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孩子」舒米恩 用音樂尋根,帶部落孩子站上世界舞台

Suming 舒米恩

舒米恩(Suming Rupi 舒米恩・魯碧),來自台東東河鄉都蘭部落,他創作的阿美族母語〈不要放棄〉,獲得2016年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這是27年來首次有原住民歌曲獲獎。除了詞曲創作、歌手、音樂製作人、音樂節策展人,他還是一位演員,參與《跳格子》演出,獲得45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

舒米恩在音樂路有了斬獲後,也不忘回饋部落,他說:「你可能很難想像,10年前,資源貧乏的台東孩子會因為和我到加拿大演出、開了眼界,現在到了德國念書。我想讓外界知道,原住民不是只會打獵,我想讓家鄉部落的孩子體會世界有多大。從不信任到認同,這段路走了10年,很值得!」

外界對原民的刻板印象 提醒了自己是誰

Suming學生時代就渴望離開部落,國中時,一個人坐著公車離開都蘭、逛到台東市,那時他以為,台東市就是整個世界。他不覺得自己跟別人有何不同,音樂創作也沒有特別意識到原住民元素,但外界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接踵而來,他開始思考身份認同的問題。

「在南部當兵,大家都講台語,只有我不會講,同袍覺得我很奇怪。」常有人問我,「你們是不是還過打獵生活?或是你很會唱歌吧!」外界對原住民的印象狹隘,Suming回到原本疏離的部落,想讓外界更了解原住民。

連續兩年賠錢,也要復活「阿米斯」

Suming從拿手的音樂開始,他耗盡口舌、說服部落長老,終於在2013年舉辦第一屆「阿米斯音樂節」,為了保持活動原粹性,Suming不靠商業贊助、不求政府補助,只靠觀眾的門票收入,結果賠了70幾萬;以為有了第一年經驗,第二年會好一些,結果賠更多,高達100萬。Suming的父母由於房屋曾被法拍,對他感到憂心和不信任,部落鄰居耳語四起,「你家房子是不是又要被法拍了?」Suming一度懷疑自己太傻,才會借款辦部落活動。

個性樂觀,大概是老天給Suming最好的禮物吧!他一度沮喪,但聽從部落長老的建議:人跟土地一樣,需要休息,他也在連續舉辦兩年「阿米斯音樂節」之後,休耕一年。這一年,他還債,也努力找方法,到第四屆「阿米斯音樂節」時,已有3,000多人參與,是第一屆僅1,000人參與的3倍。

帶部落孩子站上世界舞台

Suming熱愛音樂,從台灣藝術大學圖文傳播藝術系畢業後,卻遇上2000年數位音樂MP3崛起、唱片業蕭條,他根本沒機會發片。那段期間,他當過電視台FD(Floor Director現場指導),也在音響公司、在原舞者做服裝道具與表演,但都不長久,他始終無法忘情音樂,靠著到處比賽,終於被音樂製作人看到。

Suming因為音樂而站上舞台,也沒忘記部落的孩子,那個以前自己。

2008年他發起第一屆「海邊的孩子」,關注部落Pakalongay階層(指12到20歲的青少年)的「巴卡路耐訓練營」,除了上山下海訓練、學習傳統文化,更帶著部落孩子到臺灣各地表演,2010年開始出國表演。

Suming雖已有小有名氣,但他不是老師、也不是校方代表,部落孩子未滿18歲辦護照必需要監護人的身分證,Suming天真以為隔代教養的阿公阿嬤應該會很開心的同意,沒想到他們卻害怕Suming的動機!有時Suming還得要北上請求孩子的父母同意。

Suming說,自從他有機會出國表演,他看到更大的世界,「光是你穿上部落服裝站上台,大家就專心等著看你表演,這是從小生長在都蘭的我們沒有過的經驗。」他想讓部落孩子跟他一樣走出去感受世界。耗心耗力,為何他還做?他如何跟部落孩子一起去看更大的世界?除了深耕音樂,他為了「傳遞部落文化」又做了哪些努力?更多Suming的故事,請看內嵌影音。

圖片提供/104 Be A Giver掌聲

【本文章由104 Be A Giver掌聲授權提供,更多精彩內容請見104掌聲

延伸閱讀
1. 《【創作歌手的故事】艾怡良唱出不服輸的勇氣》
2.《【編舞家的故事】何曉玫創立「鈕扣計畫」,讓流浪舞者,回家!》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