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愈幸福企業獲利愈高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蕭富元

嘉義縣番路鄉龍頭,海拔一千三百公尺。

阿里山的雲,從一千六百多公尺高的鞍部衝下來,有如水庫洩洪,走得又急又狂。五十二歲的花農劉青山,都叫它「阿里山雲瀑」。

兩千兩百坪溫室養的二十萬株蘭花,就是吸收這雲霧靈氣,才長成一株十幾朵、每朵直徑十三到十五公分的大白蘭,迷倒挑剔的日本消費者。

劉青山笑起來,頗有性格小生的味道。看他穿著美國羅夫勞倫的polo衫,繫上法國LV腰帶,手戴義大利Diesel腕表,腳踩日本Regal休閒鞋,一身時尚。站在近兩百萬朵白色蝴蝶蘭叢中,像隻招搖的黃蜂。

二十幾年前,劉青山在台北做汽車代理業務,年薪兩百五十萬。

「那時候,都是幫別人做決策,」劉青山想訓練自己做決策,於是回到山上老家,繼承家業,改行種茶。有一次,他去參觀台糖蘭花,改變了他的後半生。

「每朵花都是一個smile(微笑),不必解釋的東西,就是價值,」劉青山對蘭花著迷不已,又轉了一次行。這次,他要做「美的產業」。

劉青山的蘭園,不施農藥,每年外銷日本二十多萬株。今年,他搭上生物科技列車,和工研院技術合作,從蘭花萃取活性物,做成附加價值更高的面膜和保養品,打算自創品牌。

這是劉青山的幸福:即使每天工作超過十二小時,全年無休,卻「血汗」得有成就、有意義,還能把美的事物傳遞給更多人。

全球職場的風,似乎換了個方向吹。

很多年以後,當人們再回頭看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或許會把它當成一道工作世界的分水嶺。企業經營,從不斷精進人的效率,轉變為在效率之外,更追求人的「笑率」。

幸福也是一種賺

蘋果電腦的供應鏈,是最有效率的強大軍團。據國際研究機構顧能(Gartner)調查,每隔五天,蘋果全部的存貨就會周轉一次,供應鏈效率全球第一。

但是,這個史上最厲害的效率管理,正遭受嚴苛質疑。今年初,《紐約時報》連續在頭版報導,蘋果海外的血汗代工廠,每週工作超過六十小時,員工健康、安全和工資都得不到保障。

二十萬人憤怒連署,要求蘋果改善代工廠勞工工作環境。向來強悍的蘋果,在強大社會壓力下,破例開放代工廠接受勞檢,並承諾改善供應商勞動條件。

幸福,是新工作時代的背景音樂;員工,則是音樂的主旋律。更多管理理論的重心,從流程改善、供應鏈管理等,以績效為目標的架構,轉向以人為核心關懷的思惟。

對這種改變,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感觸最深刻。

施振榮談競爭力,談了一輩子。他堅信,有競爭力的企業,一定是能夠照顧員工幸福的王道企業。

他分析,八○年代以後,經濟思潮的主流,是股東利益最大化。但是,只注重股東利益的機制,並不能永續。後來才出現企業社會責任(對員工、對社會)、永續經營等觀念,是企業由外而內逐步反省的結果。

「企業經營的目的,不是賺錢而已,而是要讓員工幸福,幸福也是賺,」施振榮說。

為什麼會有這種轉變?除了學界鼓吹和輿論壓力,更實在的原因,是幸福更能讓企業獲利。

正向心理學創始人、美國賓州大學心理學教授賽利格曼(Martin Seligman),對金融風暴傷害全球有切膚之痛。他一生的積蓄,幾乎付諸水流。賽利格曼串連一些商學院,提出「正向企業」的說法,呼籲企業應先耕耘員工的正向情緒、意義、全心投入、成就、正向人際關係,然後自然就會賺到錢。

賽利格曼也做了許多研究,發現把員工幸福快樂放在首位的正向企業,通常獲利也比較好。

連續十五年蟬聯美國《Fortune》雜誌「一百大最佳雇主」的賽仕軟體(SAS),就是證明。

員工快樂於是公司獲利

六月上旬,賽仕共同創辦人宋君朋(John Sall),特地飛到台灣。他告訴《天下》記者,企業獲利的祕訣是「聰明地花錢」,尤其是花錢在員工身上。

賽仕將資源投資在員工福利。例如,聘請五十三位全職醫護、心理治療師等,照顧員工健康。員工省去外出看病的麻煩與花費,因此能專注工作,產生更多創新與更高效率。創辦至今三十六年,賽仕營業額成長兩萬倍,且從未出現虧損。

「你快樂於是我獲利」的幸福企業風潮,吹向台灣。

十幾年前,智邦科技為了解決員工的後顧之憂,決定在公司開辦托兒所、托嬰中心,成為新竹科學園區第一家設立幼托機構的科技大廠。

智邦資深專案經理王淑惠,八歲和六歲大的小孩就曾放在公司的托兒所。王淑慧透過公司電腦,可以即時看到小孩狀況,「看到他們,就能夠很安心的工作。」在智邦工作十三年的她比較,這個福利讓員工生產力更好,員工還能透過托兒所認識更多同事,建立一套支援系統,在工作忙碌的時候,互相幫忙接送小孩。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馬斯洛,以需求理論,說明人類五種不同層次的需要:生理、安全、社會、尊重和自我實現。滿足員工這五項需求,能激發他最大的潛能,為公司創造更高的價值。

麗康生活美學事業董事長楊立政,曾在電子業工作八年,他就用馬斯洛理論,將平凡無奇的美髮工作,經營成擁有髮廊、醫美、餐飲等事業的企業集團。

麗康底下十個品牌事業,每年固定提撥三%純利,成立「快樂基金」,協助有緊急需要的員工。十年前,一位設計師出車禍變成植物人,快樂基金至今每個月給她三萬元安家,並且定期到她住的療養機構辦義剪。

讓員工安身也立命

「讓伙伴知道,有困難、需要幫助的時候,可以安心,」楊立政總是用「伙伴」來稱呼自己的員工。

除了「安身」,也要讓員工「立命」。過去幾年,麗康集團不斷開分店、擴展事業版圖,培養員工多元能力,讓他們在內部創業,成為股東。還送設計師去上藝術課、參觀美術館、出國看展覽;帶員工做公益,從志工經驗中,體驗利他的意義。

「讓伙伴知道,他也可以做很多事,對社會有貢獻,幸福就在這裡面,」楊立政說。

麗康總經理陳惠鶯,原本在土雞城當會計。十四年前,在設計師妹妹介紹下,進入快樂髮廊工作。她從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能說出一套經營管理學,「開發出不可能的潛力,創造人的價值,」陳惠鶯說。她的薪水不一定特別高,但是「榮譽感特別高」。

以《一分鐘經理人》,成為千萬本暢銷作家的管理學者布蘭佳(Ken Blanchard),曾大力鼓吹「僕人領導」。他觀察,要追求經濟成長與企業績效,最好的方法是把領導當成服務。激勵、尊重員工,帶給他自我成長和成就感,是企業不斷成長的驅力。

掌管年營業額七億元的事業、伊聖詩芳療生活館總經理黃禹銘,是把領導當成服務的典型。 

過去三年多,每個星期有三天中午,他都會親自下廚,做飯給辦公室四十幾個員工吃。他會在前一天,問員工想吃什麼,自己採買有機食材,在輪值值日生幫忙下,花三個多小時燒出四菜一湯。「我只要讓他們可以開心、健康,」一百九十三公分高的黃禹銘說。

以前,黃禹銘很喜歡買名牌包,到現在還有一百多個包包。有天他發現,從未拆開的愛馬仕包已經發霉,從此決定不再買名牌,轉而投資有潛力的年輕畫家。

「買包包的快樂感覺很短暫。買年輕人的畫,看到他們能夠實現夢想,這種感動更長久,」黃禹銘經營的日光大道廚房,既是餐廳,也是藝廊,擺滿他收集的畫和藝術品。

十五年前,英國組織管理大師韓第(Charles Handy)訪問美國,那時美國許多管理學者主張,是股東出資成立公司、並承擔所有風險。因此,企業首要目標,是追求股東最大的利益。

觀念總是領先別人二十年的韓第,在接受美國《Leader to Leader》期刊訪問時,說了一段話,至今仍不斷被引述,「永續經營的公司,大多能找出他們對這世界的獨特貢獻—不只是成長或金錢,還有卓越的表現、對他人的尊重,或是,能帶給別人快樂;有人稱之為靈魂。」

全球經濟賽局慘烈,靈魂,或許是台灣企業最該競爭的聖杯。

讓員工感到幸福的訣竅

世界經濟論壇《幸福與全球成功》報告(Well-being and Global Success)

中指出,員工最幸福的時刻,是:

1.工作目標明確,而且這目標是公司大方向的一部份(任務重要性)。

2.對於如何工作,員工有合理的自由與彈性(自主)。

3.員工能勝任工作需求,並且充分發揮技能(工作適配)。

4.直屬主管有人際關係與專業管理才能(管理才能)。

5.工作的安排上,能注意到公平和程序正義(公平)。

6.對員工心理健康問題夠敏感,小心管理出缺勤,必要時調整工作,並協助就醫(心理健康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