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森林 王村煌專欄】把室友變沒血緣的家人 玖樓用共生延續房子與人的價值

多元包容的社群,跨世代、跨族群的共創想像都得以實現。

玖樓

北漂租屋,只能縮在小小的套房殼裡,過著阿宅的生活?玖樓社會企業打破人與人之間的冷漠,讓房東跟房客可以共煮共食,讓彼此陌生的室友變成是沒有血緣的家人,更讓在同一屋簷下的跨世代室友激發出新的生活火花,讓租屋也可以有歸屬感。

潘信榮、王維綱和柯伯麟是玖樓共生公寓的共同創辦人,也是北漂遊子的典型代表,當年就讀台大的三人,租屋是他們頭痛的問題,市場上的隔間套房多半空間狹小,租金昂貴,而且沒有客廳、廚房和餐廳,多數房東考量投報與坪效的傳統租賃,把人的關係層層隔離,無法令人久待,只能往外頭跑,或許這也是咖啡館興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起初,信榮與朋友在台北共租公寓,常邀請朋友到家裡用餐、聚會,並讓外縣市的朋友借住,位於九樓的租屋成為半公共空間。為了解決自身的需求,三人改造租屋,實現理想中的生活樣貌,也強化公共空間的設計感與實用性。像是客廳和餐廚,就提供大家一個可以聊天分享、下廚放鬆、享受生活的場域。當時因為多出一個房間,在FB上公開徵選室友,沒想到一則PO文,觸及率竟達10萬,兩、三百人報名面試,這也開啟了玖樓創立的序曲。

萬華玖樓房間實景,增加了許多精巧的收納空間,只要一卡皮箱就可以入住。圖片來源/玖樓

30年沒進步的租屋市場需要一個創新

三人長期觀察,台灣租屋市場,已經30年沒有進步,隨著社會結構已從大家庭走入小家庭甚至單身戶,產業缺乏創新,造成許多空屋閒置,光是台北市加新北市,就有18萬戶空屋,而傳統街屋或是老式公寓,沒有電梯,讓很多年紀大的房東,一方面無力整理,一方面擔心房客素質,導致空屋閒置,供需問題與市場困境早已浮現。

在租屋與旅館之間,玖樓找到一個全新的定位。傳統租屋太不人性,而旅館居住時間短,無法累積長期的交流,玖樓的崛起,反映了強烈的世代需求與居住省思,自稱舞台製造師的他們認為房子是租來的,但生活不是,如果玖樓能影響雙北百萬租屋者其中1%的人,讓生活更有品質,透過空間設計、共煮共食或是讀書會等活動交流,熱絡人與人的情感,就能將更多房子打造為獨立舞台,創造更多對於雙北的想像和期待。

透過與地方政府社會住宅的合作經營,開啟對台灣新世代的生活想像。圖片來源/玖樓

室友是沒有血緣的家人

玖樓的會員包含學生、上班族、青創者與外國人,玖樓的初衷,是想要讓人在台北住得開心有趣,也重新梳理回家的觀念,他們希望租房子不是只租一張床,而是要在公司與家之間,創造第三個空間,也就是共同生活空間,提供人們真實的交會與連結。人們共同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同一個屋簷下,室友其實就是沒有血緣的家人,這些不同背景的室友組合,豐富了彼此的視野與生命的記憶,也可能延伸為多元的合作機會,這是傳統雅房與套房所無法產生的價值。

玖樓透過社群般的居住實驗,在都市生活裡創造了人跟人之間的連結和歸屬感,也運用科技解決管理問題,像是信用卡定期扣除房租、手機申請居家裝修等。玖樓重塑了社區關係與理想生活,不僅實踐社會企業的價值,也為自身營運帶來新契機,發展出可以持續獲利的商業模式。

成立短短三年,累積近3,000人次申請入住,擁有3萬多名網路社群粉絲,在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之際,玖樓和公部門攜手,規劃三峽青銀共居宅與永和社會住宅,並在2017年成為台北市政府認證的專業房東,透過深耕社區,找出適合台灣的青銀共生模式,甚至獲得來自日本的邀請,分享空屋活用與社區改造的經驗。

透過公共空間的重新設計,客廳再也不是緊閉的私人空間, 而是可以跟朋友一起討論、分享生活的靈感場所。圖片來源/玖樓

青銀共居開創了跨世代的新人生 

身為高年級實習生的我,非常贊同青銀共居,認為它能銜接高齡化的時代趨勢,也能逐步改善獨居老人和租屋市場的問題。房東保留一個房間,無論是自住或是long stay,透過和年輕人一起居住、一起生活,成為跨世代的朋友,高齡者可以分享寶貴的人生經驗,年輕人可以貢獻體力和所長,等於活化了老房子,活化了人際圈,人們因交往不同年齡,不同經歷的朋友,繼續開創很有活力的第二人生、第三人生,經由共生概念,一起延續房子和人的價值。

秋日台北氣侯怡人,暖暖的陽光照進萬華玖樓,明亮的公共空間裡有我和玖樓團隊的談話聲,也有許多外籍朋友的笑語不斷;老台北、老社區、老大樓霎時變得富有活力與值得探索,老與新不再是楚河漢界,人與人更交會出跨世代的火花!

五十年的老旅社,透過老屋新生帶入更多年輕活力,所謂地方創生,就從一起生活開始。圖片來源/玖樓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