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鋼:找對客戶 靠廢氣創20億產值

圖片來源:劉國泰

作者:辜樹仁

一九九三年夏天,台灣南部發生乾旱,高雄臨海工業區賴以為生的東港溪,溪水水位下降,導致海水倒灌、溪水鹽化。

由於化工廠需要用鍋爐燒水,製造大量蒸汽供生產使用,溪水鹽化導致抽水站抽上來的水完全不能用,工業區內的中石化、李長榮化工等大型石化廠,面臨停擺危機。

雖然後來天公作美,降下大雨,危機解除,但已讓石化廠嚇出一身冷汗。為了不再讓自己也變成「靠天吃飯」的行業,臨海工業區的業者於是一起開會討論解決之道。

討論中大家發現,中鋼的汽電共生廠會產生大量蒸汽,中鋼本身並不需要,於是李長榮化工率先和中鋼談妥,三個月內就從中鋼廠區直接拉管線到自己廠區,從此獲得源源不絕的蒸汽可用,不再需要為無水可燒發愁。

直到現在,臨海工業區以中鋼為首,總共有十四家工廠,透過管線互相連結,讓「A廠廢氣」,變成「B廠資源」,互通有無,資源共享。

不僅減少資源消耗、廢氣排放,也降低生產成本、提供經濟效益,朝著形成工業區內的循環經濟,踏出第一步。

廢物變資源 一年省下十億成本

類似中鋼這樣的大型重化工業工廠,在生產過程中會產生大量氣體、固體和液體廢棄物,大部份其實都可以成為「二次能資源」,自己回收再利用,或是成為其他工廠的能資源。

「廢棄物是什麼?擺錯地方的資源,才是廢棄物,」中鋼助理副總、能源環境事務推動辦公室負責人張西龍強調。

中鋼的汽電共生廠,就是回收煉鋼製程中的廢熱發電,過去必須自己花錢,將蒸汽降溫到不會對空氣品質造成影響後再排放掉。

現在,中鋼不但不用自己處理廢蒸汽,降低成本,一年還可以賣出約一百六十萬噸蒸汽給周圍的化工廠,加上其他廢氣,可創造二十億台幣產值。

對周圍化工廠來說,過去自己花錢建鍋爐,燒重油、燒水製造蒸汽,不但污染空氣,操作不慎還會發生鍋爐爆炸的危險。現在向中鋼買蒸汽,減少水資源消耗、廢氣排放和提升工安,光是去年就少了十億元生產成本。

「這是對他有利、對我有利,對各方都有利的事,」張西龍說,「能源互通有無,供應就會比較穩定,工廠運作的風險會降低很多。」

近年也積極推動循環經濟的染料與特用化學品製造商永光化學,總經理陳偉望也認為,企業就是希望能在價值鏈內,盡量降低成本、擠出獲利。

「所以,加強物質流管理,讓更多廢棄物變成資源,是有直接經濟效益的,」陳偉望說。

當初,就是因為中鋼和李長榮化工合作產生顯著的效益,消息很快在工業區傳開,吸引中石化等其他工廠加入。

順手做環保 排碳大減五百萬噸

○九年,經濟部工業局發現效果不錯,於是制訂了「工業區能資源整合推動計劃」,一方面希望將工業區內的能資源,整合擴大到廢氣之外的更多廢棄物品項;另一方面,也要將臨海工業區經驗,推廣到其他工業區。

「就是要往外殺出一條路,」負責執行計劃的環興科技能資源設施部計劃主任花建佑形容。

目前、臨海工業區內已有十四家業者進行合作,互通有無的廢氣,除了蒸汽,也增加了氮氣、氫氣、廢燃氣。

走進臨海工業區內將中鋼與其他工廠隔開的鹽水港溪上,可以看到幾座由數根粗細不同的管線組成的「管線橋」,跨越鹽水港溪,將中鋼和周圍化工廠廠房連接在一起。

管線外表,清楚標示著裡面輸送的是蒸汽、氮氣,或是廢燃氣,還有箭頭指示氣體輸送的方向。

蒸汽、氮氣從中鋼送往李長榮、中石化、中油等化工廠,氫氣則是從中油送往中鋼。管線橋上還設有狀似電箱的氣體流量監測器,監看輸氣狀況。

從九四年到去年,中鋼累計賣出了兩千四百萬噸蒸汽,臨海工業區排碳量因此減少了五五五萬公噸。

環興科技估計,如果將潛在可以互通有無的廢棄物全部連結在一起,一年可替工業區減少約十二萬公噸的溫室氣體。

除了臨海工業區,桃園大園工業區以台灣汽電共生公司的發電廠為中心,也有四十二家業者進行能資源整合;獨立的工業區,則有台泥花蓮和平工業區,除了二氧化碳,幾乎已達到百分之百零廢棄。

不過,要擴大到全台灣的工業區,實現潛在的效益,並不是容易的事。


中鋼能源調度中心的工作人員,負責監控、調度整廠的能源供需。

省事又賺,企業為何不投資?

張西龍認為,首先就是要突破工廠業者的心理障礙,願意將所需資源與廢棄物資訊分享出來。

工業局雖然已建置了一個廢棄物資訊交換平台,但效果並不好,因為許多企業都將廢棄物資訊視為商業機密。

「這會讓我們不知道有多少資源擺錯地方,」張西龍說,「我們現在只能自己挨家挨戶去問。」

另一個挑戰,就是老工業區很不容易做,因為工廠結構、管線都已經固定,土地也都是企業的私有財,整合很困難。「就像是穿著衣服改衣服,會很慢,」花建佑形容。

張西龍建議,最理想的做法是新工業區規劃時,就採用循環經濟概念,將可互通廢棄物的工廠,集中在一起。「否則,就算彼此知道有資源和廢棄物可以互通,也很難通,」張西龍說,「距離就會是一個障礙。」

更重要的是,大企業應該出面帶頭,但目前為止,台灣大型製造業者中,有投資回收處理事業的,屈指可數。

花建佑表示,台灣現在的廢棄物管理與回收再利用,呈現一群年營業額上千億的公司,依賴幾家中小企業的不合理現象。「只靠中小企業,是撐不起台灣的循環經濟的,」花建佑呼籲。