賠錢也要咬牙做 2021社企攜手梅農走出八八風災 要與環境共好、永續經營

2021社會企業

2009年八八風災導致小林村滅村,近500人身亡,更山上的桃源、那瑪夏也有災情。10年過去,災民們漸漸重生。2021社會企業和高雄山區梅農合作,用比市場高一倍的價格收購農產,以及其他優惠的配套措施,要和梅農們一起永續經營。

「一般梅子的收購價是1公斤15塊,你們用30塊收,是詐騙集團吧?」這句話,是2021社會企業剛創立時,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2013年,在一群企業家合資贊助下,2021社會企業誕生了。2021不是年分,而是指位於高雄荖濃溪及楠梓仙溪之間的「兩溪廊道」—台20與21線(部分路段已改編為台29線)。由於遠離塵囂,當地盛產的無毒青梅知名度高,但運送困難,因此2021的成立的初衷,便是希望能幫助當地曾是莫拉克受災戶的梅農改善產銷狀況,有更永續的工作模式。

圖片來源/2021社會企業官網

提高價格收購,還無息借款

2021以契作的方式和小林村、桃源、那瑪夏等地的山區梅農合作,用高於市價的價錢收購青梅,但附帶條件是必須是無毒的,而且只收超過5元硬幣大小的梅子。2021總經理James解釋,收來的青梅要做成10年老梅系列的產品,如果梅子太小,在長時間的醃漬過程中,會縮水到幾乎只剩下籽,不符合經濟效益,才會有這樣的要求。

圖片來源/2021社會企業

但梅子是一年一收的農產,為了鼓勵農民不要一次收到一大筆錢就花掉,所以除了收無毒青梅,2021也鼓勵梅農將梅子用鹽醃漬然後曬成梅胚,再以每公斤50元的價格收購。

山上的梅子多種在斜度30到45度的陡坡上,需要請工人來採收,採收期又只有短短兩周,誰先拿出現金就能請到工人。因此,2021無息貸款給農民,讓農民可以雇工收成。此外,2021的技術來自日本和歌山縣,醃製須使用澳洲海鹽殺青,購買海鹽的錢,也由2021無息借款給農民。

不只這樣,曬梅期需要連續兩周都是好天氣,若是用以往「靠天吃飯」的模式,風險很高,且天然曬梅場容易有灰塵。為解決這個問題,2021引進日光梅胚屋的技術,用波浪板蓋成類似溫室的空間,達到集熱的效果,把梅子曬在裡面便能加速釋放水分。假如碰到大熱天,只要三天就能曬好。但一間梅胚屋約30坪,造價要40萬,這些錢2021也是無息借貸。

2021社會企業統計至2019年,累積66人次的契作梅農、青梅的總收購量超過200噸、199噸糖漬梅、在山上創造的總產值為2795萬(不含2021品牌產品販售)。2015年,2021在高雄杉林區建造釀梅場,並雇用當地居民從事釀梅和曬梅,創造就業機會,同時穩定老梅的來源。

2019年,因為氣候不佳導致梅子欠收,讓2021自雇的工人沒工可做,為了不要讓資金繼續燒下去,他們不得不資遣工人。除了開立非自願離職單給予資遣費之外,James說,董事會也通過每人加發半年、每月3000元的生活費津貼,只要遭資遣的工人沒有通知2021有找到工作,2021就會發滿6個月的生活津貼,「這是我們照顧原民的方式,」他說。

圖片來源/2021社會企業

小林梅牽起的緣分

2021做這些,和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讓高雄甲仙鄉小林村慘遭滅村有關。10年的光陰過去,經由政府、各界團體以及居民的努力下,小林村逐漸重建。

據James表示,2021的創辦人同時也是百佳泰公司董事簡添旭,多年前因父親罹癌逝世,在醫生的建議下,開始尋找養生之道,找著找著,注意到梅子是一種鹼性的健康食品。2002年時,他在日本和歌山認識了製梅職人,花了1000多萬獨家取得製造技術。

回台後,簡添旭開始「玩」梅子,不斷在南部收購、釀梅、然後儲藏。James解釋,這就是為什麼2021明明成立不到10年,卻有10年老梅的產品。

簡添旭採購買的梅子、其中一種來源就是小林村。在2012年8月,簡添旭認識了小林村自救會會長蔡松諭,蔡松諭原本以為小林村滅村後,小林梅種也跟著消失,沒想到卻在簡添旭這裡遇到屬於故鄉品種的老梅。

因小林村居民努力重生而深受感動的簡添旭,便決定拋磚引玉,號召企業界的朋友一起出資成立2021社會企業,來幫助高雄山上的梅農,希望能帶動整個產業的發展,「當時很多企業家一次就投幾百萬,加上還有國發基金、交大和清大校友會的贊助。簡董跟我說,在他印象之中,2021是當時資本額最大的社會企業,」James說道。

James認為,這群企業家當初出錢,其實沒想過要透過2021來賺錢,因此才會訂立了董事長的任期一任最多只能做3年的規定。因為不管做的再好,為避免個人意志影響2021的發展,滿3年就得換人。此外,還有訂下若有盈餘,35%將用於公益,30%是員工分紅,股東們只有剩下的35%,「但是2021很辛苦啦,我們經營到現在還是沒有賺錢,所以35%這件事情目前還無法實現,」他無奈地說。

高價定位客群小,未來朝向多角化

成立了6年多,為何至今仍沒獲利?James認為問題出在售價。由於2021主打老梅系列產品,成本高、單價相對也高,一瓶老梅釀就要1880元,目標客群就是金字塔頂端的人,但這群人有限,而一般人就算喜歡,也沒辦法大量購買,且梅子屬於小眾食品產業,並不像牛奶般普及。

此外,由於要製作10年老梅必須要有地方囤放,囤放成本又太高,因此2021是採取由簡添旭收購醃漬完封桶的梅子,存放10年後取出,接著利用和歌山的技術加工完後,再賣給2021做販售。「簡董說,今年(2019年)他囤的數量達到規模化,所以未來產量就會很大。我們也希望能夠壓低成本、能夠回饋,但我們現在還在討論怎麼做比較好,」James說。

2021也積極和家樂福、主婦聯盟等關心食物議題的企業、團體合作,透過擺攤、演講來提高品牌知名度,讓更多人認識這個品牌。James表示,未來也將朝向提供更多元化產品的方向,讓更多人願意購買2021的產品。

或許2021目前還不賺錢、也不能直接讓梅農發大財,但想要幫助當地居民、改善產業的意志若能繼續下去,也許會如同老梅釀一般,愈久愈醇厚。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CSR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