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邱銘源:又見黑面琵鷺拖著獸鋏飛行 台灣的動保出了什麼問題?

汪承禎、陳憲忠

千里飛行的黑面琵鷺,過境台灣卻躲不掉捕獸鋏的威脅,拖著沈重的獸鋏避開想要救援牠的動保人員。我們有可能建立生態補貼制度,讓為了防止養殖漁產被候鳥吃掉的漁塭主人不要再設置捕獸鋏嗎?台灣的生態保育可以更有制度嗎?

2020年1月6日,愛好賞鳥的朋友在宜蘭礁溪附近發現了一隻黑面琵鷺,牠的腳上拖著重重的獸鋏,令人不捨與心痛。看到的朋友雖然通知了宜蘭動保處,但是很可惜,快速趕到的動保處盡力了,還是沒有能夠幫牠解除痛苦,就看牠拖著沉重的獸鋏飛走了。

我想,牠應該還在附近,如果有發現的朋友,請不要急於驚動牠,還是通知動保處,用更專業的方法,解除牠的痛苦。

圖片來源/宜蘭縣政府農業處

中央地方都沒用心 捕獸鋏依然威脅動物生命

我相信,地方保育主管機關,人少、事多,已經很努力了。我相信,魚塭的主人很不捨他被吃掉的魚,但禁用獸鋏早己立法通過,販售、使用都是違法的。中央只把問題丟給地方,沒錢沒人當然形同虛設。

我更相信,好的制度和更完善的資源配套,可以讓第一線的動保人員不要那麼辛苦,可以讓魚塭的主人得到生態的補貼,可以讓飛過千萬里的候鳥知道台灣是一個友善的國家,迎接牠的不會是一個沉重的獸鋏。

生命平等沒有貴賤,關於獸鋏的問題,我住在山上很有感,很多貓、狗都受害。那麼大的宜蘭,只有3個人,卻要處理全縣境內動物保護的問題,每個人幾乎都疲於奔命,更何況要取締獸鋏根本是天方夜譚。

空有立法不落實 禁用獸鋏只是空話

我曾寫過很多文章,直陳問題的嚴重,請看我於「CSR在天下」的這一篇專欄文章,石虎、黑熊、與秋行軍蟲 「國家生態綠網」如何接地氣救動保? 

圖片來源/汪承禎、陳憲忠

獸鋏沒有眼睛,可以夾斷黑面琵鷺的腳,也會夾斷毛小孩的腿。平地如此,山上的套索陷阱更是不計其數,只要打上關鍵字,到處買得到獸鋏。

要請大家幫忙協尋、分享,在宜蘭發現的這隻拖著獸鋏飛行的黑面琵鷺,希望牠也可以感受台灣這塊土地的溫暖,更期待保育主管機關重視這一個案例,法律的尊嚴貴在執行,也要把更多資源分配給第一線的動保人員,提高他們的待遇與裝備,思考更多的法規配套,讓台灣更好。

謝謝汪承禎、陳憲忠通知宜蘭縣動保局的救援行動,照片版權屬於他們兩位。最近有在礁溪賞鳥的朋友,如果有遇到牠,請幫忙通報宜蘭縣政府農業處 03-9251000轉1537,讓祂可以早日卸下威脅。

看著牠帶著獸鋏飛過許多國家,這恐怕不是台灣之光。期待林務局主管,幫地方的動保人員多爭取一些資源,才能真正改變現況。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邱銘源

春雷環境學社共同創辦人。國立台灣大學碩士畢業,學過建築、景觀與生態,出版許多專業與文學作品。在交通部任職15年道路工程司,40歲跟隨素蘭媽媽的腳步,離開公職擔任生態工法基金會執行長,推動八煙聚落的復興,在高速公路幫蝴蝶過馬路,保護西伯利亞白鶴,提出金山倡議的願景,2018年主導的紀錄片獲得兩座金鐘獎的肯定。喜歡思考、旅行與文學,更熱愛攝影與紀錄片創作,離開公職之後,人生海闊天空,享受自由的斜槓人生。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