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值得微笑 3歲女兒的眼癌,啟發爸爸為弱勢義演17年的公益生涯

護理之家的阿嬤與何歡劇團團長何懷安(左)開心合照。

黃昭勇

「或許我無力做偉大的事,但是我能善用偉大的愛來做一些小事。」17年來堅持用公益表演撫慰重症病童、弱勢群體的何懷安,始終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盡力讓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可以被關懷。透過何歡劇團的表演,12萬多人因此有了笑容和希望。

2019年10月15日早上10點不到,八里佳醫護理之家的長輩們陸續走出房間,聚集到小小的大廳裡,有的自己慢慢走到椅子上坐下,有的是志工推著輪椅進場。

這一天,是何歡劇團第553場演出;2020年,劇團預料將完成至少600場公益演出,團長何懷安心中的溫暖夢想不斷成真。

台上主持的艾薇(Ivy)先暖場,跟現場三、四十位長輩互動問好,還不時演唱事先調查過觀眾喜好的歌曲,與長輩們一起重溫舊時回憶。

圖片來源/黃昭勇;何懷安(右)與主持人艾薇(左)一起為表演暖場。

重症病童不但需要生理治療更需要心靈支持

「何歡」,是何懷安的二女兒,3歲時診斷出罹患罕見的眼癌,為了讓女兒活下去,何懷安忍痛接受醫生的建議,拿走女兒一顆眼睛。何懷安與家人陪伴女兒度過兩年癌症病房的歲月,也看到許多跟女兒一樣身染重症的孩子,除了飽受生理折磨,還往往沒有心靈上支持。

華岡藝校畢業的何懷安開始在癌症病床前,戴上紅鼻子、變裝成鋼鐵人、耶誕老人、無敵鐵金剛...,變裝一個個趣味造型,用自己的表演專長撫慰受病痛折磨的孩子、家長與照顧者。「把希望跟歡笑帶給病痛中的孩子,這是讓病童在治療過程中很重要的歷程,否則孩子們病情好轉後,生命也會因為這段灰暗的過程蒙上陰影,」何懷安說。

圖片來源/黃昭勇

何懷安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有角度的世界。有時,我們會用仰角去看我們尊敬、崇拜的人;有時,我們會用俯角去釋放一種悲憫,甚至是痺睨世界。他說,我們更需要用180度的水平視角去對待社會上的每一份子,當我們學會彎腰、蹲下,願意用雙手奉上我們的熱忱,會讓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相信生命中仍有微笑的可能。

善用偉大的愛做一些小事

年少時的何懷安喜歡做生意,從台灣、中國到東南亞,從外勞仲介、海鮮販售、經營夜總會到汽車零組件進出口貿易...,甚至高中沒有唸完就休學去經商,經營旅行社,到海外去開度假村。1969年出生的何懷安,經歷過遍地黃金的台灣,賺了錢就捐給自己的高中母校,快樂、開心的與生意夥伴、演藝圈朋友們過活。

二女兒罹患眼癌的醫治過程,讓何懷安開始看到生命中遭遇困頓的人。藉由在病床前跟孩子互動,透過一次次小型表演傳播歡笑與關懷,何懷安發現:「或許我無力做偉大的事,但是我能善用偉大的愛來做一些小事」。

就是這樣一件件的「小事」,讓何懷安在藝術表演界的學弟妹、朋友、同好不斷地聚集。2003年何歡劇團正式成立,關懷的對象從癌症病童,擴大到遲緩兒、庇護工場、安養院、孤兒院、榮民之家...等等,甚至是為街友舉辦的年終尾牙,只要是社會上的弱勢族群,都有機會看到何歡劇團的公益演出。

何歡劇團,也是他經營企業、組織的一個新挑戰。截至2019年底,成立16年的何歡劇團走遍全台與外島、離島,還前往菲律賓、澳門等地義演了562場,累積為12萬多人次帶來歡笑,參與表演者達到1110人次,還有8955人次的志工參與。這,也是何歡劇團義演很重要的一部分。

除了台上的演出者,何歡劇團會結合社工、志工,在現場與觀眾互動,可能是送一個氣球、一份節慶的禮物,可能只是幫忙拍個照、一句問候的話語,都讓在安養中心、育幼院、療養機構等等的長輩、孩童可以感受到關懷。
圖片來源/黃昭勇;何歡劇團的團員有時也會帶著自己的孩子到護理之家學習,發送禮物給阿公阿嬤。

生命的轉變,讓何懷安重拾書本。為了說服員工、團員多多學習成長,高中休學的何懷安以同等學力報考大學。他笑說,平時在一起玩耍吃喝的夥伴不相信他高中沒念完還能去念大學,讓他在放榜前保密到家。確知錄取後,特別在公司內開了一個經營會議,跟員工說自己要去唸書了,還有人賭他只能堅持一個月、兩個月。

37歲以第一名成績完成大學學業,劇團的表演邀約也愈來愈多。何懷安除了要安排演出者的微薄酬勞,每年還會固定舉辦成長共識營,從舞台設計、表演節目的創意研發到觀眾心理學等等,邀請各界專家來幫這些熱情的演出者上課。「我希望除了關懷社會上的弱勢族群,參與演出的夥伴也可以在劇團成長,不僅是對團員的照顧,更是維繫團員向心力的重要過程,」他說。

預約下一次的演出

何歡劇團的表演節目包羅萬象,會針對邀請單位、機構的觀眾需求變化。像是透過手折趣味造型氣球的現場互動,可以刺激身心障礙者和長輩的反應與敏銳度;各類的歌曲演唱,可以讓長輩透過老歌回憶兒時,往往會有很多長輩跟著哼唱或是打節拍。

圖片來源/黃昭勇;何歡劇團有各式表演。

類似火焰之舞的踢踏舞、軟骨功、川劇的變臉、帽子戲法、雜技等等,不但讓關注的對象可以看到不一樣的表演,也讓劇團成員可以透過一次次上台前的練習,挖掘更多的潛力。
圖片來源/黃昭勇;何歡劇團有各式表演。

表演結束了,開始合照。坐在輪椅上的阿嬤特別請何懷安跟她合照,還拿出上一次劇團來表演時,他們合照的相片。八里佳醫護理之家社工王允平說,劇團表演當下可以給長輩們一些刺激,在社工跟志工的幫忙下,長輩們可以感受到關懷與溫暖。他說,更重要的是劇團還會再來,讓他們更有期待與希望。

圖片來源/黃昭勇;雜耍表演很受到歡迎。

2019年,已經義演超過500場次的何歡劇團,開始接受包括日月光文教基金會、優派國際等的企業捐款與贊助。「劇團的演出多年來都是我們自籌經費,接下來需要更多支持的力量,讓我們的表演更豐富,也讓劇團可以長期維繫,」何懷安說。

以往偏重商業表演與主持的艾薇與劇團才僅僅是第二次合作,不免抱怨「竟然表演這麼多場了才找我」。她覺得這是很棒的場子,看到長輩從原本的沒什麼反應到會拍手、會笑,就覺得一切都很值得。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