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和史丹佛招生都下降 為什麼傳統MBA不再受青睞?

Shutterstock

《經濟學人》報導,2019年美國傳統MBA課程的申請人數下降了7%。一股要求MBA教授公共利益重要性的浪潮正在蔓延,傳統菁英式的MBA不再受企業歡迎了嗎?他們該做出什麼轉變?

美國最傑出的MBA學校—哈佛商學院和史丹佛商學研究院2019年申請者數量下降了7%左右,這是怎麼回事?

根據管理研究所入學委員會(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的數據,2019年美國MBA課程申請者比2018年少了7%,從美國東岸到西岸近四分之三的兩年制MBA碩士課程申請人數都下降。波士頓大學Questrom商學院院長蘇珊.福涅爾(Susan Fournier)說:「我們正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干擾。」

第三波全球化衝擊

福涅爾口中其中一個干擾,是來自海外商學院和線上課程日益激烈的競爭。

管理教育在20世紀60年代蓬勃發展,美國學校主要教授美國學生。隨著80年代和90年代世界經濟全球化,美國的課程規劃和學生群體也隨之全球化。 史丹佛商學研究院的負責人桑吉特・喬弗拉(Sangeet Chowfla)現在發現了「第三波」,他表示,美國以外的學校改變了,像是歐洲有許多學校提供更便宜的一年制MBA課程,讓不少學生傾向選擇離家更近,或與未來雇主更近的地方學習。

在最新一輪申請周期中,美國四分之三的兩年制MBA課程海外申請人數下降,申請亞洲商學院的人數從2017年到2018年則上升了9%。最近美國反移民情緒上升,更加速了這一趨勢。 

美國人對MBA的熱情也在降溫。超過一半的美國學校表示,國內申請人數減少,原因在於飛漲的學費遠遠超過了通貨膨脹的速度,這讓他們和外國人一樣望之卻步。一流的MBA課程包含生活費需花費20多萬美元(超過600萬台幣),即使有經濟資助,許多學生畢業時仍背負逾10萬美元(約300萬台幣)的債務。當經濟蓬勃發展、勞動力市場吃緊時,放棄兩年薪水的機會成本是更高的。國際商管學院促進協會(Association to Advance Collegiate school of Business)的數據顯示,需求疲軟導致美國全日制MBA課程數量在2014年至2018年間減少了近十分之一。

全球競爭之外,新技術平台也減少了高品質課程的成本。福涅爾表示,這迫使「對MBA的價值主張進行清算」。

像是波士頓大學的Questrom商學院與大型線上教育公司edX合作,以僅僅2.4萬美元(約75萬台幣)的價格提供一個完整的線上MBA學位,這還不到其在校同等費用的三分之一。

正如福涅爾所說,與其讓別人這麼做,不如自己動手。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在供應鏈管理和金融等領域提供了價格低廉,但類似的線上課程,通過課程的學生將被稱為微碩士(MicroMaster),相當於1/4碩士學位。微碩士畢業生可以銜接升讀相關大學的碩士學位課程,線上修課的學分也會獲得承認。

線上教育平台2u也正為一些混合型MBA學位引入延遲學費計劃,它將與合作的商學院共同負擔前期成本,學生找到工作後再付錢即可。

將企業社會責任納入課程

不僅來自外界的兢爭壓力提升,這些學校還有課程規劃僵硬化的問題。

Salesforce創辦人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10月訪問紐約時,除了將Facebook比喻成香菸,支持企業加稅以應對舊金山無家可歸的現象之外,還將矛頭對準了美國的管理教育。他指出,美國的管理教育讓學生將利潤優先於公共利益,而這與「新資本主義」不符。

對於貝尼奧夫的話,許多商學院院長表示同意。杜克大學福夸商學院的威廉・博丁(William Boulding)說:「我們需要讓學生思考商業在社會中的作用,尤其是在資本主義受到攻擊的時刻。」哈佛商學院的尼丁・諾里亞(Nitin Nohria)也觀察到年輕校友和新進學生,希望「工作場所能夠反映出目標和價值觀」。史丹佛大學商學研究院的喬納森・萊文(Jonathan Levin)則談到商學院的責任,是讓學生認識到公司的行為會導致社會承擔一些後果,「公司的領導者和老闆需採取行動來恢復信任。」

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院長杰弗裡・加勒特(Geoffrey Garrett)認為,對品質的追求正使像他這樣的頂尖院校及其畢業生受益,加上非工資補償,校友們往往能在幾年內收回投資。不包括簽約金,美國五所最有可能賺錢的學校畢業生,他們的平均底薪為13.9萬美元。

永續資本主義成為課程核心

許多嶄露頭角的資本家也同意貝尼奧夫的觀點,並要求教授教導超越股東價值至上的商業知識。來自德國的史丹佛大學千禧世代MBA學生路易莎・格斯特納(Luisa Gerstner)指出,永續資本主義在歐洲商學院中扮演著更核心的角色。她的美國同學朱莉婭・奧斯特曼(Julia Osterman)則哀嘆,儘管課程中有一些社會、環境和倫理方面的主題,但核心課程仍「太過金融101(指太過金融本位)」。

但他們的一些教授卻持懷疑態度。哈佛商學院的一位不具名的資深員工估計,三分之一的教職員工(以及許多年長的校友)認為,擁抱「利害關係人資本主義」是一種對政治正確不嚴謹的討好。博丁承認,這的確有許多灰色地帶,但他表示,學校至少可以為學生提供「做出選擇的框架」。

利害關係人資本主義成為新選擇

例如:杜克大學開設了名為「差異世界中的資本主義與共同目標(Capitalism and Common Purpose in A World of Differences)」的新課程;哈佛商學院則將「領導和企業責任」變成一年級必修課程,透過案例研究權衡了諸如在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的財務指標之外看待道德的問題。

儘管美國申請MBA的人變少了,但歷來最熱情招聘MBA畢業生的顧問公司和投資銀行聲稱,對菁英學位持有者的興趣並沒有減弱。奧緯(Oliver Wyman) 28歲的顧問克斯特亞.西莫年科(Kostya Simonenko)解釋,一個知名的MBA學位「為你的職業生涯奠定了基礎」。

在過去,矽谷對MBA畢業生不屑一顧,認為他們一無所知,拿的薪水卻過高。如今,矽谷對他們的敵意已有所減弱。隨著新創公司成長為大公司,他們需要管理人才來協助經營,而不僅僅只有軟體工程師寫程式。史丹佛商學研究院2019年對招募人員進行的調查發現,80%的科技公司計劃招聘MBA畢業生,與顧問公司(82%)和金融公司(77%)差不多。

讓MBA更實用

由於菁英學校每年約有1億至1.5億美元的收入來自雇主們部分或全部資助員工上高級管理教育課程,所以當雇主們希望學校能教授一些技術、技能時,作為回應,哥倫比亞商學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新任院長科斯蒂斯.馬格拉拉斯(Costis Maglaras)等人正將資料、分析和程式設計課程安排在時間表上。

隨著這些課程受歡迎程度提升,它們或許會取代那些較為乏味的學科。哥倫比亞大學曾經開設了幾門有關債務市場的課程,但現在可能每學年只開設一門。與此同時,學生們蜂擁地去上程式設計課。馬格拉拉斯表示,這並不是要把商業人員轉變成科學研究人員,而是要讓他們做好與技術人員一起工作,以及管理技術人員的準備。一家大型顧問公司的招募人員則肯定,精通技術的MBA畢業生「非常有吸引力」。

哈佛商學院的諾里亞說,傳統MBA課程的市場正在萎縮,哈佛凍結了學費,這是一個時代的指標。他認為,線上教育「非綑綁者(unbundlers)」的數量會大幅增加,他們將「知道」、「做」和「存在」分開。

諾里亞預期,假以時日,線上教育將與哈佛商學院這樣的「捆綁式商學院」匯聚在一起。他樂觀地認為,管理教育非但不會崩潰,反而會因此變得更加富有。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