『川哥』好了,我們內部有個平台就叫『川哥會客室』,」太過禮貌,也是個問題!

台灣人的謙虛有禮,有時也會成為在國際市場上競爭的弱點。以台灣的社企為例,每年申請星展基金會獎助金時,跟共同競爭的其他國家相比,一方面因為要用非母語的英文做簡報,一方面也因為比較害羞不太張揚,常面臨「做得比說得多」的窘境。雖然台灣星展的公關與企金同仁,會協助報名社企調整提案,但林鑫川聽到台灣社企面對的問題時,就主動加碼願意先當第一關的評審,好讓這些企業有機會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

「會講不會做不可以,會做不會講也不行。社企有產品也有熱情,但要怎樣把這兩個加起來講出一個道理,還是要有技巧的。我相信我會有幫助,而且基金會的評審都是新加坡人,我比較知道新加坡人的想法,」林鑫川笑著說。

「有限的資源,無限的奉獻。每週六早上,邊吃麵線邊談,沒問題啦,」川哥不改一貫的風趣,即便是幫忙做公益,也要不忘入台味。

【SDGs線上國際論壇】2-1|照明大廠昕諾飛,如何擴張節能版圖,用光照亮其他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