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汪浩:德意志工匠與魔鬼的跨世紀豪賭—這些百年企業拒絕魔鬼的誘惑了?

Shutterstock

企業的成長與政權的擴張過程,總會存在錢與權相互交易的機會。這宛如與魔鬼交易的誘惑,在歷史上不斷出現,抵抗不了誘惑的企業,不論是新創還是百年基業,都可能留下黑歷史。魔鬼誘惑的詛咒,為何在不同時代卻不曾間斷?

在德國留學期間的房東鮑爾先生(Theodor Baur),是傳統師徒制磨練出來的科隆工匠。他最常提起小學時,大人們教他如何製作雪橇,在耶誕節前夕,滑到冰封的萊茵河對岸,帶回嬸嬸手做的熱甜酒(Glühwein)和小花環(Blumenkranz),最討厭人家問起他當年加入納粹童軍團的往事。

房東家後方是由號稱德意志第一工匠的傑哈特(Meister Gerhard)所監造的教堂。沒錯,科隆大教堂正是750年前,科隆大學創校校長阿爾伯特(Albertus Magnus)設計,由傑哈特監造的傑作。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通天路上的魔鬼詛咒

傳說中傑哈特為了爭奪上帝青睞,試著打造尖塔,完成世界最高的建築,取得與神對話的地位。不料,橫在通天路上的是鷹架旁盤旋不去的魔鬼。魔鬼蓄意掩蓋築塔技術,以權位為餌,迷惑工匠賭上性命。慾望薰心下的良知逐漸泯滅,「1271年,傑哈特在魔鬼詛咒聲中,從鷹架上墜下而亡,夢想的哥特式尖塔遙遙無期,」老鮑爾說。從此,通往神界的善意被阻斷!人類的貪婪後果不絕於史,文明的警世箴言也未曾稍歇。

600年後,被詛咒的傳說果然成真。1871年,俾斯麥鐵血大軍從科隆揮軍巴黎,法國的巨額賠款鼓勵工匠技術創新,教堂雙塔拔地而起,睥睨世界。1938年,只想攀向世界頂峰的國家社會主義者,更在希特勒一聲令下,被慾望沖昏了頭。保時捷用全球頂級汽車工藝,支持納粹軍事行動。福斯汽車成了德國工業標竿,在國家資本的支持下,競爭者只能紛紛稱臣倒下。

驚人的慾望動員力

慾望的動員力果然驚人,數以百萬計的海外工匠被運往德國強迫勞動,1942年,近2/3的勞動力來自這些被強迫者的福斯汽車,得以在市場上快速擴張。納粹黨人也用錢、權交易,鼓動企業投入化學武器生產,拜耳製藥甚至在當時缺乏醫學相關法律和道德約束的情況下,強迫囚犯進行人體藥物試驗,在集中營觀察「被感染」者如何對合成的磺胺類藥物反應。

馬羅(Christopher Marlowe)在其16世紀名著《浮士德(Dr Faustus)》中便警告世人,與魔鬼換約,為權力賭上靈魂,最終要付出慘痛代價。雖然劇中男主角滴血為誓時,還出現了「Homo, fuge(君宜速逃)」的最後警訊,但終究回天乏術。代價不遠,一場盟軍大轟炸,單單科隆城,數夕之間,超過2萬人死於非命,95%建築飛灰湮滅。被刻意挑釁保留下的科隆大教堂慘不忍睹。「那一天,媽媽在爆炸聲遠去後,立刻要我們把童軍團的衣服燒了,深怕被美軍發現,…。」老鮑爾闔上雙眼,欲言又止。

戰後德國的人本道德教育

落實人本道德教育是德國戰後的政策解方。啟蒙德國人性的,正是由德國大文豪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所詮釋的《浮士德》,主角最初雖然用自己的靈魂換得魔鬼的支持,卻在經歷了愛欲、歡樂、痛苦、神遊階段後得到啟蒙,於生命的最後時刻,領悟了人生真諦。他喚醒德國人面對錢、權交易時的良知。1998年福斯汽車成立一筆2000萬馬克的基金,賠償當年被他們強迫勞動的工人,成為德國企業實踐社會責任的典範。賭博的警世傳說也成了活生生的教材。

早在1865年,科隆人就設立樂透彩為大教堂籌資。戰後也用來修復教堂,落實道德教育。因此立法規定樂透彩要由北萊茵邦官方銀行100%持有,透過《國家賭博約定法》進行控制和規範,且決不投資在非政府管制的遊戲賭博業。鮑爾提醒我:「為了讓這個美好的神話能夠延續,樂透彩公司全額資助科隆工匠的大教堂修復計畫,尖塔上的鷹架至今從未卸下,讓善意總有完成的一天」。但,傳說中的幽靈依舊飄盪其間?

魔鬼的誘惑依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果不其然,2017年《紐約時報》記者傑克・尤因(Jack Ewing)報導了福斯汽車刻意設計「被故障」裝置,在污染的氮氧化物廢氣排放數據上作假,試圖隱瞞消費者,最終還是被揭穿。早在1924年,由德國歐司朗、荷蘭飛利浦以及法國燈具公司所共同密謀,設計燈泡「被故障」,以強迫消費者拋棄商品的「計畫性汰舊」,早就被批評為威脅永續發展的魔鬼。如今,竟在慾望的驅使下,陰魂不散!

更甚者,根據《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福斯汽車為了保住中國的合約,於新疆設廠時,表明對當地「什麼都不知情」。在一片撻伐後,才一改過去論調:「已意識到新疆局勢」,將「密切關注」,且強調設廠只著眼「經濟前景」,沒有「強迫勞動」的事情。殊不知21世紀的企業倫理早已無法簡化為「獲利責任」或「法律義務」,過去犯的錯誤,未來世世代代都會「被提醒」。

面對惡意,靈魂是賭不得的

鮑爾真的老了:「氣候真的變了,30年前我退休時,萊茵河只剩下零星浮冰,今年的冬天甚麼都沒了!(他停了幾秒…嘆了口氣)不過,人性倒是沒變,麻煩的是,那場詐賭還要多久,才會被慾望本身揭穿?」2018年耶誕節剛過,老鮑爾摘下玄關門上的小花環,改掛國家工藝最高榮譽:「50年德意志工匠大師」證書。那是120年前由德意志工匠協會制定,對一位科隆工匠堅持50年職業道德的致敬。

科隆大教堂前廣場,耶誕市集的熱甜酒依然薰香欲醉,樂透彩公司擺放在旁邊的運動彩頭獎:一台德意志工藝打造的汽車,吸引來自全球旅客躍躍欲試的手氣,搭在哥特式尖塔上的鷹架,依舊向摸彩人投射束束青光,上頭也總會傳來750年來不曾間斷的嘆息:「人啊!面對惡意,靈魂是賭不得的!」

(上個月老鮑爾走了,本文紀念這位不斷提醒我腳踏實地,理性思辨,堅持良知的德意志老工匠!)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汪浩

德國科隆大學社會學博士,目前擔任逢甲大學社會事業中心主任。921地震後投書德國明鏡周刊,開啟往後20年參與社會創新與企業責任倡議。作過EMBA小主管,儲蓄互助協會與家扶基金會顧問,B型企業董事,青年署國際組織與社會企業訪問團德國團領隊,參與主持亞太經合會再生能源創新企畫競賽,認為勇敢跨界學習是社會創新的關鍵。為了教育部摩課師社會企業系列課程,爬上祕魯高原採訪印加牧民,是人生至今最快樂的經驗。

【SDGs線上國際論壇】2-1|照明大廠昕諾飛,如何擴張節能版圖,用光照亮其他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