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動畫形塑新一代的精神品格

國際扶輪社地區總監廖文達與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林欽榮等嘉賓啟動關懷學童園遊會

新唐人電視台

卡通動畫發展出人偶活動不稀奇,但是新唐人賦予人偶的特質,不只是娛樂,還涵藏了更深一層的品德與生命的教育。新唐人的CSR,不是外加的行動,而是已經深深內化在每一個創作與推廣的歷程裡。

漢字三千歲的奧秘 盡在《悠遊字在》

隨著輕快的旋律,小朋友們活潑的跳著動動操。仔細一聽歌詞,竟有「盤古」、「女媧」和「倉頡」,再看向舞台,帶著大家律動的,還是一支白眉毛白鬍子的「超級大毛筆」。活動一結束,只見孩子們前仆後繼,排隊要跟這支大毛筆抱抱和拍照。這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啊,這位校園人氣明星可是新唐人漢字動畫節目《悠遊字在》裡的「男主角」―― 毛筆爺爺。

為什麼大家這麼喜歡毛筆爺爺呢?一個小女孩說,我以前常常「網」和「綱」分不清楚,可是看了《悠遊字在》知道「網」字的由來後,我就不會再寫錯字了;另一個小男孩搶著說,他會告訴我這個字怎麼從以前甲骨文變成金文,再到現在的楷書,很有趣。

《悠遊字在》的製作人何盈滿說,以羨慕的「羨」為例,下面應該要寫三點的「水」,可是有些小朋友老是只寫兩點,因為他不知道三點跟兩點的差別在哪裡。看了《悠遊字在》後,小朋友會知道,羨慕的羨上面是「羊」,羊肉好吃又滋補,看了很想吃,底下的欠是欠缺的意思,加起來的意思是很想吃卻又吃不到,那會怎麼樣?是不是就會口水一直流,所以要寫三點水的「水」不能寫二點的「冰」!孩子們就在這種簡單又有趣的學習中,繼承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涵。

創作初期,《悠遊字在》製作團隊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台灣、中國大陸出版的漢字節目,令人惋惜的是這些節目並未呈現出中國文化裡最核心的人文精神與道德觀念。製作人何盈滿認為,介紹一個字,一定要帶出它的歷史與文化背景,在找資料、做研究,參考歷代文史、文字學、人物服飾等方面,他們投入相當的功夫。除此之外,節目的構思設計也包括了學習動機的誘發和自我探索能力的培養,不只是將其考古還原。

一個平常酷愛電玩的學生在連絡簿上寫著:「今天下午老師放一片『說忍』的影片。所以,以後別人要打我,我就發揮我的功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就是我的功力,我把『忍』這個字封為我的功力,因為我的『德』點數就會增加,『業』的點數就會減少,而且吵架這種方法會把事情搞得越來越嚴重,不會把事情處理好。」點數、功力這些都是愛玩電玩的孩子慣用的術語,孩子的老師說: 「如此自行結合的天真反應,雖說有點令人啼笑皆非,但也正因此,我們才知道孩子們真是把「忍」的概念收在心底了。

在幼稚園裡,老師意外的發現,只要播放《悠遊字在》的「稻米」篇,小朋友當天午餐的飯碗就變乾淨了!當拆解「我」這個字時,孩子們發現「我」字裡頭,竟然藏了一個古代的兵器「戈」;甲骨文的「人」,為什麼都是微微彎著腰?透過這些提問與討論,搭配每一個主題字的歷史典故或成語故事,生命教育和品德教育所要傳達的價值觀,就這樣潛移默化進入了孩子的心裡。

高雄鳳山壽天宮文化季,邀請「小乾坤」及「悠遊字在」 共同推廣漢字和兒童品德教育

教育界難得的好幫手

在《悠遊字在》的官網上,有近百位台灣各地中小學校長、教師、志工、故事媽媽使用《悠遊字在》之後的心得,這些心得一開始也是源自於製作團隊的「別有用心」。

當初剛完成第一季作品時,團隊們想主動送給一些偏遠小學,但又擔心老師們收下後會將它束之高閣,或讓它孤伶伶的躺在圖書館裡,而讓美好的想望落空,於是製作團隊自告奮勇,辦理了「如何使用悠遊字在」的教師研習會,規定參加研習的老師,使用這套教材後必須填寫問卷,以及提供學生觀賞後的反饋,才可以免費獲得這套教材。

這個別有用心的要求,卻使越來越多的老師看見了新唐人電視台推廣此節目的深刻涵意。2008年《悠遊字在》第二季的作品獲得廣播電視小金鐘「最佳兒少動畫獎」,評審們的高度肯定,給辛苦的製作團隊莫大的鼓舞。說來令人難以置信,團隊成軍之時,幾乎全是志工。何盈滿說:我們整個團隊從青春少女到退休老頭子都有,我是最老的老人。這些人從構思到劇本;從色彩、造型到配樂、剪接,上上下下沒有人是為了賺錢而來。他們共同的信念就是讓小朋友們瞭解漢字的美,與其豐富的精神內涵,從願意親近,願意學習,最終得以將這些傳統文化的價值觀引為一生為人處世的典範。團隊期許作出來的節目,是要能夠留給未來,像中華文化一樣源遠流長,流芳千古。

魏德聖導演與「小乾坤」及「悠遊字在」人偶合影

《天庭小子小乾坤》 品格小神仙下凡來

另一個被小朋友開心簇擁著的主角,是新唐人電視台的另一部「弟子規」動畫《天庭小子小乾坤》的主人翁小乾坤,真的是威力無窮,不愛刷牙的孩子,看了小乾坤之後,會主動跟媽媽說要刷牙;在烏克蘭國際影展上,一個大女孩看了小乾坤之後,對記者說:「我們的孩子非常需要這樣的卡通,因為我們的國家正在經歷戰爭,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他們在互相殘殺,表現的像一個無知的小孩。」

新唐人原創開發動畫《小乾坤》(Heavenkid),將艱深的三字一句《弟子規》,從傳統的說教方式轉換成趣味的現代生活戲劇故事,教導孩子孝順、友愛、負責、誠信,讓孩子從娛樂中學習「道德重於財富學識」的核心價值。

製作人林孟穎本身是兩個孩子的媽,作了近10年的兒童節目,她知道其實女兒並不喜歡她製作的節目,她也幡然醒悟,以往製作的節目,其實都是基於自己的想法與觀念,並沒有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他們真正的需要。於是,在《天庭小子小乾坤》的製作過程中,每一集都分成四階段,進行四次的問卷調查,調查對象包括兒童心理專家、校長、老師、家長和孩子,確認節目是這些主要和次要目標觀眾都認同的內容。

《小乾坤》的設計定位,一開始便是清楚的,要成為陪伴孩子成長的品格小神仙。製作過程裡的每個環節,林孟穎都非常細膩的關注。編劇的用心體現在許多劇情的編排,例如:為了避免給孩子帶來負面影響,若有角色需做負面表現,則會安排立刻糾正的情節。劇中也沒有對身份、性別、身材等的歧視、笑點的設計不落在別人的窘境上;排除嘲笑、威脅、不雅、暴力的台詞,如腦殘、屁啦、狗屎、瘋子、欠扁…等等。對這些細節的認真處理,讓《小乾坤》跟《悠遊字在》一樣,都是讓父母和老師可以放心讓孩子收看的好節目。

台灣有不少兒童節目會衍伸出各式各樣的實體活動,《小乾坤》跟《悠遊字在》也不例外。但是《小乾坤》所衍伸出的「品德列車」和《悠遊字在》所延伸的「漢字學堂」,不僅是好玩,更是寓教於樂,親子共享的設計,連大人都受益良多。口碑建立之後,《小乾坤》的品德列車活動,獲邀至全台灣各校園的場次幾近破百;「漢字學堂」和台北孔廟的合作,報名之踴躍,更是幾近秒殺。

近日108新課綱甫上路,《小乾坤》跟《悠遊字在》團隊也與時俱進,將以往放在網路上,供老師免費下載的一到六年級九年一貫的教案和學習單,予以重新修訂,修改為符合108新課綱精神,以培養素質為主的教案與學習單。

《小乾坤》榮獲臺灣第一座美國休士頓國際影展「兒童節目金獎」

多面向的東西文化交流

2015年,《小乾坤》跟《悠遊字在》開始進行動畫的國民外交。林孟穎說,當初小乾坤的動畫節目,鎖定的目標就是國際市場。我們相信弟子規的內涵,相信漢字所蘊藏義理,都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普世價值。果不其然,《小乾坤》主題曲的36國小朋友合力接唱此一創舉,收到了不同國家熱烈的迴響。

兩部動畫從2014年開始積極參與國際影展,《小乾坤》累積的得獎紀錄,恐怕是台灣各兒童節目難望其項背。從2014年榮獲臺灣第一座美國休士頓國際影展「兒童節目金獎」開始,至今已獲得58座國際獎項,並入圍全球五大洲的40個國家,超過100個影展。《小乾坤》呈現中華正統文化的豐富內涵,同時融入台灣精神與多元文化特色,讓台灣文創實力在國際發光。

《天庭小子 – 小乾坤》全球首播記者會,現場播放由 36 國兒童 用中文接唱主題曲的短片,部分接唱兒童與小乾坤在現場表演

《天庭小子 – 小乾坤》全球首播記者會,與會貴賓包括 巴拉圭、尼加拉瓜等大使館官員及家屬

可複製的社會參與 讓CSR循環永續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這句話頗能形容《小乾坤》跟《悠遊字在》這兩套節目的後續發展。在推廣團隊的行腳奔波下,《小乾坤》與《悠遊字在》逐漸打開知名度,也開始和企業及公益團體合作,從嘉義城隍廟、嘉邑行善團到國際獅子會、扶輪社,皆以認購的方式,贊助購買《小乾坤》與《悠遊字在》DVD,再透過當地政府教育局,轉贈給轄區內各個學校。另外也和國內教科書體系,康軒、翰林等集團合作,提供其作為輔助教材,以互惠的方式共創雙贏。這種多方共好的合作方法,也是新唐人電視台作為一個公眾媒體,發揮企業社會責任,一種可延伸複製的運作模式。

媒體本身即是社會公器,自身的所為都給社會帶來深遠的影響,可謂動見觀瞻,不只不可不慎,更應該發揮積極的帶動作用。除了每天的新聞戰場衝鋒陷陣,帶給觀眾真實的第一手報導之外,新唐人電視台開闢了另一條溫柔卻堅韌的傳統文化回歸之路,這條路所發揮的社會影響力將是個無盡藏。他們自身的努力,盼能拋磚引玉,吸引更多有志之士的加入,在這關鍵的年代,一起承擔起讓新一代的品德提升、社會道德向上的歷史責任!

新唐人專案聯繫人:陳小姐,0986-100-188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