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天下鼠年選書】「只要這些人退場,把路讓給年輕人,熱海要重生幾次都可以」 現代版日本家守如何讓舊街區重生?

Flickr

在參加了社會企業、創業市場之後,仍然找不到具體解決方案時,偶然結識了建築、都市、地區重生製作人清水義次先生。清水先生也受邀為熱海市中心區活化會議的與會專家,我記得他確實說了這段話。

「新的參與者、年輕的參與者必須不斷地進入城市。很多人想從城市裡的營商工作上退休,只要這些人退場,把路讓給年輕人,熱海要重生幾次都可以。」當時,我直覺地感覺到「啊,就是這個了」。

在那個場子裡,有許多很久以前就在商店街裡開店的人,我覺得清水先生是故意說來刺激他們的。

聽到這些像是喚起幹勁的挑撥言語,我的腦海裡立刻湧現了具體的概念。

對了。現在商店街裡不是有一堆閒置店面嗎? 也有很多看來快收掉的店面。只要讓新的人進來這些地方就可以了;這麼做應該就可以在賺錢的同時重生社區了。一直處在茫茫白霧中弄不清楚方向的我,真的有看到曙光的心情。

我立刻去拜訪清水先生,花了約三個小時向他請教了各種事情。回來之後,在興奮之餘,就寫了感謝的電郵給他,還拜託他「請收我為弟子」。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現代版「街屋管理者」(家守)以「翻新」來營造城市

清水先生原本是在營運顧問公司,從事各種商務開發的工作。在一九九○年代初期,四十幾歲時獨立出來,在青山開設葡萄酒吧大獲成功,帶動了日本全國的葡萄酒風潮。清水先生在青山開了一家葡萄酒吧,大受歡迎,青山一帶一家接一家地開了類似的店。看到這個情況,清水先生發現到「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換句話說,在街區裡設置能夠改變該街區的點,就能讓那一帶改變下去。

清水先生原來就想從事地方創生。眼看自己開設的葡萄酒改變了城市,便想到了地方創生的本質就是如此。

清水先生把這個真實的體驗運用到之後的工作上,在大廈的承租戶開發和更大型的街區開發上,都運用上這個「設置能夠改變地區的點」的體驗。而翻新地方生和「街屋管理者(家守)」的想法,讓這個體驗成為了地方創生的手法。

「家守」(註:日文「家守」相當於街屋管理者)是江戶時代的職業,是代替地主管理建築和街區的工作。江戶時代後期,江戶的商人工匠(役人)人口有六十萬人,而管理城市的官員約只有三百人,等於每兩千個商人工匠只有一個官員。熱海市人口約四萬人,而公務員的數量約五百人,算是每八十人有一個官員。換句話說,江戶的官員只有現代熱海的二十五分之一。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少量的官員之所以能夠維持江戶這個城市,就因為有「家守」。江戶城裡有兩萬名「家守」,也就是每三十個商人工匠就有一個「家守」。像是在落語相聲裡出現的長屋管理者(註:落語為日本傳統藝術,類似單口相聲,多以江戶時代傳統狹長房屋「長屋」為背景),就相當於日本江戶時代「家守」的概念。江戶時代長屋的管理者,工作是代替屋主管理,不但向長屋的房客收取房租,也會照顧這些人,並調停紛爭等。

街屋管理者(家守)就像這樣,定位是解決地方的各項問題,從事街區的管理。而且這些「家守」是自己進行事業獲利,是民間自立賺取金錢的人,並不會由幕府處取得金錢。

現代版的街屋管理者(家守),就是讓江戶時代的家守職能在現今時代重現。現代和江戶時代不同,大地主消失,土地在細分後由多人擁有,因此這個工作必須橫跨多位地主,就必須意識到街區的範圍,再進行街區的管理。

使用城市裡沒有使用的閒置資產,讓舊的東西重生,活用景觀特徵,有時候也認同「不好用」本身也是一種特徵上的價值。這種想法就是,讓原本大家認為是舊而不堪用的城市資產產生新的價值。像是,二○○○年代前期,東京的千代田區就有街屋管理者(家守)構想。清水先生將這構想實際在千代田區裡加以實踐。為了讓辦公室需求減少而產生大量閒置店鋪的東京神田、馬喰町、日本橋一帶的街區重生,清水先生進行了名為中央東東京(CET)的藝術活動,吸引了藝術家和創作家進駐,展開了城市重生。

清水先生把這個活動從商業的角度進行了設計,而且也自負風險打造了共享空間,把該街區打造成吸引非常有深度人們的據點,進行了街區的重生。


《熱海重生:地方創生的典範》

作者:市來廣一郎

譯者:張雲清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9/07/31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CSR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