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6歲女孩,催生了全球第一款玩具女兵

YouTube

2020年聖誕節,全球第一款玩具女兵將面世,而這都得感謝一個6歲女孩的「仗義執言」。

你是否發現過,玩具兵都是男的?

來自美國阿肯薩斯州的薇薇安・洛德(Vivian Lord)從小就愛玩哥哥的玩具兵。2019年7月,她終於在遊樂場贏得一組屬於自己的玩具兵。她開心地在桌子上排出兩道陣線,上演好人壞人對決,卻失望地發現裡頭沒有女兵。

圓圓的小臉,好幾天追著爸媽問。「她要我們上Google搜尋看看玩具女兵是不是真的存在,若找的到,她希望我們能買給她,」薇薇安的媽媽布蘭妮・洛德(Brittany Lord)說。她找到了,但跟薇薇安想的不一樣。「我們只找到了一些粉紅色的玩具兵。她很快就指出那些不是女人,而是塗成粉紅色的男人,而且玩具兵才不穿粉紅色。」

能不能有像女人的玩具女兵?

洛德提議薇薇安可以試著寫信給製造和銷售玩具兵的玩具公司,薇薇安真的照做了。她用藍色原子筆,一筆一畫在白紙上寫下她的不滿:「我的名字叫薇薇安。我踢足球,今年6歲。你們為什麼不做玩具女兵?我朋友的媽媽就是女兵!!所以你們為什麼不做!!!!!」童稚的筆跡,錯誤的拼字,都無法掩飾她的火氣和挫折。她試著表達自己的論點:「我有看到粉紅色的玩具兵,但那些不是女人,而且軍隊裡才不穿粉紅色。有些女生也不喜歡粉紅色。所以拜託你能不能做長得像女人的玩具女兵。」洛德不知道這些信會不會有回音,她只是想,或許薇薇安能從公開表達自己的意見中學到一課。

多數的信確實石沈大海,但有一個人回信了。她們收到了一封來自賓州小玩具商BMC玩具公司經營者傑夫・伊梅爾(Jeff Imel)的信。BMC是一家一人公司,伊梅爾校長兼撞鐘,公司就在他家,位於一個人口僅7.6萬人的小城。他約有80款玩具兵產品,多數在賓州本地或密西根生產,也有一部份在海外生產。過去幾十年來,因為製造外移,眾多美國玩具商倒閉,軍事玩具也退了流行。

這不是他第一次接到類似的投訴。2018年,退休的美國海軍艦隊司令長喬安・奧爾特洛夫(JoAnn Ortloff)來信,希望能找到玩具女兵送給三個孫女,她認為玩具女兵有助於提升軍隊中的女性地位,促進兩性平等。儘管奧爾特洛夫在美國海軍服役33年,且擔任國防部女性軍人諮詢委員會委員,但她說:「我們經常被要求出示丈夫的證件或表明丈夫在軍中的身份,而不被認為是現役軍人。」

軍中女性要傳遞的是什麼訊息?

她也曾在女性軍人活動時展示了粉紅色玩具兵,「不論男女都會拿起來看,然後說他們是男性士兵的『可愛女孩』版。」她心中警鈴大響,「我意識到這絕不是軍中女性想要傳遞的訊息。」她指出,現在每個軍事部門中都有女性擔任戰鬥職務,微小的綠色玩具部隊應該反映現實。

伊梅爾答應會探索這個可能性,也確實找到一組來自日本,穿著高跟鞋的現代女兵,還有1950年代的塑膠陸軍玩具護士。但新玩具兵的設計和開發昂貴費時,他說:「我得付錢給雕刻家,付開模的費用,付製造訂金,如果它是從中國來的,坐船就要5個星期。」零零總總的成本加起來,都能買輛不錯的新車了。愛莫能助下,他回信給奧爾特洛夫和薇薇安:「也許,有一天我們能加以實現。」沒想到,薇薇安的信上了各大新聞,一把火就此延燒開來。

「自從薇薇安的故事在大電視台播出後,有許多女性來信告訴我說她們多希望在自己長大的60年代能擁有小小的綠色玩具女兵,人數之多,令我訝異。」伊梅爾告訴美國公共廣播電台。有了大量報導和湧入的支持,他決心放手一搏。他委託進行素描,用樹脂製出初步模型,還在9月的芝加哥玩具展上展出了精緻的草圖和模型,呈現出英姿颯爽的綠色女兵。

依他的規劃,玩具女兵會有5種不同姿態:一個側身而立,一手持槍,一手握著望遠鏡;三個或站、或跪、或匍匐前進,並同時射擊步槍;還有一個女兵單膝跪地發射火箭砲。至於資金,他預計2019年11月推動群眾募資,爭取預購,取得經費幫薇薇安,以及許許多多的小女孩和大女孩們實現夢想。

圖片來源/BMC Toys

玩具女兵提供性別平等的角色選擇

薇薇安又來信了,這次,是在一張彩色的圖畫紙上。薇薇安說,當她聽到伊梅爾真的要推出玩具女兵時,開心地又叫又跳,「等我長大,我可能也會送一些給我的孩子們」。奧爾特洛夫也很振奮,這對她和許多女性意義重大,玩具女兵給了女孩們性別平等的角色選擇,「我們不是可愛版的男性軍人。」

但性別平權的路上,總有各方勢力不斷拉扯。在女孩們的夢想成真時,也有一股反動勢力反對綠色玩具女兵的誕生。他們的理由是:綠色玩具兵是描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軍人,當時軍隊裡的女性頂多是提著護士包,哪有女性上戰場?所以,扭曲史實的玩具女兵根本不應存在。

綠色玩具兵確實是1930年代的產物,但伊梅爾告訴《紐約時報》記者說:「它們不僅僅是二戰電影裡的士兵的玩具版本,它們也存在於自己的宇宙裡。」《玩具總動員》裡的綠色玩具兵透過嬰兒監視器,偵察主角的聖誕禮物,或是離家出走,最後落腳托兒所的劇情,顯然沒有引起社會反彈。誠如CBS電視網的記者所言:「恐龍和丘巴卡(星際大戰角色)也從來沒有在同一戰場上打過仗,但似乎沒人對這種扮演遊戲提出質疑。那麼,有什麼理由不用玩具女兵來賦予女孩們力量呢?」

玩具能開啟孩子的想像力,把自己投射到故事裡,伊梅爾說:「每個孩子都想成為他們故事裡的英雄……誰是英雄,不應由我們決定。女孩也應該跟男孩一樣,能在玩具中找到認同。」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